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樹之歌

文|黃詩涵(中興大學中文系四年級)

你的窗邊有一棵櫻花樹,對你的不信任盛開於樹梢,以3到5朵叢生或繖形花序的姿態生長著。

一年前的秋天,我踏入了你的房間,首次見到那棵棲身於你窗邊的櫻花樹。當時花期未至,它滿載茂綠,若你不說,我真看不出枝葉翠綠的它是棵挾帶著浪漫氣息的櫻花樹。我時常坐在床沿、倚在窗邊,仰頭望著櫻花樹,期待著冬末初春,櫻紅緋緋的時刻到來。那麼多個早晨,陽光串起層層綠葉之間的空隙,盪到我們的臉頰,我們在櫻花樹的召喚下甦醒,編織起年輕的夢。橢圓形卵狀的葉帶著鋸齒狀的葉緣,你懷裡的溫度、我嘴角的笑容,甚至是一同下廚料理的香味,都順著葉緣滑入齒輪,一吋吋的刻入我們人生的交會點。

在盼到櫻花繽紛來臨的前夕,我們因為你認識不久的學妹大吵了一架,對你的懷疑沾染在蝴蝶身上,隨著採蜜授粉而四處飄散。只要你不在我身邊,我便沒有辦法安心,曾經編織的美好在我腦中都換成了另個女孩的身影。我要你眼中只存有我和你的這片風景,於我之外,即使是滿山遍野令人迷醉的野花,也必須立時枯萎。繼之而起的多次爭執,灑落在呈有光澤的鋸齒緣葉片,滿枝搖曳,我們的關係一次又一次的被這些小小的鋸齒磨損殆盡了。

中間也有短暫休兵的時刻,我們卸下所有針鋒相對的武裝,滅去延燒不盡的戰火,走出房門,來到櫻花樹下,趁微風拂過,仰起臉迎接灑下的片片櫻瓣。懷疑和猜忌於其時掠過你尖挺的鼻樑,滑過我披肩的長髮,落在我們倆立定的周圍。花瓣將我們圈起,為我們尚能十指緊扣,尚能並肩看著同一片風景圈起一個圓。

儘管踏出一步,便沉入無止盡的爭吵,而我們還擁有樹下這一片小小的空心的圓。或許是這棵櫻花樹不忍見我們不斷地將彼此推向更遠,方才為我們留下這一小塊淨地。

然而一旦開始有了裂縫,我就會偏執的往裡頭鑽去。小裂縫硬生生的被扒開成了個大窟窿,忌妒酸蝕,懷疑啃蛀,我們的愛腐朽敗壞,發出陣陣酸臭味。而你始終不明白,還以為只要將你課餘的時間留給我,就能夠填補那些心上的縫隙。難道你看不見窗外整樹頭盛開的櫻花全被我對你的不信任壓得垂頭低吟?即便你只是去上課,我也不禁猜想你是否在系館的樓梯轉角遇見她,是否在球場的一隅和她練習對打,你的心是否旋入了她頰上的小梨窩,而忘記我留守內心的期待,仍盼望你能撥開緋紅的五瓣,窺見柔軟多蜜的花心。

片刻未歇的不安燒得我渾身灼燙,我寧可成為你窗邊的櫻花樹,能夠時時刻刻望著你,得知你獨自一人時的舉措,即便得孤立一隅,也勝過我成日猜想,於我視野之外的你是怎麼樣的一片風景。我終日惴惴不安,開始不定期的窺探你的隱私。趁著你去廁所或洗澡那短暫離開房間的時刻,複製你電腦裡所有的對話記錄到我的隨身碟中,回家再仔細查看那些檔案,看你是否又和哪個女孩曖昧不清。調查自己的情人成了一種例行公事,登入你的電子信箱、你的通訊軟體,登入你社群網站的帳號,甚至是瀏覽你同學們的部落格,好能清楚的掌握你生活中一舉一動。猜忌成為一種反射性的症狀,於心底膨脹發酵,引發出一種焦躁感。因對你不放心而產生的焦躁,卻在調查你這樣的行為當中得到了安定。

立在窗邊的櫻花樹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它看見我們變質了的關係,看見一對相愛的戀人以不同形式背叛了彼此之間本該擁有的信任。

一座座小小的鐘狀型花朵在我們入睡的窗邊,靜默地敲響愛情的輓歌。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