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耍,看見成長

文|蔡如璧(中興大學進修部外文系一年級)

一甲子前,純樸的年代,學生下課後,相約於田梗間散步、談天;一甲子後,多元資訊的年代,學生下課後,相約於各式各樣的集會地點,盡情揮灑青春與活力。民國43年畢業於中興大學,目前是中興大學農藝系退休教授范念慈說:「以前只有蒸氣火車,交通不方便。現在的學生,無時無刻都有得玩樂。」

玩樂.多元

國小時開始認識同樂會、焢窯、郊遊,也有到同學、老師家玩等;到了國中、高中,有打保齡球、簡餐店喝茶聊天、逛街、露營、參加跨年,以及看電影等等;大學時期則是「夜衝」、打麻將、導生聚、迎新送舊與夜店玩樂,最具有代表性。打球、唱歌、逛街、看電影等娛樂,則不論屬於哪個年代、年齡層,都不減其魅力。

現代娛樂具代表性的線上遊戲,市面上的遊戲眾多,不論是角色扮演、動作、模擬或益智解謎,各個年齡層都有多樣化的選擇。

玩樂.逛大街

范念慈的腦海裡,還留有以前純樸、清靜的氛圍。那樣的年代,到處都是稻田,不像現在樓房這麼多,娛樂的種類也很單純。范念慈常常會約同學、好友逛逛街,交通不方便就走路,或三、五個人騎腳踏車到處玩、到處看。

范念慈的時代,街道上的房子是日式的,頂多兩層樓。現在中正路、中山路還有一些日式的老房子,只是都很破舊了。范念慈看著上方的照片說:「這個街道跟我那個年代比起來,已經是很新式的了。」

范念慈回憶裡的純樸與寧靜,仍然被年輕大眾所熟知的,則是透過印刷圖片、老電影或紀錄片才能看得到。這一代的大學生,同樣是逛街,形態卻可以很多元。諸如近幾年普遍人手一機的數位相機,使得大學生逛街之餘還能隨時隨地擺POSE拍照,大大提高了逛街的娛樂性。

玩樂.看電影

逛街前後的重要節目通常是看電影。在還沒有電視機的年代,看電影是生活中一大樂趣。范念慈說:「我們很喜歡看電影,走路去豐中戲院、臺中戲院,家裡經濟比較好的就騎車子去。」經典電影《飄》和《魂斷藍橋》是范念慈的最愛,當年《飄》還持續上映了一個多月。現今放映影片的媒體隨手可取得,諸如電腦、DVD、電視機,戲院觀眾滿座、影片加長映期的盛況,已越來越罕見。

在范念慈的年代,男學生約女學生看電影是件轟動全校的大事。民國40年左右的臺灣省立農學院時期,全校學生大約只有六百人,五個系裡女生人數加一加只有八十幾人。范念慈說:「我們農學系只有一個女生,大家都很喜歡她。有一位男同學鼓起勇氣,邀她看電影,結果變成隔天的校內大新聞。」

這一代的學生一定很難體會,范念慈的年代,男、女同學手牽手根本不可能發生。現今女生宿舍門口男女成雙,摟摟抱抱、依依不捨的情景,真是強烈的對照。更何況同志戀情漸漸為社會所接受,社會開放的程度不是早年的人所能想像。

玩樂.舞動青春

電影裡有佳偶陶醉於舞池之中,也有全片以歌舞展現。唱歌與跳舞,一直都是大眾主要的娛樂之一。民國68年畢業於中興大學、現任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李建福說:以前不能辦舞會,當時他大學三年級,接任系學會總幹事,「要辦畢業『舞會』是絕對不可能的,只能辦畢業『晚會』,就是在會中安插一段跳舞的時間。」

李建福說了當時相傳的秘招:「校警來巡察時,我們就請教官來作證,說明只是系學會在辦活動。主任也會來致詞,但我們事先會跟主任打好招呼,說明接下來會有舞會,主任致完詞後就會很識趣的先走了。接著就是請教官開舞,舞會的氣氛很快就昇騰了。教官很會跳舞,大家都知道。」

年代的不同,可以從觀念中看得到。李建福說:「當時我們系教官是很開明的人,但他在我們一入學就說:『中文系女孩子很多,外系同學會邀妳們去跳舞,可是不能他一叫妳就跳上車,這樣子是不受尊重的,妳不能接受。妳一定要正式的被邀請,穿得非常得正式去參加,然後對方安全送妳回來。』」

在這一代,學生之間私底下的邀請,大多隨性、直接且簡單。徹夜不歸,已是稀鬆平常。約會邀請的謹慎、尊重與安全,其實應該加強。

相隔近一甲子,進修部外文系一年級應屆生謝詠輝說:「去夜店就是開心就好!」范念慈說:「舞會、舞廳?從來沒參加過,也根本不可能。後來社會風氣比較開放一點了,學校就有了土風舞社。」

李建福則正好為時代差異做註解:「以前夜店,比較被看成是被禁止的、令人有異樣眼光的場所,大多是負面的印象,現代人的接受度則是比較高了。至於安全的問題,要看它參與的份子。例如有的多是單純去玩的民眾;有的則有奇怪的人混雜在其中。表面上看是這樣,暗地裡又是另一回事。它已經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每個人對它的看法不同。」

玩樂.歌唱

唱歌一直是人類享受生命的主要娛樂之一,所以現今KTV林立,家用卡拉OK普及率越來越高,也有網站、個人的部落格分享自己的創作曲及喜好的歌曲。唱歌的目的本是娛樂,兼具放鬆身心、與人互動,以獲得身心靈平衡,所以中興大學獸醫系三年級甘能達說:「就是要在苦悶的、梅雨季裡的期末考唱唱歌、彈彈琴,讓大家放鬆一下,為獸醫系同學的期末考打打氣。」

唱歌不啻是一項可以快速使氣氛變歡樂的活動。搜尋網路,大多網友推薦的慶生地點也是KTV。在「可以很多朋友一起開心慶祝,又安全、不傷身體,也不會被警察抓」的放鬆心態下,中興大學進修部外文系一年級李欣妍說:「原本我想包遊艇出海在海上度過慶生會,不過還要跑去淡水;有同學也想過把我丟進中興湖,讓我有個難忘的生日;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和烤肉活動,同學們則是雷聲大雨點小。結果還是唱歌最棒,既方便又安全,又能同樂。」

玩樂.慶生

以前還沒有忠孝夜市,范念慈常和三、五好友一同去建國市場一帶,吃牛肉麵、水餃。如果有同學生日,就多切幾樣滷菜,大家就聊聊天、喝喝飲料。學校的伙食當然不比退伍軍人開的牛肉麵店來得香,范念慈說:「學校的伙食只是補充營養用的。」

現代的大學生,對慶生型態的憧憬,可不是吃吃飯、聊聊天就可以滿足的。「未來我生日的時候,我要全校集合升旗,然後樂隊開始演奏生日快樂歌,接著所有人祝我生日快樂,最後是人手兩塊蛋糕開始互砸……」李欣妍天馬行空地想像著。

中興大學進修部生物產業推廣暨經營學系廖佑欣,在宿舍房間裡看著電腦裡的照片說:「時間過得好快,大家都變了。」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數回的慶生讓人看到數回不同的變化。廖佑欣的電腦桌面,常常隨著她的心情變換桌布。有時可以看到她在想念剛結束不久的高中生活,有時可以看到她正回憶著這兩個學期的點點滴滴。

玩樂.另類與搞怪

慶生儀式甫閉幕,緊接而來的就是古靈精怪一番。打開衣櫃、拿出內衣,不只內衣套在頭上,連安全帽都出現了。不曉得這是不是讓人馬上聯想,電視新聞裡常出現的拘留畫面?

打麻將也算是一種學生娛樂裡的異象。幾年前聽聞賃居於校外的某校學生,整棟出租大樓裡幾乎是同校同學,也因此曾吹起一股打麻將風潮。徹夜打麻將已不稀奇,整棟大樓辦起私人麻將大賽才不可思議。

現代人營養充足、頭腦好,創意往往不曉得要從哪裡發洩。中興的學生很質樸,在李建福的記憶中,當初轉去臺北法商學院校區就讀的同學,都說臺北的學生很會玩、會化妝上課;現代的學生,則從北到南,差異沒那麼大了。然而,文學院長林富士於去年十月創辦的鹿鳴電影工坊,正是滿足了年輕一代莘莘學子滿腦袋的創新奇想。

玩樂.學習

多媒體時代演進的速度,令資深電影人看著小學生的電影拍攝教學影片,都要嘆道:「這個時代就是這樣,突然間你會的,很多人也會的時候,你也只能去接受它。」電影語言已經從電影從業人員的手中,普及化到大眾之間。然而現今小學生的課本,圖片之琳瑯滿目也絕不是十幾年前可及。也因此年輕一代的學子,用圖片說故事的能力,恐怕比我們所見到的還要有潛力。

今年5月2日,文學院邀請鹿鳴電影工坊學生,為惠蓀林場取景拍攝螢火蟲。中興大學外文系一年級陳安婕說:「鹿鳴電影工坊是個很棒的團隊,師長們又很支持。除了記錄大學美好的生活,也計劃創作許多作品,希望有機會可以參展。而且,可以跟別人說我們在學校搞電影,是一種很特別的驕傲。」

「玩樂就是開眼界,就是等於學習。」這話沒錯,但學的多與少,還是要看個人。海外學習的風氣,縱使在全球景氣低迷的時期,仍然不減威力。國立中興大學財務金融系三年級林杰煇說:「遊學讓人感受文化之間的差異,和同學一起在異鄉共患難的經驗,也讓人獲益良多。」范念慈憶起英文的學習說:「早晨所有同學都很用功讀英文,就是為了留學考試順利過關。」

特殊的學習形態,在甘能達的回憶裡,是同學常常一群人在系館,一起唸書到天亮,迎接考試;大一時要考解剖實習,還得半夜在解剖教室裡,對著動物屍體研究半天。甘能達說:「痛苦歸痛苦,但同學『龜』在一起的感覺真棒。」

各種機關的義工需求,提供了大學生多元學習的好管道。除了自我充實、回饋社會、為需要幫助的人盡一份力,還有健全身心的好處。

通常為某些目的奔波時,結果可能如預期或不如預期。不管結果如何,其實一路上,可能你已擁有不同於以往的收穫。生命過程裡的主角,不見得是你原先預想的目的,反而是沒預期的那些,才教人睜大眼睛。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二年級鄭福慧說:「有一回赴新竹義工面試後,順道去南灣放風箏。當天風很大,手一放,風箏迅速飛得遠又高。」風箏就像是一份驚喜,堅定地帶著你翱遊天際。

玩樂.運動與郊遊

范念慈說:「當時我們也很喜歡打籃球。」

籃球運動就像是多了一個健康交朋友的機會,「減肥順便搏感情!」李欣妍開心地說著。她發現自己因此多了一個宣洩體力的出口,而且跟大家一起,少了很多孤單的感覺。李欣妍說:「現在就算別人沒空,自己換上球褲、球鞋,一個人帶著球去球場練習投籃。」

認為自己球技不好、沒信心通常是與運動絕緣的開始。其實只要鼓起勇氣、踏出那一步,接下來就精采可期。李欣研說:「我一開始也是沒自信,後來發現大家人都很好。雖然打了一個月了我還是沒有變厲害,不過跟大家一起打球的感覺很開心。」

腳踏車運動是現下最熱門的運動與娛樂。陳安婕曾和同學一人一臺腳踏車,從中興一路騎到大坑。雖然累,但過程裡爬山、野餐、聊天,加上貼近自然的感受,令她倆身心放鬆,體驗這樣美好的收穫。范念慈的時代,腳踏車則是不同於現在機車、轎車的普遍,反而是最貼近於生活的個人交通工具。

李建福印象深刻的娛樂活動,是當年某個暑假,和交大的同學計劃坐火車全臺灣走透透。兩人各自的同學散佈在全臺各地,各地的同學除了可以當地陪,同學的家也成為他們每一站的歇腳處。整個行程「只要花交通費就好了」,李建福臉上仍洋溢著當年這個活動計劃帶給他的興奮與滿足。

玩樂.聯誼

聯誼活動不只可以認識異性,最重要的其實是認識不同的人。身為外文系B班的女公關,陳安婕承辦了班上第一次的聯誼,藉由餐廳裡多種Board Game,促進兩系同學認識彼此的機會。陳安婕說:「透過遊戲,才了解不同系的人、男生和女生,想法都不一樣。例如玩疊疊樂遊戲,抽掉積木的同學就要回答疊疊樂上設計的問題,因此就有男同學從女同學的回答裡發現:『原來這種事妳們會很在意喔?』」

許多人其實對聯誼有成見,總以為聯誼就是為了找尋男、女朋友。其實聯誼好處多多,從互動中學習如何與不同的人相處,也學習如何尊重抱持不同想法的人。如果這兩樣都紮紮實實的學到了,那你已朝著終身學習跨出很好的一大步。

與聯誼精神背對背的,非「宅在家」莫屬。鄭福慧自嘲平時晚間休閒,喜歡吃宵夜和玩PTT,很「阿宅行程」。物資資源的演進,使得待在家中消磨時間的行為,漸漸成為大眾口中的宅化現象。

鄭福慧最喜歡的還有與同學、好友同樂,她說:「只要能和大家一起玩,就覺得很開心了。」

玩樂.夢想與希望

夢想與希望,從他們的臉上看得到。

電影製作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分,尤其是在影片製作變得大眾化的時代裡。透過團體合作,認識人、尊重人、接受不同角度的想法,以及學習做有效的溝通等等,都是一環一環扣成一支良好影片的關鍵。

影片前製期、拍攝期與後製期,其實都困難重重。但也因為如此,跨過了這般考驗的劇組同學,臉上的自信神情,往往教師長驚訝不已。

還有滿懷希望與夢想的,卻私藏著、還沒讓人看到的,是寫著心事的背影在說:「夢想與希望在腦袋裡,有天我會告訴你!」

玩樂.畢業-旅行

民國62年開始任教於國立中興大學外文系、現已退休的湯雄飛教授說:「有一年,我一個月參與三次畢業環島旅行。帶完一班,換了一個系又帶,同一個路線連跑三次。」范念慈回憶著在梨山賓館住宿的經驗:「梨山冷,睡前喝點酒,晚上睡覺腳才不會冷。房間沒暖氣,就靠大家取暖了,同舟共濟。」

有一次范念慈帶領的澎湖畢業旅行,下午不坐遊覽車,去海灘騎腳踏車,同學們玩得很開心。後來美中不足的是,夏天很熱,而且海鮮不新鮮,大家吃了拉肚子。結果有的坐飛機從澎湖回來、有的到了高雄再轉搭火車回來吊點滴。范念慈笑說:「坐飛機回來的是身體不好的,我就是坐飛機回來的那個。」

今年6月27日,國立中興大學補辦前身臺灣省立農學院48級生畢業典禮,范念慈帶過當年園藝系的畢業旅行。當時的園藝系常常上山做園藝資源調查,男生、女生都要參加,那時電燈少,山上又黑又冷,大家就聚在一起聊天。

在退休教授聯誼會辦公室內看到的范念慈的神情,與在圖書館7樓國際會議廳看到的范念慈的神情,很不一樣。前者是慈祥、和靄的,後者則是臉上浮現「老師看學生長大」的寬心與想念心情。

「人生能有幾個50年?」范念慈看著身旁與自己同樣白髮的學生,臉上的微笑,看得到回憶。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