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門遺事

文、攝影|陳峻誌(中興大學中文所博士班五年級)

南門路短短的,大約只有500公尺,雖是興大學生記憶中的「飲食街」,但沒聽說有過哪一要排隊的美食,似乎頗為平凡,然而南門路及其所在的南門里,在臺灣史上卻頗為顯赫!

南門憶往

大清帝國1885年在臺灣建省,劉銘傳是首任巡撫,他在1889年選定臺中(當時稱東大墩)營建省城,也就是「臺灣省城」,其中南邊的城門就在南門里,監造人是臺灣縣知縣黃承乙,總理則是鳥榕頭(現在的太平)的望族吳鸞旂,並從上海聘請匠師數十名,在日本希冀染指臺灣的前夕奮力督造臺灣省城。

無奈1891年劉銘傳去職後,繼任的邵友濂改變治臺策略,決定將省城移往臺北,因此臺中興建中的臺灣省城就此停擺。1895年臺灣割日以後,將部分已經完成的城池全數拆除,只留下北門的城樓,移往臺中公園的小丘上安置,也就是現在的望月亭,聊作紀念。至於南門的工程,聽聞附近九旬的吳姓耆老說,南門的城牆只蓋到大約膝蓋高,城樓的工程則尚未進行,位置就在今天興大路與臺中路口證券行外。吳老伯亦言,城牆在他小時候還看得到。

如今這段臺中被規劃為全臺首府的短暫時光,僅剩「南門」這個古地名能供憑弔了。

居民生活變遷與現況

南門路的尾端是中興大學,頂端則接著南門橋,過了大約40公尺長的南門橋就是昔日的臺中縣,而橋下溪邊,隱藏著一座百年土地廟:南門福德祠。聽老廟公說,南門福德祠的創建年代已經超過150年,一開始只是幾塊大石頭,屬於土地公的最初型態,至今石頭公仍在廟中享受香火。這麼說來可能在劉銘傳蓋臺灣省城之前,就有南門福德祠。當然,那時候只是一顆頗為靈應的石頭。

老廟公還回憶起南門路頭端的「陽光多瑙河」旁邊,在民國50年代初,曾有一家「遠東戲院」,當時南區及大里的人都到這邊看電影,盛極一時!雖然很可惜暫時找不到相關資料,卻頗令人震驚!

如今,商店林立的南門路及周邊地區,沒有「老房子」,多數民宅都是民國50年代以後陸續出現的,從1904年日本人繪製的「臺灣堡圖」來看,早期南門其實都是田地。老廟公將近90歲的父親說,先是民國42年出現了明德女中,才因學生的交通需要,開通了南門路,不過民國50年左右,南門路仍是連一輛汽車都無法通過的狹窄田間泥路,而且早期南門地區大部分都是甘蔗田,只有現在福德祠附近及東峰國中大門附近有民居。手邊找不到老照片的我,著實無法想像當年一片蔗田的樣子!

至於南門橋,在清代應該是從臺中(東大墩)通往大里杙(大里)的重要孔道,然而當時是否已經有橋?是木板橋還是石橋?或者只是石墩?都不得而知。日本人則興建了跨越底下旱溪的一掛吊橋(日本人稱為鐵線橋),舊照片上有轎車通行其上。光復後,由於交通往來頻繁,吊橋已經不足應付,於是改建成水泥橋,而原本吊橋的橋墩,如今仍踩在溪邊,回味著昔日的風光!

從南門橋可向下望見福德祠就在溪邊,這種似乎橋從天上過的歷史,從日本時代一直延續至今,老廟公說民國45年南門橋重修之前,通往舊南門吊橋的路比現在還高哩!那真可說是「天橋」了。橋下是俗稱「南門溪」的小河,其實是中部主要河川之一旱溪的廢棄河道,也因為早年旱溪常常氾濫改道,才有了「南門做水災,車頭到肚臍」的俗諺,就是說如果南門淹水,那麼臺中火車站就會淹到肚臍那麼高。

福德祠旁的溪邊原本是荒煙蔓草的野地,幾年前在社區民眾的努力之下,揮汗打造成一個美麗的花園,種植了許多玫瑰、櫻花、蔬菜等,春風襲來總是伴隨著清淡的桂花香,儼然成為南門居民的一項榮耀了!

花園的一端延伸到南門橋底下,橋底下圍起一個小水池,貼上五彩繽紛的小磁磚,好不可愛!這水池還曾經上過報紙,吳里長說:「它是冷泉!哇嗚,南門有冷泉耶!」

今日南門

近年來,南門路有了較大的變化,幸好女宿後面的巨大土芒果仍舊屹立,火雞肉飯老闆娘高聲喊「來喔!前面點菜喔!」活力不減,百年歷史的南門橋橋墩至今還守候著路過的旅客,社區花園新種下的櫻花已經開始綻放熱情。

南門就是這樣一個充滿深厚歷史又親切可愛的小地方,歡迎大家來探險。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1 comment on “南門遺事”

  1. 林琬瑜 回覆

    遠東戲院的原址是在要進入大里市中興路二段尚文巷和觀東巷的入口處(2條巷子已改名為祥興2、3巷),以前那裡有個斜坡,我在上小學前(大約3、4歲,是民國58或59年))曾跟家人一起去那裡看過幾次電影,後來上小學之後就停業了,在我高中(70~73年間)就拆除了。
    祥興3巷底,還有一些林氏家族的老一輩住在那裡,可以去訪問他們戲院的詳細過程,連我這個50幾歲的人都有印象,相信林氏老一輩在地人會比我更清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