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廣度的延伸者──彭心怡

文|何純惠(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班三年級)

她與大多數的博士生一樣,在研究領域上力求精進。但與大家不同的是,在忙碌的研究所生活中,仍努力延伸生命的廣度,積極參與每週的社團練習,現已是空手道黑帶初段,去年還擊退欺近身來的色狼;也曾拎著沉重的行囊,兩度赴美打工,以及前往澳洲擔任環保志工。她,是彭心怡。

運動狂熱──健身與防身兼備

運動,一直是彭心怡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從大學時代到研究所博士班,她接觸過不同的運動項目,從劍道、空手道、氣功、肚皮舞,樣樣都樂在其中。

大學時代,她熱衷劍道,曾經擔任過劍道社社長。進入中興大學碩士班後,加入空手道社,現已取得空手黑帶初段。她說:「練了空手道後,才體會到我們最大的敵人是自己。」因為每一次的矯正練習,為的都是使你手中揮出的一拳,以及那凌厲的一腳,能夠更接近完美身形。

她用誠摯的聲音說著:「每種不同色帶,代表了不同的階段,而黑帶便是責任的開始。」她認為,空手道色帶一如她人生的階段,必須經過白、橘、綠、藍、紫、黃等的青澀,繼而跨入到成熟的黑帶,只要還揮得出拳,她就會讓她的生命發光發亮。

辛勤的練習空手道,不僅替她帶來身體的健康,多了肌肉少了贅肉,也使她得以在各項大小型比賽中獲得獎狀獎盃,且擁有一身好功夫,能夠勇敢擊退欺近身來的色狼,以及行徑囂張的機車搶匪。

有一次騎機車正要回家,在半途遇到兩個搶匪機車搶劫,她說:「我當時的反應並不是害怕,而是感到很生氣,所以我很努力把包包搶回來!」當時,她的一隻手握住機車把手,另一隻手則與另一個坐在後座的男搶匪對抗,最後努力把包包搶回來。「但是我事後想想,自己也有些大膽,要是他們手中有武器,也許會吃虧也說不定。」她對於當時的行為,還是覺得自己逞強了些。

她本身警覺性很高,不輕易讓不認識的人貼近身旁。遇見色狼那天,她與朋友兩個人正在上課教室聊天,色狼曾經兩度進入教室與她們攀談,這樣的行徑引起她的注意,因此當她們欲搭乘電梯離開時,色狼出手襲擊她,她立即表現出矯健的拳腳,伸拳擊向歹徒胸口。或許是出拳較重,當在警局做筆錄時,歹徒見到她還大聲嚷著說:「我要驗傷,我要告妳!」讓她覺得真有些哭笑不得。

博士班的沉重課業與工作壓力,使得彭心怡無法再像碩士班時期那樣,一週六天往社團報到,但是她一週仍有三天會去社團練習空手道,週末回新竹時,也參加肚皮舞的練習,維持運動的好習慣。她表示,「沒辦法,我只要幾天沒活動筋骨,就會受不了,覺得渾身都不對勁!」

澳洲行腳──貼近自然的環保志工

今年一月中旬,學校課程與手邊工作暫告一段落後,她拎起自己為了此次旅行特別購買的半人高大背包,飛往位於南半球的澳洲,在那展開期待已久的環保志工假期。志工的工作時間是三週,在工作結束後,她還利用一週的時間在澳洲自助旅行。

一般前往澳洲擔任短期環保志工,大多是一週換一次工作,因此更換工作的機會並不多,而在同一區域從事相同的單調工作,很容易就會覺得生活枯燥。不過彭心怡認為自己是個幸運兒,「工作期間,我常在一週內就被調派到兩三個不同的自然保護區執行任務,所以體驗了多種工作經驗,還趁機欣賞了不少好景致呢!」

她在這三週內做過的工作,包含有栽植幼木、毒死有毒的樹木、建設圍籬、重整露營區等,甚至還有動植物的生態調查,如清點當地蝙蝠的生物群數。

在進行蝙蝠數量的清點前,講解員先上了一回生態環保課程的講習,希望志工能體認這項行動對於環境保育的重要性。她表示,由於志工參與者還有小朋友,所以講解員使用淺顯的英文來講解,並沒有使用艱深的學術術語,自己很快就進入狀況。

彭心怡提到,蝙蝠的族群數目可以呈現出當地環境的健康指數,蝙蝠數量多,表示當地自然環境保持良好,如果蝙蝠數量有顯著下降,則是一種警訊,顯示自然生態可能遭到某種程度的破壞。

「在澳洲的這一個月,不只帶給我新奇感,我還體會到澳洲政府推動生態教育的努力,真希望這份精神也能在臺灣落實。」她盼著能有那麼一天,臺灣的環保能做得更好,使得生活環境更美好。

兩次赴美工讀──生命廣度的延伸

彭心怡第一次前往美國,是在碩一升碩二的那年暑假。她透過CIEE(國際教育交流協會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申請了兩個半月的海外工讀,地點在紐約州和緬因州交接的一個小州──新罕布夏州。她在州內康威鎮上的世界友誼中心擔任廚師助理,除了本職工作外,也協助中心內的工作人員籌備和平活動的相關事宜。

她表示,友誼中心的活動檔期多安排在夏季舉辦,活動期間,有許多來自德國、法國等歐洲藝人賣力演出,演出的收益將運用在推動世界和平的公益活動上。而她常利用當日工作結束後的時間,觀賞一場又一場的精彩演出,直呼自己是撿到寶:「這些藝人都很棒,有些甚至知名度很高,如果在歐洲買票去捧這些人的場,那要花上不少錢,在這裡可以免費觀賞,不是賺到是什麼呢?」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再度前往美國,彭心怡已經不再有當初忐忑不安的心情,取而代之的是滿心的期待。這回的工讀地點在懷俄明州的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工作職務是擔任園區住宿區內的房務員。

這份工作不是週休制,而是排休制度,七月份的時候比較空閒,但是進入八月份,大量湧進的觀光人潮使得工作量增加、休假時間減少。與第一份在康威鎮的工讀內容相較,房務工作顯得制式而枯燥,不過黃石公園優美的風景與所提供的員工福利,彌補了這份缺憾。黃石公園內的工作人員,可以登記免費接駁車前往附近的國家公園參觀,彭心怡就利用這樣的機會,逛遍了黃石公園附近的國家公園。

打工延伸了彭心怡的生命廣度,她看得更廣闊了!她表示,還沒有到國外打工前,總覺得生活與心量都是狹隘,也覺生命是孤單的,不斷地被社會、周遭的人所耗損,但在工作地點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之後,體會到生命也可以像繁花,因為成長而不停地向外翻轉,有了外在延伸的機會。

她說:「一個完整的生命是被多樣的生活關係所架構的,過於畏縮在自我的世界,便是少了向美好世界飛翔的可能。」

自助旅行省錢小伎倆──招便車、靠朋友、車站過夜

彭心怡的足跡跨越美國西岸與東岸,在食宿與交通上的支出卻比一般自助旅行者花費更少。她表示,「伸手招便車、出外靠朋友、善用交通工具,就是我的三大法寶!」

第一次去美國雖然緊張,彭心怡卻毫不猶豫的在路邊揮舞著手,學會了搭便車。她搭乘便車的初次體驗,是由一對老夫婦所駕駛的,儘管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她依然記得他們提供的那份溫暖。

再有一回搭便車,她招到的車是父親帶著一對女兒出門旅行,還跟著這個家庭走了兩天的行程。這位可愛又熱情的父親對她說:「在旅途上,妳也是我的女兒,加入我們吧!」於是她隨著這個家庭露營、騎馬、前往餐廳用餐,愉悅的享受了兩天的假期,期間的一些花費支出,這位「臨時父親」可是完全贊助呢!。

美國幅員廣大,大城市之間的往來,搭乘長途客運不僅時間長,車票費用也昂貴,因此彭心怡建議,「如果要在大城市間來往,最好搭飛機,可以利用即將快開票的時機去買飛機票,這時候的票價可是機票比車票便宜呢!」而在小城市間的往來,每班車的間距時間約7、8小時,她常就是在車站度過,省下住宿費用。等車的時間如何消磨?她笑著回答:「車站內有撞球臺,我的撞球技術就是在車站的撞球臺上磨強的,這也算是個意外的收穫吧!」

在美國打工時,彭心怡認識不少來自美國各地的朋友,因此當她在美國自助旅行時,大都投宿在朋友家,體驗各地區的文化。對於美國這個國家,她表示,「我最喜歡的城市是紐約。」紐約的每種風情都吸引著她,特別是嘻哈文化的自由風格,使她被束縛已久的心靈得到解放,走在紐約街頭,她覺得身體輕飄飄了起來,這種輕盈的感覺,是她在臺灣街頭體會不到的。

天生的過動因子驅使她不斷的拓展生命的廣度,旅程走得越遠,收進眼簾底下的人事物景也越多。看著她神采奕奕地訴說各趟旅遊細節與英勇事蹟,不甘寂寞的她想必又在籌畫下個人生目標了吧!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