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環保、愛臺灣──紀文章專訪

文|王佩馨 (中興大學中文所二年級)

「愛臺灣」已經成了被政客消費的口號,興大通識中心講師紀文章用關懷鄉土、環保來實際愛臺,並以講課、音樂、影像來批判社會的不公不義。紀文章並不認為大眾對這些議題冷漠,他只認為他們「不知道」。紀文章不認為失業者「不夠努力」,他認為是社會不公丟給他們的苦果。如果你在呼吸、喝牛奶時不會感到不安,他拍攝的《遮蔽的天空》會告訴你被政府、媒體掩蓋的「不願面對的真相」。

紀錄片的起點—鹿港文化

身兼紀錄片導演、大學講師、音樂創作者多重身分的紀文章,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卻一針見血。現在就讀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博士班的他,在興大教授《臺灣紀錄片賞析》,想帶給學生的就是「覺醒」與「思考」

紀文章拍攝的紀錄片,以影像傳達出與口語、文字同樣犀利的觀點,而他的生命也確實在實踐「思考」與「覺醒」。廣電系學生畢業後大多在新聞業工作,但大學就讀政大廣電系的紀文章卻走上紀錄片導演的道路,因為他覺得媒體業不太符合志向︰「當你發現一個有興趣的議題,受限於篇幅和時間,你只能做表面的處理就pass過去。」

記者東奔西跑的生活也讓紀文章覺得「很消耗生命力」,畢業製作時拍攝紀錄片的經驗,讓紀文章愛上這種傳播方式。他說,紀錄片可以長期性的觀察、調查、研究事情,「可以得到比較深刻體驗的結果,好好的做些事情。」

紀文章的紀錄片生涯從對鄉土文化議題開始,而他對其產生興趣的原因,和大環境及他的社交圈密切相關。在1992~1996年間,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倡導本土意識,除了文建會開始推動地方文化,民間文教團體也紛紛設立,還是大學生的紀文章也參予了鹿港大專文青會,讓他覺得與鄉土、文化資產「有了比較緊密的連結」。

1997年,進入臺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的紀文章,加入了以保護文化資產為宗旨的學生團體鹿港發展苦力群,並參與了搶救日茂行〈註一〉的工作。搶救日茂行的行動讓紀文章認識了三位獨特的基層勞工:講話很「衝」的木雕師傅「阿堂」、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羅漢腳漁民「福成」、看似無所事事卻積極參與宗教活動的「幼齒仔」。而這三位也成為紀文章拍攝的《鹿港苦力》的主角。

《鹿港苦力》以當地特有的宗教活動「暗訪」(王爺出巡驅除惡鬼、瘟疫) 為背景,影片分為三段︰「暗訪」的實況、宗教活動在九二一後重生的前因後果、角頭廟裡的權力結構與派系問題。

紀文章將三位主角的命運、工作和「幹譙」與鹿港的宗教、文化問題巧妙的聯繫起來,這除了是種地方意識的展現,也表現出底層人物的壓抑苦悶、庶民智慧與生命厚度。

紀錄片的中繼站──環保議題

2004年,美國前副總統高爾《不願面對的真相》不只讓大眾意識到全球暖化的嚴重性,對紀文章等紀錄片工作者也是。搶救日茂行的戰友與彰化環保人士成立了「反彰火(彰化濱海工業區火力發電廠,簡稱彰工火力電廠)聯盟」,然而反彰火事件就如同其他社會運動一般,並沒有受到主流媒體太多關注,紀文章遂花了四年多的時間拍攝《遮蔽的天空》,記錄他們的身影。

某些人可能會認為是地方環保人士在危言聳聽,誇大了火力發電的嚴重性。又或許有人會認為臺灣多建一個火電廠又有何差別?但如果看過《遮蔽的天空》、紀文章的部落格或聽過他的演講,你才會知道火力發電造成了多少恐怖的「臺灣奇蹟」。

1990年,臺中龍井興建了火力發電廠,再加上雲林麥寮的六輕工業區火力發電廠,彰化的臺化廠,與中部的焚化爐、化學廠,使得中部地區成了戴奧辛(關於戴奧辛的知識請見表一) 含量、二氧化碳排放量、酸雨的「三冠王」,也使得中部居民的罹癌比率大幅提高。若是在直線距離只有三十公里的中火、麥火的中間點,再蓋一座彰工火,無疑是再加上一個世界絕無僅有的「第一」。

表一:戴奧辛的小知識

定義戴奧辛是無色、無味而且毒性相當強的脂溶性化學物質,它包括七十五種化合物,其中二、三、七、八—四氯戴奧辛(TCDD)因毒性最強,俗稱世紀之毒。
成因1製造某些化學藥品。
2燃燒廢五金、電纜、輪胎、塑膠袋、垃圾等。
3火力發電。
特性1易溶於並累積在生物體的脂肪組織中。
2可經由呼吸、皮膚接觸、攝食進入人體。
3具熱穩定性,耐酸鹼,抗化學腐蝕,抗氧化水解,水中溶解度低及低可燃性等特性,因此難以在環境中自然分解。
毒性的影響1增加致癌率,尤其是淋巴癌。
2增加早產率與流產率。
3改變荷爾蒙。
4減弱免疫力。

製表:王佩馨

紀文章分析:「有人會想,戴奧辛又不見得會馬上吸到,或是我不要住火力發電廠那邊就好」,而誘人的回饋金亦遮蓋了環境傷害是無法用金錢彌補的真相。正如紀文章所言:「回饋金的誘人比戴奧辛看得見」。

別以為不住在中部就沒有問題。事實上,戴奧辛、懸浮微粒等汙染物會隨著大氣擴散到全臺,而戴奧辛溶於水的特性,更使得農業重地的彰化縣、臺中縣、雲林縣出產的農作物、畜產品幾乎都成了含戴奧辛的「黑心食品」。

今年3月15日,臺文所邀請紀文章演講《 社區影像媒體的運作-以影音詮釋在地性》,他也播映了《遮蔽的天空》。當與會者從影片得知常吃的鴨蛋、牛奶、蛤蜊幾乎都是產自戴奧辛超標區後,有人露出沉重的表情,也有人直接驚呼「超可怕」。此外,影片中出現的火力發電廠排放的黑煙、訴說家人罹癌的居民、蒙受巨大經濟損失的養殖與畜牧業者,都在在告訴觀眾戴奧辛的無所不在。

紀文章也在演講中告知與會者兩個驚人的真相,首先是全臺戴奧辛濃度最高的地區並不是火力廠所在的龍井或麥寮,而是以好山好水著稱的南投埔里、竹山等地。紀文章解釋,這是因為西南季風將戴奧辛吹往南投方向,而中央山脈又讓戴奧辛被「困」在埔里等地。

有與會者詢問紀文章戴奧辛是否有排出人體的方法,這也引出另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真相。紀文章說,人體排出戴奧辛的唯一管道是「母乳」。也就是說,大家只知道母乳營養價值高,卻不知道「餵母乳」很有可能變成傳播毒素給嬰兒的行為。

火力發電廠對生態的破壞,不只是造成空氣、水源、食物的污染。由於火力發電廠都建在海邊,而火力發電的機器需要大量水來冷卻,於是抽取海水就成了最「方便」的方式。海水減少使得西部海岸的潮間帶完全消失,環保人士粘錫麟在文章中嘲諷這是「『惜別的海岸』變成哀悼自然的哀歌」。

令人欣慰的是,彰工火力發電廠評估案雖於94年被環境評估委員會「有條件通過」,但由於環保人士的奔走、彰化縣政府反對、環保署專案小組否決……等種種因素,彰工火至今仍未興建。只是臺電又於今年4月3日進行第四次專案小組初審,反彰火之路仍未走向光明的終點。

紀錄片的訴求—公平、正義與批判

除了傳達深受戴奧辛其害者的心聲外,《遮蔽的天空》還有一條主線,就是記錄環保人士與官員抗爭的過程。紀文章嚴肅的表示,這些環保人士常常遭到人身攻擊,甚至生命財產都受到威脅,可是他們依然義無反顧,所以他拍攝本片是對一種「對他們致敬的方式」。

反彰火的行動是由彰化環保人士所主導,這有可能會讓人誤解他們只是在訴求「不要建在彰化」,事實上反彰火人士是從根本反對火力發電的形式。紀文章嚴肅的表示,他從沒見過一個社會運動人士是為了私利,「他們都是為了公眾利益」。

除去掉惡意的攻擊,社會運動人士還常被大眾誤解是偏激份子,紀文章說,「幹嘛要這麼激動?」、「幹嘛不好好工作?」、「幹嘛要拋頭露臉?」的質疑,也讓他們備感壓力。紀文章引用一部紀錄片《公娼啟示錄》裡一位受訪者–公娼的話來為走上街頭的人平反:「以前我們也是覺得電視新聞裡的抗爭者幹嘛要那麼激動?現在我們才知道一定要鬧,才能讓政府、媒體、大眾知道我們的問題。」

在興大的演講中,與會者並不是只有沉重、受驚或恍然大悟的神情,事實上,會議室不時傳來陣陣笑聲,就如紀文章曾在放映活動所自嘲:「這明明是一部很悲壯的紀錄片啊,大家卻從頭笑到尾。」

影片中的「笑點」就來自於環保人士在公聽會、抗議行動與官方的互動。比如說,官員在公聽會上表示:「工作多年來沒聽過發電廠有問題」,馬上被反彰火人士舉證「反嗆」。

又如粘錫麟在立法院前被媒體「暗示」要有「激烈畫面」才能被報導,於是對記者開玩笑說「我們要割腕」。還有讓興大人撫掌稱快的一幕:環保署派出某位「小咖」來應付民眾,原本咄咄逼人的她被指責得啞口無言,被迫下臺去請出「大咖」。

紀文章說,他在本片採取「一個比較冷和有距離的拍攝方法」,而紀錄者在剪輯時,也盡量保持完整的拍攝現場原貌的手法,就是為了要以一個「有距離」的視角,「帶領觀眾看這兩邊(環保人士與官員)的爭論」,讓觀眾很自然的會心一笑,意識到其中的荒謬性。

紀文章口中的荒謬性並不僅僅是表現在官員的睜眼說瞎話,或是影射主流媒體的嗜血,還有政經趨勢、官僚結構「綁架人民思想」的荒謬性。他舉了法蘭克福學派(註二)著作《單向度的人》中的論點說明這種荒謬性:「國家機器掌握人民,把資源貢獻給既得利益者,讓我們被剝削還自以為很幸福。」

紀文章強調,紀錄片不只是要做到「平衡報導」、「為弱勢發聲」、「揭開真相」的功能,最重要的是,批判、檢討「不公不義的社會結構」。所謂的不公不義,並不只是政府企圖愚民、媒體不為弱勢發聲,還有政府與財團掛勾的權力結構。

紀文章笑言,影片中的官員其實都只是「被丟出來讓民眾罵一罵的道具」,「罵完了我(高層)還是照做。」他在部落格與演講中都深刻地分析彰火事件的真正「黑手」與原因。

簡言之,臺電之所以一再興建高汙染的火力發電廠,除了因為它發電成本最低廉(在不算入環境汙染、國民健康等外部成本的情況下),最重要的是,臺灣的國家政策向來把經濟發展置於環保之上。

臺電以「民國一百年供電量會不足」為興建彰工火的理由,紀文章認為這無疑是「恐嚇人民」的做法。因為事實上,興建發電廠的最大受益者還是耗電量最高的工廠,換句話說,財團才是既得利益者。

讓紀文章感到痛心的是,臺電以「促進經濟發展」、「增加彰化地區就業率」來當作「美麗的糖衣」,可是許多民眾卻深信不疑,「不知道這裡面包的是甚麼?」

紀文章所關心的公平正義可不只有環保議題,他也很關切目前正「夯」的「M型社會」議題。相較於主流媒體只著重在「現象」的呈現,甚至是淪為歌頌「上流社會」的報導,紀文章的部落格文章〈如此M型,怎樣和平〉指出,政商勾結、稅賦不公才是造成M型社會的主因。

電視名嘴往往「勸告」民眾要有「努力」、「專業技能」、「好態度」,才能不在M型社會中「向下沉淪」,紀文章以自身的觀察反駁了這種說法。他身邊有許多優秀的學生、友人,面臨著失業或是載浮載沉的困境。

紀文章在文章中先是感性的說:「每每聽到幾位不如意朋友的近況,我總覺得不是你們的性格有無缺陷,或努力夠不夠的問題」,接著犀利的指出「因為誰的性格沒有缺陷?而誰又沒有真正的努力過?」

紀文章在訪問中補充,M型社會的成因總歸一句話:「社會資源被少數人把持,阻止了人靠努力、教育爬升的機會」。他表示,未來很有可能拍攝以M型社會為題的紀錄片:「想法準備好了,只要能找到適當的議題和被拍攝者就可以拍。」

至於M型社會要以何種方式在紀錄片呈現?紀文章表示,要找出每個階層的代表人物,去探討他們為什麼會過這樣的生活?比如說「為什麼上流社會的人的煩惱可以和另一邊差那麼多?」

在紀文章的藍圖裡,除了弱勢家庭外,中產階級也很重要,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是M型社會中受害最深的一群,一定有許多心聲可以分享,重點是:「他們擁有思辨力,一定可以結合自己生命的經驗,把問題講得很好。」

觀影之後—我們只能憤慨、感動或繼續冷漠?

《單向度的人》指出:「國家機器讓人民變得冷漠,而且喪失了批判能力」,那麼紀文章是否認為臺灣人民十分冷漠?甚至說,即使在得知真相後仍是無動於衷?紀文章對此倒是抱著樂觀的態度。

紀文章說,在他分享的過程中發現大部分民眾是「真的不知道」,而不是冷血或冷漠。他笑言,每次推廣都會先「預設大家都是不冷漠的」,雖然不否認有人在觀影後還是會繼續抱著「顧好自己」的人生觀,但他還是希望能「鼓勵一下」。

紀文章曾經在訪問中表示,觀眾在看完遮蔽的天空後會有「『So what』的感慨和『堵爛』的憤慨」,那麼他認為紀錄片能讓民眾在驚訝、憤慨、感動之外獲 得甚麼?紀文章給了句發人深省的話:「不要只是感動,而是要行動。」

紀文章說,他遇過許多大學生問他:「大學生能夠做甚麼?」這讓他十分感動。但紀文章強調:「每個人會遇到甚麼、關心什麼都不一樣,所以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這要你自己去思考。」

紀文章解釋,影片可能會讓人在將來看事情(政策、廣告)有不一樣的想法。重點是,會這麼問的人就代表「你真的想要關心某些事情了」。他說,小至關心個人、家庭,大至國家,你都可以選擇感興趣的部分,去參與社會實踐。

「當納粹在迫害工黨的時候,我沒有發聲,因為我不是工黨人……當納粹在迫害猶太人的時候,我也沒有發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等到納粹要迫害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為我發聲了!」這是二戰時一位德國牧師的墓誌銘,也是紀文章最愛與民眾分享的一段話。

紀文章說,這段話就是說明了冷漠造成的苦果,印證了「只有更多公民有自覺,我們才有可能解決社會的問題」。他丟出兩個是非題:「你想要讓利益永遠把持在財團手上,永遠當個出賣勞力的小螺絲釘嗎?」、「你想要把一個很爛的世界丟給後代嗎?」如果你的答案為否,現在你就可以開始思考:「我能做些甚麼?」

 

註一:日茂行位於鹿港鎮泉州二街65號。日茂行主人林振嵩於清乾隆30年(西元1765年)由泉州渡海來臺經商定居,於鹿港創立「日茂行」商行。日茂行為三進二院的建築格局,目前僅存門廳與正廳。民國87年5月16日鹿港鎮公所因都市計畫拓寬泉州街,將日茂行臨街房舍拆毀,門額「日茂行」亦毀損成兩段,引起鹿港地方人士不滿,於是鹿港知識青年張家榮、陳文彬、陳永軒、紀文章等人成立「鹿港發展苦力群」,進行搶救日茂行的工作。民國89年日茂行經指定為縣定古蹟,民國92年進行古蹟修復,民國94年12月完成。

註二:法蘭克福學派是20世紀初由社會科學家、哲學家、文化批評家所組成的學術社群,因他們聚集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的社會研究中心而得名。其主要的人物包括阿多諾、霍克海默、弗洛姆、阿多諾、哈伯瑪斯等人。法蘭克福學派最著名的是批判理論(Critical Theory),它以歷史的發展及人為因素取代科學量化的法則,去研究資本主義、文化現象等等。

參考資料:
1紀文章〈反彰火聯盟簡介〉
2紀文章〈我在社區拍紀錄片–<鹿港苦力>影片之後〉
3紀文章〈如此M型,怎樣和平〉
4粘錫麟〈遮蔽天空下的暗黑解密〉
5胡慕倩〈防堵空品再惡化 彰縣擋彰火〉
6紀文章部落格(http://blog.yam.com/scott66
7彰化縣古蹟暨歷史建築資訊網(http://mus.bocach.gov.tw/index.jsp?ind=9&id=31
8影像紀錄報馬仔(http://www.peopo.org/localvoice/post/39287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