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的過去與未來

文|王佩馨(中興大學中文所一年級)

宿舍的過去──簡樸與人情

即使有照片記錄早年的興大宿舍是木造平房,但現在的學生還是很難想像,在那個國光路上都是甘蔗林的時代,宿舍生活是怎麼一回事?

若想一窺當年宿舍的風貌,目前4棟女生宿舍內最資深的勤軒,還保留現在罕見的水泥床,當年學生入住時都要帶草席鋪在上面睡。此外,不同於現在住宿生都會準備各種花色的床單,歷史系主任羅麗馨回憶,當年新生入住時都要向學校購買上面印有「中興大學」字樣的白色床單。

和羅麗馨同為民國57年歷史系新生的副校長黃寬重,則對男宿房間內的椅子印象深刻。他笑說,當年男舍監認為男生就是應該要坐得端端正正,所以刻意準備了沒有靠背的圓鐵椅。當然,這種椅子現在的男宿已經看不到了。

中興大學在民國54年成立中文系,民國57年再成立歷史系與外文系時,因此女學生增加很多,宿舍供不應求。但當時規定大一新生必須住校,於是學校便在校外承租房間,提供給無法入住宿舍的學生。

在現在的學生看來,當時宿舍內既沒有冷氣,也沒有電風扇,絕對是熱得讓人受不了。但羅麗馨說,當時附近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一堆人開冷氣,所以不會很熱,而且房間裡有兩扇大窗,十分通風。的確,坐向朝北的女生宿舍非常通風,甚至還有人戲稱「夏天晚上還要蓋棉被」。當年住男宿的黃寬重也認為很通風,「因為大家都是這樣,所以不會覺得熱。」
從中興大學教官退休後在學務處住宿輔導組工作,統整男生宿舍輔導與管理、宿舍新建工程的黃志超說,以前男宿不會很熱,雖曾有同學要求裝設電風扇,但校方考慮裝電風扇會造成「睡上鋪的吹到頭痛,睡下鋪的吹不到」,所以沒有同意;但現在氣候暖化,學生與家長對住宿品質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於是男生、女生宿舍分別在民國94年、95年裝設冷氣。

現在的女生宿舍大門前,常聚集不少男生「站衛兵」,只求和女友或仰慕對象見上一面,到了快深夜12點時,很多情侶依依不捨的話別。這些情況在羅麗馨學生時代並無不同,只是她笑說,尺度當然沒那麼開放,「當時會有教官看著,不太方便。」

現在的住宿生可以在房間內上網、到交誼廳看電視,早年的住宿生做甚麼休閒活動呢?原來當年住宿生的休閒生活可不比現在遜色,羅麗馨笑說:「當時禮拜六我們會在教室裡辦舞會,放黑膠照片,跳靈魂舞、馬舞、吉魯巴。」「馬舞」這個對現在學生十分陌生的名詞,據黃寬重解釋,其實是因為動作自由,並無一定的舞步,「馬」就是「馬馬虎虎」之義。黃寬重說,當時的舞會也常在校外舉行,位於現在臺中高農一帶的全安飯店是當時辦舞會的首選。

宿舍的現在──安全、國際化又kuso

除了經濟因素、離學校近的考量外,安全也是吸引同學入住宿舍的原因。現在宿舍大門口有專人輪替看守,為了防止不良少年、流浪漢在深夜混入宿舍,校方還配給每位住宿生感應扣,凌晨12點後都要刷卡並且登記事由才能進出,安全管理堪稱層層把關、滴水不漏。

或許在某些住宿生看來,門禁管理是種妨礙自由的制度,但黃志超強調學校的用意絕非如此,「學生住在宿舍,學校有百分之百的責任。」他看過住宿生遲歸的理由堪稱五花八門,從「乖寶寶」式的做實驗、趕報告,到「玩咖」的家聚、唱歌、看電影,還有很多「kuso」的理由,像「愛好自然者」的看星星、看螢火蟲、抓蟲、釣蝦,「運動愛好者」的散步、慢跑、爬山,「愛護動物者」的顧狗、顧馬,最「瞎」的理由是聲稱跳中興湖去了。

警衛再難接受這些遲歸的怪理由,都得要基於安全而放行,只是同學恐怕很難用這些理由說服老師。校方基於管理的考量,會將遲歸同學的資料彙整送至系上,讓老師去了解住宿生的生活情況。黃志超強調學校絕非是要刁難學生,只是要學生「養成管理自己的精神」,這也是現在宿舍設有自治委員會的用意。他說,學校的立場已經「從管理變為輔導」,也就是讓學生自己管理自己,有問題再請學校協助。

所謂的安全可不只是防止不良份子進出而已,撼動全臺的九二一地震,讓學校特別注重建立學生的防災意識。民國88年還擔任教官的黃志超,九二一凌晨正在值勤,當時他的第一要務就是「確保住宿生的安全」。地震剛發生時,住宿生雖然驚惶向外疏散,但與民眾一樣以為「搖一兩下就可以回寢室睡覺」。後來地動加劇,收音機傳來南投、臺中的災情,讓校方意識到事態嚴重,於是在總教官喬金鷗將軍的指揮下,男生宿舍由黃志超帶領自治幹部,疏散住宿生至運動場集合,女生宿舍也在喬金鷗將軍和張若芬教官的指導疏散下,將住宿生集合在安全地方。值得慶幸的是,校方經過連夜清查,確認所有住宿生安全無虞,而且宿舍建築物無重大損壞。

黃志超說,九二一地震過後,男女生宿舍除了消防設施的加強,「最重要的是對人的教育與訓練,以建立對災害的危機意識。」校方現在每年舉辦防災逃生安全演練,不只是宿舍自治幹部,連大一新生都要參與,就是要藉由實地操作與演練,使住宿生深刻體認危機情境下的應變措施。

除了門禁之外,學生住宿也常因生活習慣、文化差異或違反校規引發一些問題和趣事。比如說,雖然宿舍明令不得飼養寵物,但還是有同學把讓人聞之色變的蛇當作寵物飼養。這隻寵物蛇由主人所住的三樓爬到四樓的某寢室內,寢室內同學專注於電腦遊戲,渾然不覺蛇就躲在電腦主機內取暖。當這隻蛇突然探頭出來「打招呼」時,嚇得同學奪門而出。

中興大學在2005年時獲選為教育部「頂尖大學計畫」的一員,此後與國際學校的交流更為頻繁,外籍住宿生也愈來愈多。文化差異難免引起一些不適或尷尬,黃志超以飲食習慣舉例:歐洲來的同學較重視分食,認為這樣比較衛生,東方的學生則習慣共食。回教國家同學不吃豬肉,本地同學不察,請吃豬肉、豬排就造成尷尬了。時差的因素也會造成兩地學生的糾紛,黃志超舉例,印度同學因時差的關係常利用夜間與家人通話。非洲國家學生也因時差與臺灣不同,喜歡在夜間做作業,還在寢室放著非洲音樂跳舞。當衝突發生時,學校要如何處理?黃志超說,管理貴在尊重,先以道德勸說,真的還是不行,那就換房間了。

宿舍的未來──環保、隱私、分眾化、前瞻性

考量到文化差異,學校將興建外籍生專屬宿舍,但黃志超強調會尊重外籍生的意願,而且這也不意味外籍生擁有特權,外籍生的宿舍設備和本地生一律相同。

目前,中興大學已在興建新宿舍。現在的宿舍多是興建在六零年代後期,如仁、義、禮、智、信五棟男宿皆是在民國66年至69年間完工,女宿的誠軒則已在民國88年8月拆除,至今尚未重建。

黃志超說,由於時代已經不同,新宿舍必須「前瞻未來」,以前的宿舍有書桌、衣櫃就好,但未來的宿舍就要注重生活機能與個人隱私。至於新宿舍如何講究隱私?未來的宿舍將有一種雙人套房,利用類似辦公室的理念,用衣櫃及牆壁把房間一分為二,除了房間內的衛浴是兩人共用,兩個住宿生可在自己所屬的那一半空間內做事、休息。

未來男宿將有南棟與北棟,北棟供一般生居住,南棟則供有眷的博士生入住,分為一房一廳、兩房一廳兩種,此外,也會有行動不便學生的專屬套房,可以說已經做到了分眾化。女宿則要重建誠軒,預計於2011年完工。新男宿、新女宿都是附有電梯的大樓,最重要的是,宿舍的軟硬體設備絕對符合新時代的需求。

新男宿、新女宿可以說在食住行的機能都做了大革新,兩層地下空間作為停車場,讓同學的愛車不必日曬雨淋。一樓的空間則作為商業用途,不但會有便利商店讓住宿生在深夜也能安全購物,最與眾不同的是還會設有「咖啡書店」,不但可讓學生用餐、閱讀,也能和老師討論課業。黃志超強調,新男宿的教育功能很強,會成為「教室之外的延伸學習空間」,不但設有演講廳、視聽室,還會有小老師進駐輔導課業,更貼心的是還會設有心理諮商室,讓同學能有抒發情緒的管道。

對於宿舍的休閒機能,雖然黃志超說「要有,但不是最重要的」,但不可否認,現在的學生十分注重育樂空間,這或許也是某些學生寧可花較多錢到校外租屋的原因。黃志超說,現有男宿的餐廳可能會裝設薄型電視,讓熱愛觀看運動節目的男同學多一個交誼空間;新宿舍的休閒育樂自然更為講究,雖然校方基於希望同學專心向學,不可能每間房間都裝設電視,但以新女宿的規劃為例,不像現在宿舍的交誼廳是一棟一間,而是毎層樓都附有交誼廳,而且二樓也會作為育樂室、閱覽室之用。

目前宿舍的安全性已經十分高,但新女宿的安全措施則更為嚴密,不但進出大門要刷卡,就連宿舍的大廳出入口也要刷卡辨識,並會加派警衛巡邏逃生梯、出入動線口。另一方面,現有宿舍已經注意到防震的安全措施,新宿舍則會裝設火災感應系統,讓住宿生住得更安心。

相較於某些私立大學宿舍標榜五星級住宿空間、飯店級管理或豪華外觀,中興大學的新宿舍還是較為樸素,但有一項革新堪稱全國第一,就是新宿舍是以環保為核心概念,除了在頂樓設有綠化空間,建立汙水排放系統,甚至還會有太陽能電熱系統。因此,新宿舍的意義不只是解決學生的住宿問題,也不只是成為校史冊上的一筆紀錄,還反映了興大校訓中勤樸與創新這兩項特質,相信將會成為未來「新興大人」津津樂道的共同回憶。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