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天鵝湖的春天

文|曹銘宗 (中興大學駐校作家)

你聽說或還記得中興湖曾有一對黑天鵝嗎?牠們形影不離,還生了一對小鵝,一家4口在湖中優游自在的情景……曾幾何時,先是公鵝和一隻小鵝死了,後來另一隻小鵝也失去蹤影,只剩下獨眼的母鵝,在湖畔踽踽獨行……

天鵝是美麗的化身、愛情的象徵,臺灣有愈來愈多的湖泊、水塘引進黑天鵝,但人們只愛歌頌天鵝的浪漫,卻忘了天鵝世界裡也有無常與悲傷。

2009年4月,春天早已降臨中興大學的中興湖,但對中興湖這隻處於春天發情期的母黑天鵝來說,今年的春天並未到來。

沒有春天的天鵝湖

午后,陽光溫暖,這隻母黑天鵝躲到湖畔的大石頭邊,單腳站立、正在打盹時,被一對拍婚紗照的新人吵醒了。牠睜開眼睛,但失明的左眼仍然閉著。牠放下另一隻腳,抖抖羽毛,慢慢走到湖邊。牠沒有下水,大概是找不到伴侶戲水吧。

牠看著湖水,彷彿在想什麼?兩年多前,牠和牠的伴侶是中興湖的嬌客。一年多前,牠們的一對小鵝誕生,一家4口更是中興湖的焦點。但不久後,牠的伴侣和一隻小鵝死了,牠成了單親媽媽。半年前,牠帶大的另一隻小鵝也不見了……

「中興湖的黑天鵝家族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去年四月曾在中興大學文學院鹿鳴電子報撰寫相關報導的中文系四年級學生白詩瑜說,現在一家4口只剩下黑天鵝媽媽了,但牠又不跟中興湖其他鵝鴨棲息,一定非常孤獨。

[singlepic id=1647]

這隻母黑天鵝的孤獨,恐怕不是「外人」所能理解。最近,牠常從湖畔穿越馬路,在路邊停車的地方走來走去。有人擔心牠被車子撞到,就連哄帶騙把牠趕回湖畔,卻不知道牠為何一再走近車子?

「牠在找黑色的車子!」長期關心中興湖黑天鵝的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主任陳全木說,從今年四月初就發現這隻母黑天鵝喜歡走近黑色汽車,因為這樣可以清楚映照出牠自己,「牠依偎自己的影子,以為那是同類!」

陳全木用「落寞」來形容這隻母黑天鵝。對「子非鵝,安知鵝之孤獨」這樣的問題,陳全木隨口就答:「我當然知道,因為我看過黑天鵝活潑的樣子!」

黑天鵝的美麗與哀愁

當初由陳全木從農委會彰化種畜繁殖場引進中興湖的這對黑天鵝,像王子公主般過著快樂的日子,牠們幸福,也讓觀賞牠們的人感染幸福。

九個月後,牠們在湖心的小島上築巢、孵蛋。湖心島雖然比岸邊安全,但也相當險惡,樹上都是夜鷺,樹下還有烏龜。因此,牠們隨時警戒、輪流守衛,外出覓食都會趕緊回來,直到兩隻小鵝誕生。

在此期間,母鵝的左眼受到外力傷害,可能與保護蛋或小鵝有關。公鵝的嘴巴則被魚鉤鉤住,魚鉤上還連著一段魚線,這樣非常危險,因為可能被樹枝纏住動彈不得,幸好後來魚鉤掉落,但公鵝的嘴巴也裂傷了。

一對黑天鵝終於帶著兩隻黃毛小鵝亮相,為中興湖帶來無數的驚嘆。但不久後,有一次寒流來襲,公鵝和母鵝各自照顧一隻小鵝,公鵝照顧的那隻小鵝身體虛弱,又被野狗咬傷,送醫救治無效。結果,本來也身體不適的公鵝,一直繞著湖尋找小鵝,不吃不喝,最後也死了。

此後,母鵝獨力照顧另一隻小鵝。當這隻小鵝慢慢長大,並開始學習飛翔時,陳全木基於尊重生命不予剪翅,並判斷小鵝應該會留在中興湖,但沒想到小鵝卻飛走了。

 

要不要幫母鵝找個伴?

談起這段往事,陳木全很感傷,他最近也在思考:要不要幫母鵝找個伴?如果找到伴,要如何讓過去的悲劇不再發生?

中興湖應不應該再引進一隻公鵝?這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中興大學獸醫教學醫院野生動物科醫師董光中持保留態度,他認為不能只用人類的眼光來看「動物行為」。他提醒,新來的公鵝與母鵝合不合?會不會與其他鵝鴨搶地盤?如果發生打架,即使只是瞬間,也可能造成嚴重的「緊迫症候群」。

但另一位野生動物科醫師高如柏則表示贊同。之前曾為中興湖黑天鵝治傷的他說,天鵝的天性就是「一對配偶一起生活」,所以應該幫獨居的母鵝找個伴。

彰化種畜繁殖場畜產科技系主任吳國欽也支持中興湖「補一隻公鵝」,雖然該繁殖場目前沒有成鵝,但可以到其他地方找。他說,如果母鵝只有一隻公鵝可以選擇,配對成功的機會很大,現在正是黑天鵝的繁殖期,他很樂意「幫母鵝找個伴」!

關心生態.關懷生命

為了配合政府推廣「休閒農業」,彰化種畜繁殖場致力黑天鵝的繁殖,多年來已繁殖了三、四代,經剪翅後陸續販售到全臺兩百個景點「美化環境」。黑天鵝是澳洲南部的非保育類大型水鳥,很能適應臺灣的氣候,估計目前全臺已有五百隻。

對政府繁殖、推廣黑天鵝,中華鳥會以「生物多樣性」為由反對引進外來種鳥類。中華鳥會理事長郭東輝指出,臺灣沒有天鵝,引進黑天鵝目前看來對生態影響不大,但未來則是未知數,其實只要營造良好的生態環境,就可以吸引各種留鳥或候鳥棲息,不是更好嗎?

陳全木表示,中興大學近年來打造不施農藥、除草劑的「有機生態校園」,已吸引很多鳥類棲息,但也希望漂亮的黑天鵝可以在優美的中興湖生活,讓民眾賞心悅目。

一直參與照顧中興湖黑天鵝的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助教劉聖譽,也主張再找一隻公鵝來陪伴這隻孤獨的母鵝,「即使不是很配,也有同類作伴。」

劉聖譽說,以後會記取教訓來照顧黑天鵝,包括嚴禁釣魚、防止野狗入侵、教導民眾把有農藥殘餘的蔬菜洗淨後再餵食,以及協調總務處請除草工人不要把湖畔的草割掉太多,以供應足夠的食料。

劉聖譽也建議學校成立一個跨行政單位、獸醫學系、生命科學系的專門小組,並鼓勵學生也成立相關社團,共同來關心、照顧中興湖的生態環境。

中興湖的「黑天鵝連續劇」還在上演中,未來是湊成一對鵝,或仍然一隻鵝,或最後沒有鵝?

或許多數「觀眾」希望中興湖又有一對黑天鵝,重現天鵝湖的春天,但不管結局如何,這齣戲都應該傳說一個關懷生命的故事。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