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這樣交錯而過

文|施無畏(中興大學歷史系教授)

母親獨自住在海埔新生地的魚塭,養了一隻黑貓和一隻花貓。2006年年初,兩歲不到,黑的那隻便被車撞死,花的那隻則是為了吃魚塭裡的魚,不慎落水被魚網纏住而溺斃。

牠們彼此的緣份,牠們和母親的緣份,就這樣匆匆結束。而母親和父親將近一甲子的緣份(1948-2006),也因父親在5月22日逝世而結束。

一切總是如此倉促!

我們就這樣交錯而過

來不及看清彼此的花色

來不及嗅覺彼此的芬芳

匆匆,我們已經離開

共有的國度,只剩

記憶的殘影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