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的浮雲

文|小妹(中興大學中文系三年級)

對於住在常年溼熱的國度的我來說,除了熱衷於冷飲以消暑外,其他的熟食也不怎麼愛吃,惟獨雲吞湯是我至愛的美食。

在溫帶國家,雲吞相當鮮見,這是我來到臺灣後才發覺的。為了解除我這饞嘴的思鄉愁,我就變成很愛吃水餃,原來,水餃與雲吞的淵源也雷同呢!中國北方常年寒冷,為了攝取更多的熱量,他們會選擇以麵皮包裹肉和菜,一同放入鍋中水煮,其體積大,餡料實在,稱謂水餃,而南方人卻鍾情於小巧的,稱謂餛飩,作法與水餃無異。雲吞便是前後兩者的進階版,但味道與餡料就大不同了。

臺灣的早餐有蛋餅,香港的早點有點心,而馬來西亞的一天三餐都可吃到雲吞。我們的飲食文化中,雲吞是最普遍的小吃,價格廉宜,作法簡單,饞嘴的我總是無法招架它的美味誘惑。小時候,媽媽最愛做雲吞給我吃,他常到菜市場上買了做雲吞的材料,滿心歡喜在家等待的我,聽到了“做雲吞了“,必先洗乾淨手,準備就緒,有如主人身旁的小嘍囉,等待發號施令。媽媽會先把餡料,即瘦肉與蔥剁碎,加入鹽巴、醬油、麻油和少許的花雕酒醃製,而我會拿起麵皮,用小茶匙挖了餡料,放上已抹好蛋白的麵皮上,好玩地包成圓形或者四方形。媽媽就把他的扁圓形雲吞和我的畸形雲吞一同放入鍋中,煮上2到3分鐘。剛煮熟的雲吞,淡淡的麻油肉香,滿室幸福。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了筷子,正要夾起我的得意成品時,卻是只得麵皮掉了肉。媽媽不禁笑了起來。

我還記得來臺的前一天晚上,我和爸爸媽媽吃了一頓雲吞大餐,叫了3碗乾麵,和一大碗的雲吞湯。一家人熱呼呼的吃了起來,碗裡盛著滿滿的雲吞,有如白雲朵朵漂浮在湖面,白淨而美好。我們開心地吃著,半透明的雲吞麵皮把我們的不捨,都裹起來了。隔天一早的班機,我終於按捺不住,掉下眼淚,離開了。登上飛機,氣壓使人不舒服,打了個嗝,那是充滿麻油肉香的幸福。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