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顏

文|吳思函(中興大學中文所二年級)

能夠有場美麗的邂逅,不僅是浪漫,更是幸運!

走在中興校園裡,可能為了趕一堂課,或是急著赴一場約而讓你腳步匆匆。但你是否曾經瞥見那眼角餘光下的一抹顏色?甚至,還能夠讓你停下腳步?

陽光的碎片──阿勃勒

前些時候,不論是中興的學生,或只是路過的人們,也許都會被中興女宿旁長長兩排、明亮得幾乎刺眼的金黃色所吸引。

這是阿勃勒(cassia fistula)。阿勃勒又有「長菓子樹」、「波斯皂莢」、「婆羅門皂莢」、「阿梨」、「忽野簷」等別稱。其原產於印度,性喜高溫,除了臺灣將之引進栽培,其他在埃及、馬來西亞、菲律賓、南美洲、南非洲等地也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

每年五月一到,可能一個不注意,轉眼間阿勃勒花已開得如火如荼,蔓延擴散開來,耀眼得如陽光一般。阿勃勒還有一種與其他植物不同的特色,阿勃勒先開花,然後才長葉。一朵一朵金黃色小花有默契地圈圍成一盞盞鐘形,隨風搖曳著、擺盪著。

若從它們底下經過,抬頭向上望時,便可見光線在阿勃勒花瓣間的空隙微微透過,彷彿陽光化作金黃色的碎片,以花瓣的形式,憑著涼風,點點、輕輕地灑落在自己身上。也因為不斷地飄落,所以在這個時期,地上總是舖展著黃色落花,就像走在黃色的地毯上。

阿勃勒花在最初綻放時顏色顯得鮮黃豐厚,之後的一段時間,便是阿勃勒花與葉兩者互相消長的進程。鮮綠的葉子已在叢花中伺機而動,同樣也是一個不注意間,它已佈滿全樹,濃密茂盛,這才發現金黃色的花已消散不少。

阿勃勒花形如一串串金黃色的花鐘,彷彿在無聲地提醒人們,夏天來了。

阿勃勒除了可作行道樹和觀賞植物之外,也可以治療心膈間熱、骨蒸寒熱,並具有殺三蟲的效果。

以月為名的溫潤──月桃

在小禮堂前面空地走走,突然被綠叢中點點白色給吸引,走近一看,才發現這些遮掩在寬大葉子之下的花串。雖然有些花已經凋謝,但有更多尚未開展的花苞。飽滿豐潤的白色花苞尖端染著一點粉紅色;花開時,裡頭則是鮮黃色的唇瓣,佈著紅色的斑紋。

月桃(Alpinia speciosa),又別名「玉桃」、「艷山薑」,分部於中國大陸南部、馬來西亞、爪哇、日本、琉球與臺灣等地。花開於春末至夏季期間,具有香氣。月桃喜歡高溫濕潤的環境,生命力強健,耐熱、耐旱、耐濕,即使土壤貧瘠也能夠生長。

除了用來美化庭園之外,也可作為藥用,對於心腹冷痛、痰濕積滯、消化不良、鐵打損傷等皆有治療效果。

綽約多姿的美人──美人蕉

美人蕉是種很容易吸引人目光的植物,不只它的葉片寬高濃綠,它的花更是和同樣垂掩在寬大葉子間的月桃不同,株株直挺,出於葉子之上,加上濃艷亮眼的鮮紅色花瓣,在在都散發著與其名稱相稱的優雅自信氣質。

美人蕉(Canna generalis),又稱「曇華」,原產於臺灣南部與印度,今日在各地皆有栽培。顏色以紅、黃二色為多,除了可供觀賞,果實也可食用。

除了在應用經濟學系二館前之外,在學生活動中心前也可見到紅色、黃色兩種顏色的美人蕉。

樹梢上的仙子──大花紫薇

騎著機車趕著去綜合大樓上課,在經過弘道樓時,本該低頭看路的我,不過隨意朝門裡望去,便被眼角餘光中的一抹紫色給吸引。

那是站在樹上隨風娉婷搖擺,看似輕鬆自在的大花紫薇。因為它們如此自得其樂地開在樹梢上,所以你若沒有多加留心,目光多朝向樹的上頭看看,只陷在趕課的匆忙,或下課後的疲憊,那麼很可能就不會發現它們的存在,就這麼與它們錯過。

大花紫薇(Lagerstroemia speciosa),又名「大果紫薇」,原產於印度、澳洲等地,夏季五至八月間開花,花開在樹梢呈紫色或紫紅色。大花紫薇盛開時優柔華美,是庭園綠蔭樹、行道樹的高級樹種。

大花紫薇在還未開花時,花苞形狀非常特別,就像一顆顆裹著堅硬外殼的果實,但其實裡頭所保護的是朵朵薄弱可透光的花瓣。也許正是因為那花的薄弱,所以才需要生出那堅硬的外殼。

大花紫薇的根可作收斂劑使用,果實可治鵝口瘡,種子有麻醉效果,樹皮與樹葉則為瀉藥。大花紫薇的樹皮也是一種興奮劑、解熱劑,且含有多量鞣質,在馬來西亞彭亨地方,會以樹皮煎水服用,來治療腹部疾病。可說是除了觀賞之外,大花紫薇從頭到腳(根)皆具實用價值。

燦爛奪目的火紅──矮仙丹花

仙丹花(Ixora chinensis),原產於熱帶亞洲,如中國大陸、馬來西亞等地,品種有二十餘種,有常綠灌木或小喬木。矮仙丹則是其中一種,屬於常綠小灌木。

矮仙丹葉子小,花與葉彼此緊密生長,夏秋時開紅色的花,盛開時更像是火一般,濃濃的紅色幾乎瀰漫了整個樹叢,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鮮豔明亮的紅色會不斷刺激你的雙眼。

它雖然與馬纓丹同樣是由眾小花集結成一團團花簇,但若靠近仔細地看,會發現與馬纓丹的嬌小圓潤不同。矮仙丹花果真名符其實,尚未開花時,花兩端細尖精緻,成橢圓形,如紅色的丹丸一樣;盛開時,也因為花瓣的尾端是尖形,開出了略帶俐落氣息,如星芒狀的花朵。

矮仙丹花同樣也耐旱耐高溫,容易種植,花期也長,所以如今也是一種被拿來普遍栽種,美化庭園的植物。在綜合教學大樓兩旁和惠蓀堂前面等地便可以看到它們。

幽嫻活潑的鄰家女孩──朱槿

從中興大學校門口開始,沿著中興路筆直走去,直到圖書館,一路上右手邊的人行道旁,種了一排多種顏色的朱槿。

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因為葉子長得和桑葉相似,故又別名「扶桑」,其他還有「日及」、「赤槿」、「佛桑」、「琉球槿」、「桑槿」和「大紅花」等名字。雖然名字裡和「紅」字、「朱」字、「赤」字有關,但其實朱槿有多種顏色,如紅色、粉紅色、橘色、黃色和白色等。在經人栽培之後,它的品種也有很多,有些形狀特殊,有些則是顏色相近,嬌美鮮豔。

朱槿花雖然看似嬌美可愛,但它們的生命力也非常強韌。朱槿四季常綠,耐熱耐旱,喜歡高溫的環境。在編採時為了取材,頂著大太陽拍照,全身是汗時,看到它們益加鮮豔怒放,彷彿可以看到它們激昂的神采。

 

除了在中興路一路上看得到朱槿,你也可以在小禮堂前面的空地上、學校實習商店旁看到它們的影子。如果你沿著學校外那一圈機車走道走去,更可以看到朱槿從學生餐廳和綜大進善亭後朵朵雀躍地攀牆而出,在圍牆上用著鮮紅色的笑顏向你招呼。

朱槿花除了可供觀賞之外,它也有治癰疽腮腫、清熱、治腫毒等療效,如果內服則可有助於治療支氣管炎。

繽紛多彩的長春者──馬纓丹

馬纓丹(Lantana camara),又可稱為「龍船花」、「五色梅」、「山大丹」、「如意草」、「五龍蘭」、「廣葉美人櫻」等。馬纓丹的莖、葉部分雖然有臭味,但花的顏色卻繽紛多彩,有紅、黃、橘、白、粉紅等顏色,而且更特別的是每一朵花都能變色。

由點點小花擁成一簇簇花球,形狀不僅小巧玲瓏,顏色更能從起先的黃色、淡紅及紫紅色變成橙橘色或深紅色,或是不同顏色相雜參差,變化多樣,非常特殊。馬纓丹同樣也是種生命力強健的植物,耐旱耐瘠,花期也長,全年都能開花,但在春末至秋季期間盛開。再加上它顏色鮮豔、富有變化的特色,所以常被用來美化庭園。如今馬纓丹的種植已非常普遍了。在惠蓀堂前與小禮堂前空地可以看到它們。

馬纓丹不只具有觀賞功能,同時也具有多種療效。凡毒症,將馬纓丹葉搗爛取得汁液後,用雙蒸酒沖服,便能去其毒性;如果將葉子搗爛加上紅糖、冰片少許,敷在傷口上並不斷更換,則可解熱止痛。另外,馬纓丹葉對於治療風濕病也有幫助。馬纓丹的根部則能治療下消風、漏精、骨節軟弱等病症。

明媚鮮妍能幾時?──刻下時間的一瞬間

清代曹雪芹《紅樓夢》第二十七回中有一闋很有名的〈葬花詞〉,寫著多愁善感的林黛玉突對自己寄人籬下的難處與和寶玉之間戀情的不順遂有所感之心聲。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雖然從此「黛玉葬花」成了很有名的意象,花開也總有花謝的一天,但我們不需像黛玉那樣揣懷著不安悲傷的情緒,反而應該要為與它們相遇在其盛開當下的這件事感到幸運。

花朵真的很脆弱,只要過度的曝曬或過多的雨量都會讓它們減損風采。可是也正因為這樣,才更顯得它們的嬌美與花期的珍貴。

雖然它們只是靜靜地開著,可是卻不斷跟週遭互動,蝶蜂相與伴,悄悄融入了建築造景的一部分。它們開著燦爛鮮豔的花,讓人為之停駐,成為心中一份因巧遇而有的驚喜、一個感動、一幅美麗的回憶。

我們不需做葬花人,只需做賞花客。

參考資料:
1. 薛聰賢編著,《臺灣花卉實用圖鑑》第7輯(彰化:薛氏園藝有限公司出版,1996),頁33(阿勃勒)、頁71(大花紫薇)、頁80-84(朱槿)。

2. 薛聰賢編著,《臺灣花卉實用圖鑑》第8輯(彰化:臺灣普綠有限公司出版,1997),頁46-49(仙丹花)、頁82-84(馬纓丹)。

3. 薛聰賢編著,《臺灣原生景觀植物圖鑑》第1輯(彰化:臺灣普綠有限公司出版,2003),頁198(月桃)。

4. 《植物大辭典》(臺中:人文出版社,1982):

第一冊,頁167(大花紫薇);

第二冊,頁667(月桃)、頁868-869(仙丹花);

第三冊,頁1432(朱槿)、頁1909(阿勃勒);

第四冊,頁2178(美人蕉)、頁2647-2648(馬纓丹);

5. 李璟泓、林傑民……等,《中興大學生態步道》(臺北:貓頭鷹出版,2001)。

6. 楊恭毅撰著,陳運造圖編,《楊氏園藝植物大名典》(臺北:中國花卉雜誌社,1984)。

7. 黃敏展主編,《臺灣花卉彩色圖鑑》(財團法人臺灣區花卉發展協會出版,1987)。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