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in English──Joe的臺灣逍遙遊

文|周盼儀(中興大學中文系四年級)

「Hello everybody!How are you doing?」洪亮的嗓音從教室裡傳來,充滿熱情的問候與活力四射的肢體將要帶領大家展開今日的課程。豐富的肢體語言與生動的臉部表情是他的註冊商標,在中興,學生都親膩的稱呼他「Joe」。

穿越太平洋的距離

本名Joseph A. Cooperman的洪谷喬來自與臺灣間隔一個太平洋距離的白色雪國加拿大。Joe出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的聖凱瑟琳市(St. Catharines),這個小城市位於多倫多南方大約一小時車程,附近最著名的景點就是尼加拉瓜瀑布,從聖凱瑟林市開車通過美國與加拿大的國界只需20分鐘。

千里之緣,一念之間

從2000年底來臺灣到現在,Joe已經在臺灣度過8個年頭。是什麼樣的原因與動力促使他離開加拿大來到千里之外的臺灣?一連串的機緣巧合與奇妙際遇讓人嘖嘖稱奇。

Joe從19歲進入大學,完成大學學業之後,攻讀了兩個碩士學位──基礎教育學(elementary education)與大眾傳播學位。前前後後花費十年的時間在大學和研究所的學業上,雖然曾於攻讀傳播碩士期間在加拿大卡加立的中學擔任特殊教育教師,但是這樣一成不變的規律生活卻讓Joe萌生「出走」的決心:

「我認為是離開加拿大的時候了。我喜歡旅遊、接觸更多不同的文化,我想多看看不一樣的世界!」

這個時間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Joe完成了兩個碩士學位,可以完全零負擔的離開加拿大去尋找另外一片天空,體驗一段不同於故鄉的冒險生活。因此Joe確認是離開加拿大的時候了,他想去發現一個不一樣的新世界,於是開啟了踏上亞洲土地的契機。

直走,看見臺灣

說起與臺灣的緣分,也許是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安排。Joe一位非常要好的大學同學就住在臺灣的臺中,他用長達一年的時間試圖說服Joe來到臺灣。Joe的大學同學不停的與他分享臺灣這個寶島的美麗、臺灣人民的熱情善良與幽默風趣,同時臺灣的地理位置對前往東南亞各國及日本、中國大陸、南韓而言更是一個絕佳的出發點。如果Joe能來臺灣工作,同時也能有更多的機會到亞洲各國走走看看!

好巧不巧,Joe的弟弟於1998年也在臺中住過一年。因此除了大學同學的鼓勵之外,Joe也從弟弟那裡聽聞了臺灣的種種趣事,在與弟弟及友人再三討論之後,Joe確信臺灣就是那個自己所想要去的地方:「我認為如果我真的要選擇一個地方的話,臺灣就是我的選擇。」

終於,在2000年11月,Joe隻身一人來到臺灣,住在臺中,展開他的全新旅程。

轉角,遇見中興

來到了臺中,但距離中興大學卻還是差了幾步之遙。

雖然擁有碩士學位,但是外國人要在臺灣的大學找到一份正職工作是非常困難的事。Joe剛到臺中時,曾經在逢甲大學教過一個月的課,不過這並非正式職位。許多外國人在臺灣從事英語教學工作的主要對象為小朋友,由於Joe有相關的教學經驗,因此來到臺灣後的第一份正職工作就是在幼稚園擔任兒童英語教師,之後又擔任國小英語教師。

其實Joe當時並沒有特別想到大學任教,因為他清楚了解這樣的工作機會並不多。不過上帝的惡作劇很多時候是沒有理由的,有時你根本不知道這條路走到了盡頭─但轉角處卻又是另一片海闊天空。

在臺中工作一陣子之後,有一天Joe在街上碰到了他的一位臺灣朋友,她也是一位老師,而且曾經是中興外文系研究所的學生。她告訴Joe最近中興大學想聘請一位外籍的全職講師,經過上網查詢相關資訊之後,Joe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向中興大學提出了講師申請的資料。中興大學接受了Joe的申請,並且通知他來面試。

「我永遠記得在我得知被聘請的那一天,我正走在雲南麗江的大街上,我真的好開心!」

等待的日子雖然漫長,但是Joe確信這是中興大學在選擇優良師資時所堅持一連串正式、嚴格的審核過程。從確認學位資料、教學經歷等等謹慎仔細,用盡心力為中興的學生選擇一位優秀、合適的教師。Joe頑皮的笑著說:「我想學校方面應該很滿意我的表現吧!」

點點滴滴學中文

「對我而言,在臺灣全心學中文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不過我卻沒有把中文學到一個我想要的程度。」

也許你會驚訝於Joe的中文程度竟無法與他來臺灣的時間成正比,這件事也成為了Joe的「心頭大患」。其實Joe曾經在臺灣上過三個月正式的中文課,不過語言學習除了循序漸進這個不二法門之外,更重要是紮實做到「上課學習,回家複習」這門工夫。對有工作在身的Joe而言,無法一天花費4、5個小時在中文學習上,因此中文程度當然只有原地踏步的份。

中文是一種入門比較困難的語言,不僅文字體系與西方字母完全不同,「聲調」對外國人而言也是一項天大的挑戰。外國人學中文的第一步,通常都是從「分辨四聲」開始學起。可是中文聽力對外國人來說可用「鴨子聽雷」形容,中文的四種聲調在外國人的耳裡聽起來似乎都一樣,不太能夠分辨。

湯糖躺燙講不完

對西方國家以拼音文字為基礎的語言而言,即使說話的腔調再重、再奇怪,只要基本的字音正確,還是可以快速聯想到真正想要表達的詞彙。但由於中文以聲調區別字義,因此有時可能Joe說「湯」音的時候,其實真正想說的卻是「糖」這個音。外國人認為臺灣人應該會了解,這是許多外國人在學中文時常常犯的錯誤。

因為中文並非拼音文字,如果我說「湯」這個音(其實我想說「糖」),但是以中文為母語的我們並不會聯想到「糖」這個音。因為「湯」和「糖」這兩個字和音在中文裡面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意思,所以對外國人最大的困難就是:如果你無法發出正確的音調,你就不可能表達清楚真正的意思。這也是為什麼常常有許多外國人在臺灣因為說中文而鬧笑話的原因。

Joe也透露了自己在剛來中興時的一個很經典的故事。當Joe剛來中興第一個星期時,學校尚未發給Joe出入中興大門的教師停車證,因此每當Joe騎車進入中興時,都會被門口盡責的警衛擋下。有時候一天之內多次出入學校,次次都因為沒有停車證而被攔下,由於Joe頭戴全罩式安全帽,警衛也不知道他是個外國人。

就這樣日復一日,每次騎到校門口都還是被門口警衛擋下,終於有一天,當Joe再度被警衛攔下時,他脫下頭上的安全帽,非常努力的用中文告訴警衛:「對不起,如果你看到外國人,通常他是講師。」但因為「講師」的發音被發成像「殭屍」,因此聽起來變成:「如果你看到外國人,通常他是殭屍。」

雖然警衛最後揮揮手,面帶微笑的讓Joe進入了中興校園,不過看起來似乎是受到了些許的驚嚇!

特別的臺灣‧特別的你

也許你會替Joe擔心,如果去到了其他縣市或鄉下小鎮,周遭的人並不懂英文,那麼Joe在臺灣如何能夠逍遙遊呢?

雖然Joe的中文不怎麼靈光,但是大部分臺灣人都能從他簡單的中文詞語中了解他的意思,因此他在臺灣的自助旅遊並沒有碰到太多難題。臺灣人有一個最特別且令很多外籍人士印象深刻的地方──對待外國人永遠都很親切熱情。曾經去過許多國家旅行的Joe說:「臺灣在這方面非常不同於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民。」

曾經,Joe到了一個不熟悉的城市,他想前往當地的車站。在便利商店的門口,他隨口問了一個人,那人聽完Joe的問路之後,立刻衝進便利商店裡,把他的朋友抓了出來,請他的朋友與Joe用英文交談。也曾經有人因為不會用英文表達,當場撥起電話找會英文的朋友直接與Joe對話,

或親自開車載Joe去他想去的地方。這是臺灣人民的可愛,也是臺灣人民的友善,即使無法用相同的語言溝通,我們還是會用自己的方法來盡全力幫助你。

環境──自然而然學會另一種語言的關鍵

「自然而然學會另一種語言」不只是一句口號,更是每個外語學習者的目標。因此環境的塑造和培養成為了首要條件。中興大學在營造校園英語環境與推動校園英語生活的規畫上,也著手很多措施改善與加強中興學生的英語學習狀況。例如成立外語資源學習中心,提供免費的語言軟體(語言資料庫)供學生使用,開設托福、多益、全民英檢之類的加強課程,舉辦英語工房和英語諮商室等活動。

第二就是聘請了Joe擔任英文專案專任講師。今年是Joe在中興大學擔任講師工作的第三年,除了必修大一英文之外,在過去的兩年內,Joe開設英語課程提供非外文系的學生選修。課程內容的安排以活潑、實用為主,讓非外文系學生在英語對話與交談之中熟悉應用英文。Joe認為這個企畫非常成功,他表示在過去兩年的教學經驗之中,許多來自非外文系的同學積極熱烈的參與課程活動,讓課堂上充滿愉悅的氛圍。

Joe很高興的說,中興大學不論外文系或非外文系的學生,對英文都有很高的學習意願與自發性的學習動機。學生們都能清楚了解英文將會是他們密不可分的一部份,甚至有些學生不只對英文有興趣,更對「英語文化」有濃厚的興趣。在這方面,Joe一直覺得自己非常非常幸運來到中興,能夠教到一群學習興致高昂的學生,最開心的莫過於老師。

中興大學一直在執行許多計畫來創造校園英語環境,對學生具有深遠的影響。除了在課業上學習英文之外,在課堂外的生活中能有更多的機會接觸英文,自然而然的沉浸在英文的世界裡。

A blessing or a curse

Joe的教學風格與特色就是提供一個「全英語」的學習環境。Joe自嘲的說:「My lack of Chinese language ability is like a blessing and a curse 」這是否就是我們中文所說的「因禍得福」呢?

Joe因為中文能力不佳,所以在課堂上完全無法使用中文。換句話說,學生們在課堂上就必須使用英文與Joe溝通。Joe不論上課、問問題、分組討論、說故事、交談完全使用英文,反而造就了一個全英語的學習環境。他給予學生在課堂上大量「開口說」的機會,也希望學生能夠學會正確的英語發音。藉由有趣的小組活動,透過學生之間彼此對話與交談,了解個人的英文弱點或問題,藉此來修正或改善英文學習方法,這些都是Joe課程的主要目標。

Joe並不希望學生在他的課堂中學習英語只是為了能考過托福或是全民英檢,他希望能提供學生透過英文這個學習管道來認識世界。「我不只讓學生『學習』英文,更要讓學生『應用』英文。」

透過學習英文,接觸英文的音樂、文化、電影,再與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人用「英語」交談。Joe常常告訴學生「千萬不要只跟來自美國或加拿大的人說英文」。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發音都太標準、清晰。英文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一種「國際語言」,以後最有可能碰到的狀況是你要與來自法國、德國或牙買加的人說英文,因此習慣不同國家的口音是必要的學習之一。

Joe向學生再三強調,好的英語能力可提供許多機會,同時也是一種「隨身攜帶式」工具讓你與臺灣之外的世界接軌。對Joe來說,在他的課堂中最重要的是透過英文更加認識世界,而不是只把英文當作一種可以獲得好工作或進入研究所的工具。學生必須了解,學英文不只是擁有好的文法能力與寫作能力,必須要發展全方位的能力。

英語工房「玩」什麼?!

週一到週五晚上6:30~8:30的英語工房活動,是外語資源學習中心特別商請外籍教師與外籍學生舉辦的小班活動。今天,讓我們實地參與一次Joe的英語工房,看看裡面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活動一開始,Joe和大家談到了音樂與電影。音樂和電影都有許多不同的類型,比如有古典音樂、輕音樂、搖滾樂、重金屬樂;電影也有愛情片、恐怖片、喜劇片等等,Joe要大家分成幾個小組,一起腦力激盪,看能夠想出多少種不同類別的電影與音樂。

當其中一組說出「幻想電影」(fantasy movie)的時候,Bingo!接下來,Joe要每一個人立刻變身成為劇本作家(script writer),將他手上的20張圖卡,編織成一個充滿創意與魔法的幻想故事。

最後發表故事,每個小組都將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發揮得淋漓盡致。王子和公主可以是壞人、可以離婚、可以反目成仇,如此顛覆傳統及意想不到的幽默,使得每一個人都捧腹大笑,讓英語工房的活動畫下一個精彩的句點。

溫馨小叮嚀:雖然活動需要提前預約,甚至會遇上預約已滿的狀況,但還有第二階段的預約時間(活動當天晚上6:00)。有時也可能有預約未到的情況,因此不要輕易放棄任何一次參與活動的機會喔!

Challenge yourself

身為一位英語教師,最常被問到的老問題一定是:「如何學好英語?」推翻以往刻板的建議,Joe從更實用的方面上給中興學生最具體的實行方法:

第一:盡可能選一門英語課,即使是外文系所開的英語課程或其他系所所開像食品科學或電機用英語的課程也可以。也許你可能會害羞或認為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又何嘗不可呢?盡量想辦法加入這些課堂吧!

第二:擴充單字量。很多時候學生不了解為什麼英文程度到了一個階段就無法再提高,總是維持在同一個水準甚至倒退?因為單字量的不足,常常所謂的「不會說」,其實就是單字量的缺乏。因此不停吸收新單字很重要,學了新單字後應用它更重要。

第三:這是最重要的一點,也是學生普遍最缺乏的一點─挑戰你自己!.最具體的方法就是尋找比自己英語程度超出很多的人一起在課堂上溝通學習。臺灣的學生其實並沒有這麼多的機會去挑戰自己,這也是為什麼Joe認為要選一門英文課來上的關係。雖然你可能認為課堂上學生的英文能力都比自己好很多,但你必須去課堂上試著用英文加入他們。學生之間的良性競爭會激發出更高的成就,你的身邊有太多值得挑戰的人,這也是學語言的關鍵。

N世代的現在結合E世代的未來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網路、媒體等電子通訊與傳播的發達,讓全世界都身處在所謂「N世代」(The Net Generation)的網際世代中。熟悉電腦的操作與使用是N世代年輕人所需具備的技能之一,E世代的未來也是一種必然的趨勢。

Joe認為自己所開設課程最特別之處,在於大量使用網際網路作為教學主要媒介。Joe使用CMS(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這個系統來架設個人網站,學生只需上網登入便可輕鬆得知相關課程訊息與資源。Joe特別提到,他認為不只中興學生,應該可以說臺灣的學生大都很「computer savvy」)意指很擅長電腦操作的人),這是一個極佳的優勢。

在Joe所有開設的課程裡,學生們都使用Joe所設計的網站。網站中有詳細的課程大綱,同時具有線上繳交作業功能,可預先知道下個星期的討論議題與準備作業,也可上傳影片供學生觀賞。

網站中也有很多討論區、線上聊天室、英語學習網站等開放資源可讓學生使用。

學生對此種互動方式反應良好,臺灣學生對於電腦操作的純熟度來自每天日常生活的使用,若能將這個技術用於幫助學習,對學生而言是一個更方便的管道,這也是Joe未來進行設計課程的首要方向。

未來不是夢

從構想、規畫到執行,能夠親自設計一門課並且教授這門課是每位大學教師的夢想。Joe今年在外文系大四開設了一門「傳媒與社會」(Mass Media and Society)的選修課,這是他實現夢想的第一樂章。未來,Joe計畫開一門有關介紹電腦媒體相關文化的課程,叫做「Cyber Culture」。

電腦與學生生活結合之緊密,從常在休閒時間玩線上遊戲、有自己的網路空間部落格,或在網際網路上搜尋資訊或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就可窺知一二。有鑑於電腦角色的日趨重要,Joe嘗試設計這門課向學生介紹電腦媒體環境的歷史。

課程名稱內容 / 課程進行方式
Cyber Culture網際網路的歷史、e-mail的運用、網站資源利用。
議題探討:電腦隱私、政府監控、線上學習、遠距離教學環境、電腦硬體、電腦遊戲等,所有議題都以生活所構成的網路或電子媒體為主。

遠眺、思考──如果有一天

隨著全球化時代來臨,就業市場趨向國際化,擁有優秀的外語能力成為臺灣學生未來競爭的加分利器,英文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然而近幾年卻出現了一個非常怪異的現象:臺灣學生學習英語的時間越來越早,但英文程度卻逐年下降,甚至許多大學生連英文的1月到12月都寫不出來!

在社會上一片撻伐英文教育失敗、提倡英語教育改革的聲浪中,學生雖然被視為受害的一方,卻也得不到正面的讚賞。輿論的壓力迫使許多學生開始害怕、消極的逃避,只要聽到「英文」就逃之夭夭,惡性循環的結果,造成英語程度逐年下降的命運。

在與Joe的訪談之中,Joe讚美中興學生對學習英語的高度興趣,這證明了臺灣的學生並沒有放棄,每一個學生都了解如何在全球化競爭之下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學校所執行的英語專案專任教師之成功,徹底引發出學生學習英語的強烈欲望。

這是學校以後可以努力的一個方向,學生相信學校透過專業考察與品質審核,能聘請更多優秀外籍教師開設更多元化的英語課程,從每年爆滿的英語共同課程中觀察到學生的需求。另外學校近幾年也開始有大量姐妹校的外籍交換生進入校園,學校是否也可多開設專門讓外籍生與在地生一起共同參與的課程,大家一起在課堂中交流、合作、撰寫報告、討論觀點,相信不論對在地生或外籍生都能有所收穫。

學校的努力,學生一定感受到了。學生的希望,相信學校也一定能聽到。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