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的臺灣經驗與分享

文|賴佳伶(中興大學外文系三年級)

99學年度的秋天,外文系來了新的外籍老師,他的名字是Ronald Shane Judy。剛開始上課時他總笑著說:「我的名字是Ron,不是Judy。」來自美國South Carolina(南卡羅來納州)的他,與臺灣有著一層又一層的緣分……

臺灣是場不散的筵席

早在1996年,Ron便以交換學生的身分來到臺灣,並在國立政治大學學習中文。2000年時,他回到美國攻讀比較文學博士學位,一直到了2004年,他又再度來到臺灣。這一次,他執起教鞭,培育許多莘莘學子,迄今已過了8個年頭,曾待過大大小小的補習班、科技大學、私立大學,現在來到了國立中興大學!

Ron旅行過許多城市,曾經在德國停留過兩年,相較起來,他比較喜歡臺灣。臺灣的人情味、溫暖都是值得他讚賞的,他說:「Taiwan is a nice place!」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在臺灣當交換學生是人生中最刺激的階段。」雖然早在美國時他便開始學習中文,但來到臺灣後才發現所學相當不足。「來臺灣的前6個月是最痛苦的。」他不只要重新學習中文,也得調適身心狀態,來適應與西方國家不同的臺灣文化。「But I enjoyed it!」他覺得在臺灣的每一天都是一種挑戰,每天學習不同的東西,而每件事物看起來都很刺激和有趣,這讓他更加喜歡臺灣。

Ron也表示,臺灣是個學習中文的好地方,11年前在政大的交換學生生活不只讓他遇上許多優秀的教授,更讓他結交許多臺灣朋友,這些朋友也成為日後他在臺灣的摯交,迄今仍保持聯絡。

一萬三千公里的距離

和大多數的外國人一樣,Ron一剛開始在食物上感到不習慣,但漸漸地便入境隨俗了。「距離是最大的問題!」Ron表示每次都要花費許多時間及金錢回美國省親。11年前剛開始在臺灣生活,還沒有skype(即時通訊軟體),因此會有濃濃的鄉愁。隨著skype的出現,這個問題迎刃而解,他可以與彼岸的家人對話。此時的鄉愁也轉變成心境上的,有時會覺得家就在遙遠的地球那一端,彷彿活在另一個星球,臺灣急促的生活步調使他格外懷念家鄉小鎮的寧靜。

但在臺灣生活也會有很好玩的地方,譬如說他長期住在臺灣,身體早已經習慣了臺灣的氣候。因此當他再度回到美國時,竟然會因為無法承受寒酷的天氣而顫抖。他笑著說,下次應該要挑個夏季時間再回美國!

濃厚的人情味

「對臺灣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濃厚的人情味。」當他感受孤獨時,他便會走上街去跟臺灣人說說話,而臺灣人總是很願意也很熱情地與外國人交談,就是這股氣息使他可以短暫忘記在異地的遊子情。而日常生活中遇到各式各樣的人,例如便當店的老闆娘,其友善的對待方式就讓他覺得自己也是這個社會的一體,不再感到失落。

或許在異地就像個流浪者,但是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很有趣。例如每當他遇到不同的臺灣人,大家最喜歡問的問題便是:「Where do you come from?」這時,Ron總是回答:「那你覺得我像是哪裡的人?」得到的答案大多是法國。他認為臺灣人對於老外總是有特殊的想像,而在看待美洲人、歐洲人、澳洲人這方面的想法也相當有趣,他也感到好奇。

關於文學

走進老師的研究室,可以看見一排的書,不意外的有許多英文書籍,但令人意外的是擺放著中國古典的《荀子》、《墨子》、《老子》及《莊子》等,這些已經很少人在閱讀的書籍,在他眼裡是有趣的。書架上也有臺灣文學史上重要的葉石濤作品,以及近代的龍應臺作品……

如果你問Ron他最喜歡的中國文學作家是誰?他會說最喜歡二十世紀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領導者魯迅,他認為魯迅的作品深刻批判中國傳統文化,其前其後無人能出其右。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