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獎」,「講」文學!──文學獎常客張至廷談文學創作

文|王雯慧(中興大學中文所二年級)

剛從中興大學中文所碩士班畢業的張至廷,從大學一年級就開始投稿中興湖文學獎,是中興湖文學獎得獎的常客。此外,他的作品也曾榮獲全國大專文學獎、大墩文學獎等獎項。透過張至廷對於文學創作的看法,或許我們也能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燃燒生命動力的「熱情」。

談寫作-「寫作不是因為靈感,是因為情緒。」

張至廷提到,他寫作是因為情緒,而不是因為靈感。他寫作最重要的是:想寫的情緒。如果沒有想寫作的情緒,即使有靈感,可能也只是曇花一現,不會真正提筆寫作。

談到有什麼方法可以使寫作進步?張至廷表示,閱讀、向別人請教、多寫,這些方法全部都有用,但重要的是熱情,「不管是用什麼方法,有熱情,就會去尋求各種方法讓自己進步。」他認為,過程中或許會走過很多看似沒有用的路,但是努力是不會白費的。他提到自己曾經為了想把一首詩寫好,坐在電腦桌前十幾個鐘頭,就是因為當時內心對於詩的狂熱。

張至廷說,寫作其實跟研究生寫論文很像,一開始寫的時候可能會覺得自己有用心了,寫得很好,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用功,再回頭檢視以往的作品時,就會知道自己以前的缺失在哪裡。

張至廷也提到,還有一種創作是自己永遠都會覺得「它很好」的作品,這種情況多半是在寫作已經到了一定的水準、成熟度之後。張至廷說,「至少要有一些東西,對自己來說就是禁得起時間考驗的」,這樣才能培養出在寫作上的自信。

文學創作的過程,也可能出現各種狀況,有可能是一氣呵成,也有可能是寫了一部分便擱置了許多年,張至廷認為,一切都是因為有沒有想寫的「情緒」而定。

「大量的閱讀更是創作的基礎。」張至廷說,一個人的生命經歷有限,透過「閱讀」別人的生命經驗,也可拓展自己作品的生命力。

談中興湖得獎經驗-「被選上,是遇到欣賞你作品的人。」

中興湖文學獎的各類徵文,除了古典文學類之外,各類文體張至廷幾乎都獲獎過。他第一次投稿時的作品評論類就是現在的文學評論,當時沒有得獎是因為格式稍有不合。作品評論類需要的作品格式是一篇論文的格式,當時他因為用了自身經驗作為例子,所以不符合論文的寫作模式。

民國88年第16屆中興湖文學獎,張至廷以〈奧圖行腳〉一詩獲得現代詩的第二名。張至廷說,這篇現代詩總共寫了七百多行,當時的評審作家路寒袖還告訴他說,為了評他這篇長詩特地去閉關了一個禮拜。到了第17屆,他的現代詩作品〈吟遊詩囚〉獲得第一名,行數也增多成為一千多行。自此以後,為了不「折磨」評審,原本沒有行數限制的新詩類,也多了「一百行以下」的規定。

關於文學獎的投稿,張至廷說:「就投啊!」他認為,唯一能掌握的是自己寫得好不好,別人對於自己作品的感覺就要看觀念到底相不相契合了!如果沒得獎,就當作是「敲錯門了」就好了。

張至廷說,有時得獎的原因,是因為其中一個評審老師非常欣賞。除了每位評審的觀念不一樣之外,一個評審在不同時候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標準,所以張至廷說,「得獎是一種肯定,但不一定就代表是最好的」,文學這種東西,有很多時候是無法拿來比較的。

因此,即使沒有得獎,也不代表作品一定是不好的。張至廷說,他的投稿也有很多次沒有被選上,所以說在文學獎被選上,「是遇到欣賞你(作品)的人。」

談作品-「只要很認真、努力創作的東西,即使不是很成熟,也是很珍貴的。」

第一篇公開發表的文章是刊在報紙上的散文。談到第一次作品公開的經驗,他說感覺不是很好,因為自己的文章被稍微修改過。他說:「改稿是文學創作發表時很重要的一個問題。」

張至廷第一篇得到文學獎的作品,是大一時投稿的中興湖文學獎,是一篇短篇小說。他說,當時他投了兩篇作品,另一篇是作品評論類。作品評論類的作品是當時上課時的作業,老師鼓勵他拿去投稿,於是他就將另外的作品也投了小說類。結果,作品評論類沒有得獎,小說卻拿了第二名。

在中興湖文學獎中,張至廷劇本類得獎的作品〈特洛伊戰爭的前戲〉,其實是為了大一時的「中文劇展」而創作。第2屆全國大專文學獎劇本組佳作〈魔鏡〉,是因為參加戲劇社而寫的劇本。

提到新詩的創作,張至廷說他大一還不會寫新詩,得獎作品〈奧圖行腳〉是在他開始看新詩後一個半月的作品。「只要很感興趣,就會一直努力去探尋。」張至廷說,只要很認真、努力創作的東西,即使不是很成熟,也是很珍貴的。

從不會創作到創作成熟的文學作品,張至廷認為,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有沒有掌握到這種語言」,而且每一種文類的語言都是不相同的,新詩有新詩的語言、散文有散文的語言,都有不同的語法、表達方式與結構。

談到創作的取材,張至廷說,都是生活中真實的故事。以文學獎得獎作品〈袖釦記〉來說,他說他想表現的就是「生活中的有血有肉抑或是蒼白?」,想要探求生命真實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想表達臺灣早期各種省籍背景的人融洽相處的社會情況。他認為,文學作品中,或許會有某些情節是改造過的,但是「最感動人的東西還是要從真實生命經驗中出發」。

張至廷說:「熱情,就是一種深深的喜愛。」在我們的生命中,燃燒過多少熱情?出現過幾次想要寫作的情緒?將熱情化為生命中值得記憶的追尋,相信每個人也都能將生命寫成一篇動人的文學。

張至廷中興湖文學獎得獎作品可參閱中興中文系網站:http://chinese.nchu.edu.tw/huwo/recruit.php?class=301
第二十七屆中興湖文學獎徵文訊息:http://chinese.nchu.edu.tw/app/news.php?Sn=225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