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與風中的比賽──第19屆中興盃大專射箭邀請賽

文|林佩蓉(中興大學歷史所一年級)

作為全國大專運動會的前哨,中興盃射箭邀請賽總是舉行於孟夏前,炎熱的太陽除了作為特產外,更考驗著工作人員的體力及耐力。究竟,辦一場跨校級的活動賽事,幕後是如何運作的?

射箭賽的演變

奧運射箭項目在近幾年來成為國人關注的運動焦點之一,2004的奧運會上,臺灣男子組與女子組分別在團體賽中奪得第二名與第三名的好成績,也因此讓國人注意到這塊安靜卻充滿激情的運動領域。

英王喬治四世在王子時期,將原本射啤酒筒標籤的射箭方式,改良為環形計分方式,這種「王子計分法」演變為現代射箭運動的競賽計分方式。現代射箭運動起源於約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歐美,當時英國貴族將射箭當作健身、休閒的運動,比賽時男子身穿燕尾服,頭戴高禮帽,女子則穿著華麗的長禮服,頭戴俏麗的高帽。

1900年巴黎奧運會,射箭正式成為奧運的比賽項目之一,分為男女團體以及男女個人四個組別,但在1920年時又從比賽項目中除去。1931年國際射箭總會成立[1],同時舉辦第一屆世界錦標賽,並且在1955年赫爾辛基會議確定了射箭比賽規則,自1957年第十八屆世界錦標賽起,男子射程為90公尺、70公尺、50公尺、30公尺;女子射程為70公尺、60公尺、50公尺、30公尺。 分前後兩個單局全項,4天比完。每個距離射一局36支箭,四局下來共144支,長距離(90、70、60公尺)在四分鐘內射六箭,短距離(50、30公尺)則為二分鐘三支箭,靶紙由外向內為1到10分有10個分數區,以射中分數總和計成績。長距離使用直徑122公分的靶紙,短距離使用直徑80公分的靶紙。FITA
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將射箭重新列入了奧運會項目,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射箭項目規則改為奧運局的比賽方式,1995年國際箭總決定開始實行奧運局對抗淘汰制的比賽辦法。

所謂奧運局,分預賽和對抗賽二步驟,預賽時所有選手都進行單局全項賽,四種距離共射144支箭,分數加總排出選手名次高低,個人賽取64強,進行1/32、1/16、1/8、1/4、1/2決賽和金牌、銀牌、銅牌賽對抗賽。對抗賽指選手一對一的進行比賽,輸了當場淘汰,個人1/32、1/16、1/8四分鐘六支箭,射三回,共18箭。1/4、1/2決賽和金牌、銀牌、銅牌賽,2分鐘3支箭,射三回共12箭,選手彼此交互輪射。由於對抗賽採強對弱保留種子的方式進行,第一名對最後一名、第二名對到到數第二名比賽,因此選手臨場的抗壓性成為比賽的關鍵,有時會出現爆冷門的翻盤情況,相當具可看性。2000年雪梨奧運會射箭比賽採用最新規定,預賽採70公尺雙局共72箭成績排列對抗名次,對抗賽規則不變。

射箭在臺灣的發展,可追至1967年臺灣一群位於基隆的醫生,由日本引進了現代射箭器材,開始了臺灣的射箭運動。而在1973年3月10日,臺灣成立中華民國射箭協會,首任理事長為臺大醫學院林天佑博士,1979年國際射箭總會在西柏林舉行代表大會,通過臺灣入會。臺灣目為前國際射箭總會及亞洲射箭聯盟(AAF)會員國。根據中華民國射箭協會的資料顯示,臺灣射箭選手的實力水準,在亞洲地區位列前三名;在世界排名前八強,相當優秀。射箭協會目前將射箭運動往下扎根做為努力目標,其中85所學校射箭隊,更是會務發展的主力,現今更朝社區射箭俱樂部及工商業成立射箭隊的方向發展。[2]

大運會的前哨──中興盃大專射箭邀請賽

中興大學是否有和射箭相關的社團呢?答案是有的,而且不但包辦射箭,連騎馬活動都有,那就是中興大學的學生社團──騎射協會。騎射協會下分騎馬組與射箭組,二組雖然領域不一樣,但活動上彼此相互幫忙,像是這次第19屆中興盃大專射箭邀請賽。

本次比賽分20、30、70公尺三種距離,各有大專新生組、大專男女丙組、大專男女乙組、公開組六組。以往中興盃的時間多離全國大專運動會(簡稱大運會)相當近,今年正好為大運會前三週,因此常常被視為大運會前的熱身賽。今年有12所大專院校參與比賽,選手人數達近百人之多,北中南學校從各地來到中興,報到處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中興盃因地緣關係,每年都艷陽高照,加上室外場地不時有風的侵擾,選手必須一邊忍受艷陽高照,一邊與風對抗,才能將箭射入黃圈。有友校戲稱,太陽其實是中興盃的特產之一。

賽程分上下午,上午個人排名賽,下午則是個人對抗賽與團體對抗賽。由於人數眾多,在個人賽部分,未達32人的組別僅錄取前8強進行對抗賽,這樣雖刷掉了大部分的選手進入下午賽程,但也確保了時間掌握的流暢度,而賽程的流暢度,則是辦比賽成敗與否最重要的一環。大專男子乙組臺灣大學選手賈皓然表示,中興盃賽程的時間控制的相當好 沒有太大的延誤,相當不錯。

 

個人賽事方面,大專男子乙組由陸軍專科學校陳帝仲摘下金牌,他在金牌戰時以二支10分箭及六支9分箭,總分103分對對手64分壓倒性勝出,接著又帶領陸軍專科學校,與另外2位隊友陳珉峯、高佑群獲得大專男子乙組團體冠軍。這支本學期才成立的隊伍,接連在東海盃、中興盃獲獎,實力不容小覷。比團體賽的時候,陳帝仲在上午賽程時「爆弓」,導致下弓臂出現裂痕,於是得和高佑群輪流使用一隻弓,二人分別排在團體賽的一、三棒,利用些許空檔換弓調整。

大專女子乙組由臺灣海洋大學林宛萱與臺灣大學文采薇進行金牌賽,他們決賽時射出了71比71同分,加射時第一箭2人分別射進4分圈再度同分,第二箭加射,林宛萱射出9分壓線,文采薇則以8分飲恨。但臺灣大學最後仍獲得大專女子乙組團賽冠軍。

身為主辦單位的中興大學,雖有4人打進大專乙組前八強,但不幸都止步於八強,未能利用主場優勢晉級。即將接任射箭組長江筠婷表示:「我們有努力把比賽辦好,但競賽成績不夠好。」言語中透露自責,這也許是工作人員兼選手所無法兼顧的選擇。

看不見的幕後──活動甘苦談

「我覺得做一個領導者是需要勇氣的。」現任社長王雅恬說,大三接下社團的她,接辦已有19年之久的中興盃,壓力不小。提到這次辦比賽遇到的困難,她表示,前置的部分,調度人員搬運器材和場控相當棘手,由於騎射協會原先場地為配合游泳池改建問題無法使用,社團暫時遷到惠蓀堂地下室練習,東西設備等一部分也放入地下室,辦比賽時,東西需要從惠蓀堂、靶場、社辦三處搬運,頗為費時。她說:「當大家都知道,地下室的東西非搬不可,而且又要搬上來又搬下去麻煩的要死的時候,這種調度就需要別人很大的配合。」

賽前準備上,社上男生女生一視同仁,無論是搬有1.8公分高的榻榻米,或是由8根實木組成的靶架,通通都要自己來,常常搬到手腳發軟,進而影響了隔天的比賽。比賽時所參照的場線,則得等到校隊練習完後,利用夕陽以及操場十點前的燈光進行作業。器材組長許家毓提到,因拉場線時多拉了一根釘子,沒人發現結果就一直拉到十點多,由於靶架、榻榻米之類的器材必須等場線畫完才能就定位,是美中不足的一點。

身為社長,王雅恬希望中興盃能呈現給各校選手一種「大氣」的感覺。

「感覺上來講,可以辦70公尺比賽的社團跟辦50公尺比賽的就是不一樣;雖然公文上講要先匯款,但是完全可以現場繳,提供各校選手最大方便;賽程不拖拖拉拉所以有信用,當這些都不能挑剔的時候,這會是一場『普通』能讓人滿意的比賽。

我在接受報名的時候是跟別的學校打過交道的,對對方有一定程度的認識,能滿足大家的需求,願意提供賽程和現場報名的方便等等,就是一場舒適又完美的比賽。我希望中興盃給大家的感覺是很大氣、有泱泱大國之風的感覺。」她說的認真而專注。

人手不足一直是中興盃年年會遇到的問題,每逢中興盃,社團的學長姐往往出沒於其間,幫忙學弟妹維持比賽、擔任裁判,社員的同學也年年情義相挺,幫忙統計分數、計時、發送資料等等。一場比賽辦下來,同時也連絡了社團情感和傳遞社團經驗。

面對即將到來的大運會,本次參加的選手有很多期待。前任社長,同時也是去年大運會選手的譚登瑞表示:「這次出賽的原因有一半以上是自己有意願去比賽,感覺比完就像是我在社團要第二次交接了。」他同時也期許新任的社長熱情有朝氣,為社團注入衝勁。許家毓則表示,會以金牌作為目標,在大運會上放手一搏。

 

[1] http://www.archery.org/,FITA官方網站。
[2] http://www.archery.org.tw/,中華民國射箭協會官網。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