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織學海飛颺的藍圖──屬於中文人的留學夢

文|周盼儀(中興大學中文系三年級)

曾經,當我們仰望藍天,總是幻想能夠飛往地平線那一端,展開未知的旅程──在鳳凰花開的落英繽紛中,留學夢再也不是遙不可及。在夢想與現實之間,我踏上築夢飛颺的學海之旅,品味異鄉的動人與哀愁。

「留學」是很多臺灣青年學子心中一個很美麗的夢。然而這個夢並非是理工、商學院學生的專利,中文系的學生也可以在國際的版圖上開擴視野,發展自己的一片天空!

幻夢──留學的迷思

一般大眾對於中文系的刻板印象,除了整天埋首於古典文學書籍之中,與古代文人一起吟風弄月、之乎者也之外,似乎與留學完全扯不上邊。中文系好像永遠都被困在一個束縛的框框之中,成為「傳統」和「古典」的代名詞。

在中文的世界裡,沒有界線

隨著時代的推進與改變,中文熱潮在世界各地發燒,同時帶動西方對於漢學研究的興起,為中文系打開一扇世界之窗。華語文教學成為近年來許多中文人畢業後嚮往的工作,既可利用所學又可結合異國工作經驗。中興大學文學院於97學年度開設「華語教學學程」,修習對象為文學院日間部學士班二年級以上學生(含二年級及跨文學院雙主修學生)

除了華語文教學之外,中文系的學生並非只能出國深造與漢學有關的科目。語言是一種訓練思考的工具,清楚的思考和文字表達能力是所有學科的基礎,因此中文系的學生在各種不同的學術領域之中,都能夠有很好的發展。

學習,沒有限制

國外很多學校,非常歡迎沒有相關學術背景的學生就讀,因為他們清楚的認知到,在不同學術環境下所塑造的學生,反而在新的刺激中會更激發不同的靈感,猶如一張乾淨的白紙,更可以天馬行空揮灑無限的創意。

尋夢──留學的規劃

築夢踏實的第一步,是如何做好留學前的準備工作。舉凡語言能力、申請文件、心理建設、經濟來源等等事宜,都是留學必備的條件。

留學申請必備

留學顧名思義,就是前往異國深造學問,那麼語言自然就成為第一個必須克服的問題。以申請研究所為例,申請美國研究所的語言必備測驗是托福(TOEFL) [1]和GRE[2],若申請商管院研究所則需要托福(TOEFL)和GMAT[3];英國、澳洲、紐西蘭主要以雅思(IELTS) [4]為主,有些學校也可接受托福。若是其他國家如德國、法國、日本、荷蘭等,則必須依照學校規定,有時可能會要求申請學生先上一段時間的語言學校,或同時提交留學國家的語言證明文件。

除了必備的語言測驗證明文件之外,還要撰寫自傳、讀書計畫,準備教授推薦函和大學成績單。千萬不可小看這些申請文件,一份內容簡明扼要的自傳和讀書計劃可能比語言成績更加重要。在自傳和讀書計劃中,將自己的社團經歷、獲獎傑出表現、個人的特殊才能與相關工作經驗和履歷,以及申請學校的動機和想法,對自己未來的規劃與期待在文件中一一說明,再透過推薦函和大學成績評估,讓學校對你的個人特質和研究潛力有完整的了解。

準備好了?!

如何讓自己做好心理建設是非常重要的,留學絕非是「打包、出國、唸書去」這麼簡單。你是否仔細想過「為什麼要出國留學」?離開熟悉的環境有沒有可能水土不服?因為文化背景的差異而適應不良?自己的個性條件適不適合留學生活?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在確定留學之前,這些自我評量與心理建設都不可少。

出國留學本來就是一項巨額投資,學費和生活費的支出常常造成家庭沉重的負擔,因此經濟來源也成為留學的主要考慮因素之一。有鑑於此,在特殊條件下的家庭可申請補助學生出國留學的留學貸款,或者申請教育部所舉辦的「學海飛颺」、「學海惜珠」及「學海築夢 [5]獎學金計劃,使經濟問題不會成為留學最大的絆腳石。

這樣的介紹或許只是紙上談兵,接下來,讓我們聽聽三位中文人的留學經驗,跟隨他們的腳步,一探學海飛颺的秘密。

織夢──學海遨遊

倒數計時‧展翅飛翔──李桂萍

今年6月畢業於中文系的大五學生李桂萍,將於九月前往英國史崔克萊大學(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攻讀行銷研究所。李桂萍於大學時期,除了本科系中文系之外,同時雙主修行銷學系。李桂萍說,其實一開始是在行銷系和財金系之間做選擇,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認為自己對接觸「人」較有濃厚興趣,而且「行銷」的概念就是從最上端的行銷策略制定到最下端的實際應用,目的主要是和消費者做直接接觸,符合自己的性向,因此選擇雙主修行銷系。

雖然大學念的是中文系,但李桂萍其實一直有出國留學的想法,家人也非常支持,於是更加確立了自己想要出國留學的目標。然而出國留學除了一些必要的準備文件和手續之外,最麻煩的莫過於克服語言問題。

努力學「英文」

前往英國留學主要的語言測驗是雅(IELTS)測驗,在語言準備上,李桂萍除了補習之外,自己也會閱讀英文財經雜誌如《Business Week》[6]、《The Economist》[7]來補充專業知識和了解商業專有名詞的運用。另外英式英文帶有一種特殊腔調,為了盡快習慣,她也會常常收聽BBC[8]新聞,一邊學習寫作技巧一邊熟悉英式英文。

此外,學校語言中心的語言訓練資源、英文小老師都是加強英文的好方法。在行銷系的課程中,有一門課是「全球化行銷」,主要是和交換學生一起上課、討論、完成報告,所有的過程皆使用英文交談,對於即將前往英國念行銷所的她,是一個很棒的實習機會。

從不同的角度看世界

至於為什麼選擇前往英國留學?她侃侃而談道,最初因為大三參加國際事務處所舉辦的「歐洲金融政治營隊」,前往奧地利,為歐洲豐富多元的文化藝術氛圍陶醉不已,也因此對歐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人也許會納悶,以全世界商業活動繁盛和經濟龍頭而言,美國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但李桂萍卻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她表示,英美兩國就整體環境和學術風氣而言完全不同。

以行銷來說,美國是一個完整而廣大的國土,因此美國的行銷產業著重於國內的行銷交易,在學術訓練方式上也是以走實務經驗為主。相較之下,歐洲大陸國家多且合作關係緊密,因此歐洲行銷產業的主要方向著重跨國的經貿合作,可接觸的案例和實際面會比美國來得豐富,在學術訓練上則重視理論應用。近幾年來歐盟崛起,和美國並列世界兩大經濟強體之一,英國有不輸給美國的經濟實力。李桂萍認為,身為一個應屆畢業生,本身的資歷和經驗仍嫌不足,因此選擇以理論應用為主的英國留學,紮實行銷理論於行銷合作,未來在工作和實務上才能應用自如。

中文系的優勢

雖然研究所所唸科目和中文系完全不相關,但李桂萍卻覺得中文系所給予的訓練還是使她獲益良多。比如說中文系有很多思想上的訓練及靈感上的刺激,在撰寫行銷個案或論文時,源源不絕的靈感和流暢的文筆比起行銷系的學生更加得心應手。也由於華語的熱潮和對於東方文化的好奇,身為中文系的學生反而和外國學生有更多話題可聊,因為中國語言、文學和思想之美都是中文系最了解的。

準備啟航

即將於9月前往英國,一個完全不同於臺灣的地方,問她有沒有什麼擔心的事?她笑著回答:「應該是天氣吧!因為我的學校在蘇格蘭,而且我本身還滿怕冷的。另外就是食物,因為英國的食物是公認的難吃!」再來是語言的問題,研究生其實是很辛苦的,有很多的書要看、報告要做,有時候其實有非常好的idea,卻不知道要如何用英語正確的表達和發揮。儘管如此,李桂萍已經給自己很好的心理建設,也有辛苦的心理準備,她對自己即將到來的留學生活充滿期待。

最佳推薦

最後,她推薦給大家一個內容豐富的網站──HELLO.UK(http://www.hellouk.org/)。這是一群從英國工作和留學回來的學長姐所創立的網站,目的是讓到英國念書或工作的人互相交流吃喝玩樂與食衣住行的資訊和意見。網站中也有很多對於留遊學的資訊都可參考,對於想要到英國留遊學或旅遊的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飲水思源‧戀戀中文──陳威廷

陳威廷兩年前畢業於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目前是美國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育心理(Interdisciplinary Study in Human Development Program)碩士一年級學生。10年前,她曾經前往美國加州遊學,在當地的語言學校就讀,被美國自由學術的風氣吸引,因此興起了未來想要出國留學的念頭。

最真誠的感謝
在大二升大三的那一年,陳威廷在中文系老師的鼓勵之下,選修了教育學程,也意外發現自己對教育這一塊領域有濃厚的興趣,因此她選擇了前往美國攻讀有關教育方面的研究所。陳威廷坦言:「其實我真的非常幸運,也一直很感謝系上老師的鼓勵。因為我當初申請學校時,托福成績達到門檻,但是GRE的成績卻沒有,也許是因為修過教育學程及獲得中興大學學生菁莪獎[9]和金鑰獎[10],還有中文系和教育學程老師們的推薦函,我才能順利申請到賓州大學吧!」

美國研究所的入學主要成績是托福和GRE測驗,但陳威廷也特別強調,大三大四兩年的學業表現(GPA)和推薦函也非常重要,學校會由此來評估你的研究能力和可塑性,是決定可否入學的關鍵。

學業上的最大障礙

在美國賓州的留學生活已經快滿一年,這一年中父母和朋友的支持使她在留學的路上倍感溫馨。但整體來說,陳威廷認為語言還是最大的障礙,日常生活的溝通不是問題,但學業上的表達就困難許多,特別是寫作方面。因為中文的寫作模式是以「同心圓」來寫作,習慣用很多抽象的形容詞擴充句子、鋪陳敘述,就西方人的觀點來看,會認為整篇文章沒有重點,不知所云。相反的,西方的寫作方法直截了當、精簡扼要,他們的研究重質而不重量,表現於切入點的精準而非大量的文筆鋪排。

在課堂上「SHOW」自己

聊到臺灣和美國的求學生活的不同,陳威廷說讓她感觸最深的,是兩邊完全不同的教學風氣。臺灣學生長久以來習慣了「教授課堂講,學生底下聽」的填鴨式教學,在課堂中也完全不主動發問或與教授互動。在美國的課堂上,一定要主動提問並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如果不勇於表現自己,教授完全不會注意到你,那麼學業成績一定非常難看,因為教授對你完全沒有印象。美國注重互動式教學,鼓勵學生要有自己的批判思考,不同於教授的意見,並非像臺灣只考試或交報告即可。

我的班級是聯合國

美國是世界各國留學生的首選,一個班級裡面學生都來自不同的國家,像個小型聯合國。同樣身為國際學生的一員,陳威廷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互動,接觸不同的思想價值觀和文化背景,透過學業上的切磋──小組報告、口頭討論,寫出自己的想法,收集資料,應用課堂所學,將理論化為實用。在這樣的過程中,同學之間會激發出更燦爛的火花,雖然私底下因為文化背景的相近,來自亞洲的學生比較親近,但是透過學業上的學習研究,還是可以互相激勵思考。

令陳威廷感到慶幸的是,賓州大學對於國際學生非常重視而且照顧周到,學校有專門替國際學生服務的組織,若國際學生對教授或課程有任何意見都可以直接反應,他們會充當學生和校方之間的溝通橋梁,在課業上有任何困難也會輔導學生,讓這些國際學生能自在享受異國的求學生活。

美國的華語文教學

華語文的熱潮在世界各地發燒,陳威廷在大四畢業後的幾個月時間,曾經到東海大學修華語文教學的短期非正式課程。她說,在賓州大學的一些華人學長姐,有人在做幼稚園華語教學,也有在學校的International House教授華語,不過美國的華語教學主要是採用漢語拼音和簡體字教學,臺灣學生可能不太習慣,因此許多參與華語教學的學長姐,必須要接受相關訓練,才可正式擔任華語教學的工作。

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在訪問之中,陳威廷的語氣頻頻流露出對中文系的喜愛和想念:「我真的很喜歡中文系,也非常感謝系上的老師和同學。很多人都認為念中文系沒有出路,可是我認為是看自己怎麼去結合多方面的領域和發展自己的興趣。我們班當時有很多人輔修或雙主修,也有人對日文有興趣,我自己則選擇修教育學程。大學我選擇唸中文系,讓我更感性、有更精準的表達思路。學弟妹們要找到自己所專精的領域,比如學校有許多的課程、輔修、旁聽等,都可以擴展自己的視野。」

她更以自己的兩句座右銘勉勵學弟妹:「如果你想去遠方捕漁,那就趕緊織網吧,織得越密,就不怕有漏網之魚。』、「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她說,不用擔心太多事,勇敢去接觸新的事物,才能夠開啟不一樣的視野,千萬不要當井底之蛙,「也許你並不一定是頂尖,但如果能夠踏實去做,你已經是頂尖了。」

個人叮嚀

最後陳威廷就個人觀點給予學弟妹一些留學的考量和建議。國外留學的花費非常可觀,以賓州大學為例,一年的學費加上生活費大約50000~60000美金,而且美國普遍物價為臺灣的兩至三倍。因此她建議學弟妹,若真的想要出國留學,在巨額的花費之下,盡量努力選擇國外知名大學就讀;在地域考量上,也盡量以大城市為第一選擇。在大城市,才能真正接觸到一個國家的脈動和核心,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與文化。

美夢成真 擇其所愛──張名揚

中文心,日本情

同樣畢業於中興大學中文系的張名揚,目前是日本名古屋大學(国立大学法人名古屋大学)中國哲學研究室的研究生[11]。很多人都會問他,為什麼想到日本唸與中文相關的東西呢?關於這個問題,張名揚從兩方面來回答:

第一,在高中時就對日本文化很有興趣,經過幾次日本旅行後,對於日本的氣候、環境更加喜愛,也因此在進大學之後,興起想要前往日本留學的想法。不過當時有礙於兵役的限制,無法畢業後立刻出國就讀,因此在將近畢業時,先設定幾間心目中理想的日本大學院(研究所),再於服役期間準備一些所需的資料,按照學校的規定、指示來完成申請手續。

第二,在大學三、四年級時,曾經請教過系上老師關於前往日本念研究所的問題。老師們樂觀其成,並且告訴他許多日本人做學問的特點,以及他們在研究上的專精等等。這些經驗是促使張名揚想前往日本留學最主要的原因。

張名揚坦言:「準備過程雖然有時會覺得有點煩悶,不過當收到入學許可書的那一瞬間,喜悅卻是無可比擬的!」此外,到日本研究中文相關的課程,一方面可以增進自己的日語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繼續學習自己所喜愛的中國文學,可說是一舉兩得!

再續中文緣

日本是一個漢化很深的國家,因此漢學也非常發達。在日本繼續深造中國哲學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張名揚說,他覺得所唸的課程與中文系的課程有許多相似之處,譬如必須閱讀很多中國古典文獻等等,他也選修了「中國經學史」、「老子諸注的研究」等課程。以「老子諸注的研究」這門課為例,不單只是研究老子,而是從歷來注家的作品開始,進而探究出老子的深意。這是一門令張名揚感觸頗深的課,因為不但可以了解老子的思想,同時可以藉由老子了解其他時代、其他注家的思想。

此外,日本整體的學習環境也相當不錯,像目前所待的中國哲學研究室,藏書量豐富,有很多中國古典重要書籍。某些課程是直接在研究室上課,隨時有需要資料的時候,老師幾乎都可以立即從藏書中找出,非常方便。

日語擺第一

既然到了日本,那麼就必須使用日語來作為研究的主要語言。臺灣學生對日語並不陌生,日語是臺灣人除了英文之外,學習人口最多的第二外語。張名揚在大三時開始補習日語,並且常常閱讀日語文章,加強自己的日語能力。張名揚開玩笑的說:「在來日本前,我的日語程度其實不好,雖然現在也沒好到哪裡去,不過當你來到日本之後,因為生活上所使用的語言全都是日文,自然而然就會有所進步,就算字彙增加不多,日語聽解的靈敏度也會增強。但是在學業上,因為語言的不同,學術討論時,為了要明確表達自己的意見,文字轉換所要下的工夫就更多了。」

「訓讀」,連日本人都不會!

令張名揚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門叫做「訓讀」的功夫,這是日本人為了閱讀中國古典文獻而使用的一種方法。日本人在閱讀中文古籍之前,必須把原來的古文,轉換成古日文的句型,再翻譯成現代日語。「因為是轉換成古日文的形式,據我所知,連很多日本人都不會訓讀呢!對於我這個外國人來說,更是難上加難了!不過,既然已經來日本留學,我也會努力學習的!」張名揚如此說道。

日本的華語文教學

談到最近中文系很流行的出路──華語文教學,張名揚表示:「雖然自己的母語是中文,又是中文系畢業,也想在日本教中文,但前提是日文也要好才行,所以我還必須加油呢!」不過張名揚強調,日本的華語教學其實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因為日本人所使用的華語教材,很多是採用中國大陸系統,而中國大陸的中文又有些和臺灣不同。舉例來說,像是中國大陸的捲舌音之類的發音,以及一些詞彙等等,就必須注意。雖然在出國之前,張名揚並沒有任何華語教學的相關證照,但是華語教學證照是張名揚未來所想取得的證照之一。

日本新鮮事

在日本生活已經三個多月的張名揚,還記得初來時,也許是同樣身為亞洲人的原因,非但不會有不適應感,反而有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他也分享了一些他在日本有趣的小經驗。他覺得日本人都很有禮貌,也許是他們的民族性使然。日本人很喜歡道歉,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問題,他們都喜歡在言語的第一句加上:「(對不起)我沒有任何理由」,而且還是用日文最謙遜的語法說出,由此可見日本真的是一個很有禮貌的民族。

點點滴滴話留學生活

在日常生活方面,身為一個留學生,自然而然就會想到節省,日本的物價頗高,在購物時就會想要貨比三家,找到最便宜的再買。縱使生活上並沒有太大的不適應,但畢竟獨在異鄉,還是會想念臺灣的親朋好友及母親的料理,也許是因為必須準備將來的院生(碩士生)考試、複習老師上課的進度和所教的內容,讓張名揚的留學生活過得忙碌而充實。

圓夢──彩繪自己的藍圖

在聽完了三位中文人精彩的留學體驗之後,他們同時也以過來人的身分,給每一位欲圓夢的學子溫馨的提醒和建議:

一、 先確立自己想研讀的科目,以及在什麼國家留學。對於自己的想法和目標要有清楚的認知,而不是人云亦云,一窩蜂盲目的跟著走。在大學時期對不同的學科多做接觸,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也可以先修相關課程,因為在校內多學習,對日後出國也會比較輕鬆。每一個人要用自己的觀點、不同的視角來看待自己的未來。

二、 對自己想完成的目標有所覺悟。如果下定決心,就必須盡力做到最好。

三、 挑選留學的學校和課程都要有所思考。每一所大學都有自己的特色,同一個科系在不同的大學會有不同的學術訓練方向。在選擇留學學校與課程時,一定要親自上網搜尋學校資訊,或諮詢代辦、學長姐、友人等,才能清楚掌握申請方向。

留學有苦、有甜,卻是一輩子難忘的經驗。三位花樣年華的中文人,在陌生的國度中恣意遨遊,揮灑燦爛的青春,體驗冒險的感動。不論是否為中文人的你,是否也想編織一幅屬於自己獨一無二學海飛颺的藍圖,並且塗上青春的色彩,作為永恆的紀念呢?

[1]「托福」測驗 (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 TOEFL®) 由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 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 ETS®) 在全世界舉辦,測驗母語非英語者之英語能力。
[2]GRE®測驗全名為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s®,是由GRE委員會委託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 ETS®)舉辦的世界性測驗,成績為美國各大學研究所或研究機構的申請入學參考條件之一。
[3]GMAT (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Test)測驗,每年由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簡稱ETS﹞定期在世界各地舉辦的世界性測驗,作為美國各商學研究所的申請入學參考條件之一。
[4]IELTS(雅思) (The 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雅思檢定是國際認可的高等教育入學所需的英語能力證明。
[5] 「學海飛颺」、「學海惜珠」及「學海築夢」分別為「教育部獎助大學校院選送優秀學生出國研修計畫」、「獎助大學校院選送清寒優秀學生出國研修計畫」、「教育部獎助大學校院海外專業實習先導型計畫」。
[6]《Business Week》最早於1929由Malcolm Muir所領導的 McGraw-Hill集團出版,刊載財金時事之消息,包括經濟焦點、經濟趨勢、財金前瞻等議題。
[7]《The Economist》中譯《經濟學人》,是一份由倫敦經濟學人報紙有限公司出版的雜誌。雜誌最早於1843年9月由詹姆士‧威爾遜創辦,是一本專門報導全球時事與商業活動的週刊,內容包括國際新聞、各地政治、環球商業經濟、科技發展、科學新知及文化藝術等。
[8]英國廣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簡稱BBC,是英國的一家政府資助但獨立運作的媒體,長久以來一直被認為是全球最受尊敬的媒體之一。
[9]菁莪獎分為德智類與群體才藝類,選拔成績優良或有特殊表現之學生。每年甄選一次,每班(一年級除外)甄選一名,於上學期舉辦。(http://www.amath.nchu.edu.tw/amath/scholarship/a3.htm
[10]金鑰獎為各學院於應屆畢業生中,在校期間曾獲頒菁莪獎品學特優者,每一學院每屆得甄選三人,於每年第二學期舉辦。(http://www.osa.nchu.edu.tw/LAA/WWW/word/r9.htm
[11]日本所謂的「研究生」,並不是臺灣研究所的碩士生,而是領有留學簽證的旁聽生,這是只有日本才有的一種特別制度。研究生通常都是為了準備碩士班考試而入學,在當研究生的一年期間,必須在教授(入學前必須先找到一位願意指導的教授)身邊上課,同時也必須找出自己將來的研究方向。而在這段時間,教授也會觀察你,並且決定將來要不要收你這個學生。最後接受考試,通過後才可成為正式的「院生」(碩士生)。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