男女生同宿行不行?

文|林邠芬(中興大學中文所二年級)

去年底,臺大學生引爆不以男女性別方式分配住宿空間的議題,挑戰傳統社會價值觀,究竟男女生適不適合同宿,中興大學師生也有自己的看法!

去年12月30日,臺灣大學學生發起性別平權活動,他們拉起布條、搭起帳篷,訴求尊重性別差異,實施男女混宿的「性別友善宿舍」,引發討論。今年1月公共電視以討論親子間有爭議的性相關議題節目「爸媽囧很大」,也針對該問題進行親子百人調查分析和各自表述。

男女混居的居住型態在歐美行之有年,男女同層居住不是問題,然而現今臺灣大專院校宿舍即使男女同棟,也有分層管制的機制,如中國醫藥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立新竹教育大學等。目前中興大學實施男女分宿,男女生宿舍各在校園的兩端,壁壘分明。

辯論場上興大生為同宿、分宿議題激辯

5月19日,中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為了增加興大生的思辯、組織、語言表達、機智與社會關懷及問題解決等能力,舉辦了第一屆惠蓀盃全校辯論比賽,複賽就以「學校應實施男女同宿V.S學校應實施男女不同宿」為辯論題目。兩場四組的同學使出渾身解數,口舌交鋒捍衛自己的立場。

代表正方學校應實施男女同宿方面的中興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歐怡君、中興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張升福、中興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顧珮仙,與反方主張男女分宿的中興大學森林系學生林君、中興大學森林系學生陳厚昌、中興大學森林系學生洪慧真正面交鋒,反方二辯陳厚昌詰問正方一辯歐怡君時,濃濃的火藥味掀起比賽以來第一波高潮。

緊接著中興大學歷史系學生陳奕伶、中興大學歷史系學生江佳威、中興大學歷史系學生溫育(糸亭)與支持男女生分宿的中興大學電機系學生陳畊嘉、中興大學電機系學生洪暐倫、中興大學電機系學生江沛勲,也有一番唇槍舌劍。

四組人馬利用中興大學第一次舉辦辯論比賽的舞臺相互攻防,言語、技巧雖顯緊張青澀,但仍使出渾身解數激出火花,同時也展現君子之爭的氣度。

同宿增加兩性交流,有助人格養成?

代表學校應實施男女同宿方面,歐怡君、張升福、顧珮仙主要以法律的角度出發,並以研究數據支持自己的論點,認為男女合宿有助於人格的養成,因此應採取更開放的態度,來建立一個合理及符合社會常態的宿舍管理方式。

他們舉出在1979年大學生宿舍經驗對其心理社會發展的研究報告中發現,男宿成員傾向競爭導向,女宿成員傾向傳統社會導向,而男女合宿的住宿生則傾向獨立及知識傾向。

一份探究不同宿舍形式促成學生心靈成長發育的資料也顯示,男女合宿在情感表達方面有較快的成長,自我接納方面的成長速度也快上許多。從這份數據推知男女合宿有助於人格養成。

歐怡君以法律觀點直言:「男女分宿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應予取消。」她認為,男女合宿只是提供另一種選擇,男女合宿涉及憲法中保障的居住自由權、教育權和男女平等權等基本權利,若要限定居住自由權則需符合比例原則及法律保留原則,然而在普遍宿舍規章條文中卻找不到男女分宿的理由和依據,因此直接使用男宿、女宿的字眼違反法律保留原則。

她進一步說:「宿舍是學校的延伸。提供兩性教育平臺,受教育權涵蓋,若要分宿則暗示上位者對兩性交往抱持歧視態度,影響兩性正常交流。」她認為,從現狀來看,男宿管理鬆散,女宿規定則較為嚴格,無形中對男性貼上性別歧視的標籤,反之強化女性成為被保護者、弱勢者,違反性別平等。

張升福也舉出,1999年「世界性學會議」中世界性權協會將性權視為人權中的一個條目,在〈性權宣言〉中聲明性是每個人格當中不可或缺的基本成分,由於健康也是基本人權,因此性之健康及健全發展也是基本人權。

他說:「分宿是異性戀的制度,同性戀、第三性、第四性的人該怎麼辦呢?」他認為,分宿表示不信任學生自制能力,並且只是以行政方便管理的糖衣,不去打造無性的空間。

顧珮仙認為,性行為地點不拘,不一定合宿就會造成性氾濫,現今社會開放,應效法大禹治水,以疏通方式代替防堵,所以宿舍選擇權應回歸給學生。

中興大學歷史系一組同學將合宿定義為男女生居住同棟不同間。陳奕伶主張,合宿使兩性溝通正常,有增加社會穩定的功效,學校應實施合宿使兩性見面的頻率更高,有更多的交流以彌補因未成年所受到的約束,進一步使兩性互相了解,觀念趨於正確,避免未來婚姻及社會的問題。她根據研究報告指出,合宿比隔離住宿的學生在表達情感方面有較快的成長,在自我接納上也迅速得多。

江佳威認為,若因為兩性教育的不足而反對合宿,那麼事情將永遠無法解決,大學生的年紀已受法律約束,因此能幫助他們做出不踰矩的行為,真正大學教育並不只限於課業,兩性教育也是其中一環。

溫育(糸亭)也說:「即使分宿也有性侵害的可能,若因為少數害群之馬而放棄大多數人兩性交流的權利是捨本逐末。」他認為,社會多起因感情自殺的案例源自於對異性的不了解,主張合宿是希望兩性透過彼此不同的生活型態增加認識,以免將問題帶入社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分宿保障學生安全?

中興大學森林系學生林君、陳厚昌與洪慧真組成的隊伍,從男女兩性先天生理上的不同出發,認為宿舍是提供外地學子經濟、方便的空間,男女分宿能減免兩性生活紛爭,讓學生擁有安心、不受侵犯的空間。

林君表示:「讓陌生人混住,使宿舍無法有家的感覺。」她以男女生生理上的差異造成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的不同,來質疑異性如何面對彼此放鬆後的尷尬?若要合宿,則需為了隱私多出許多規範和約束,反而不便。她並以手上一份調查顯示臺灣學生普遍對自己的性別教育沒有信心,而反對男女同宿。

洪慧真進一步引用數據補充說明,在性知識不足下,合宿是危險的。根據幾項測驗顯示,臺灣大專院校對AIDS知識測驗滿分100分只得45分,一份針對高雄師大三年級學生的性知識,學生平均得分不到57分,其中對性病、性生理、月經現象、避孕尤其不足。另外,針對臺北縣市大學生調查發現性知識答對率只有68.21,對計算排卵期的方法、口服避孕藥原理、性騷擾禁忌的知識十分不了解。在此情形下,合宿男女生的不安全性是增高的。

陳厚昌認為:「學生來自專業領域學習和社團活動學習的收穫更大,所以何必要冒險開放,導致侵權或不尊重的事情發生呢?」在他蒐集的許多研究中顯示,某種程度的隱私性對學生的學習環境具有絕對必要性,因此他認為合宿會降低學習環境的素質。

他主張,我們應從性知識來了解,而非直接開放合宿,花費一大筆經費、人力、物力去承擔這麼大的風險。

中興大學電機系一組認為宿舍類似於家的概念,應確保其安全。陳畊嘉說:「男女同層合宿將大大影響學生的安全。辨識學生身分的困難度將大大提升。」不能排除少數沒有自制能力的住宿份子破壞宿舍安全。他認為,兩性混宿會使雙方在衣著上拘束,無法像在家一樣放鬆,造成壓力,國內情形不同於國外,現今的性教育並未教導如何與異性生活,以此前提下即刻實施男女合宿是極度危險且沒有必要的。

洪暐倫在詰問時質疑在過去封閉且性教育不足的經驗下,貿然開放男女合宿男生可能產生類似「爆衝」的情形,雖然同性和異性間都存有性侵害的問題,那麼分宿可以減少性侵害的發生;雖然到處都可能發生這樣的問題,但是不希望把這樣的疑慮帶到提供舒適生活的宿舍之中。

江沛勲認為,兩性接觸並非只藉由住宿得到,若實施男女混宿將造成生活上諸多不便,並且合宿容易造成性行為的便利,使宿舍淪為賓館。

興大師生怎麼說?

辯論場上學生捍衛各自分配的立場,到底男女生應不應該、想不想或能不能同住呢?興大師生各有主張!

中興大學中文系研究生杜則銘說:「看不到合宿有什麼好處。」他不看好大學生在性別尊重的成熟度,臺大學生大動作要求男女合宿只是特立獨行的行為,學校本來就是求學的地方,分宿比較單純,不會提供男生不安分的機會而產生複雜的兩性關係,如果男女生真想要住在一起,那就付出較大的成本到外面租屋,不必非要住在提供學生廉價方便的學校宿舍。

中興大學中文系研究生吳靜如也表示,安全問題是一大憂慮,男女分宿讓她比較有安全感。

中興大學女宿村長應用數學系三年級學生郭雅涵則說:「國外可以做得到的事,國內也可以做得到。」她認為男女生本來也沒什麼差異,合宿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留學美國賓州州立大學的學生謝兆軒說:「當然是合宿啊!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大家都相處得很自在!」美國賓州州立大學宿舍分為兩種,一種是男女生同層住宿,有各自獨立衛浴設備;另一種則是男女分層住宿,除了進出衛浴間需要刷卡,其他可以自由活動。

中興大學中文系博士生金儒農則持中立開放的看法,他認為無所謂支持合宿或分宿,學校可以分別設有合宿和分宿的宿舍,提供學生自由選擇的機會。

目前中興大學學生並未積極提出男女合宿的需求,因此相關業務的師長則採觀望的態度。

中興大學副教授、副學務長兼諮商中心主任謝禮丞表示,一般都會區的家長比較能夠接受男女合宿的作法,反之非都會區的家長則比較不容易接受,若要實行男女合宿,需要同學都懂得彼此尊重後才有全面實施的可能性。

他認為,基本上可採用漸進式方式實施,先從男女生大塊分層或間隔分層到混合住宿,但不能男女同寢,而硬體上如衛浴設備需要做調整,類似男女衛浴分配於同層兩端等完善配套措施。他說,不清楚現在學生對性別尊重是否夠成熟、開放,但學校負有教育責任,背負社會高度期許,因此男女同住的挑戰難免會有師生、家長反對。

中興大學財經法律系教授兼學務處住輔組組長蔡蕙芳表示,男女同舍或不同舍各有優缺點,因此未來學校可以開放一棟宿舍試辦男女同舍,不過考量大學生,特別是一、二年級尚未滿20歲未達成年,以對研究生開放試辦為適當。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