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歷史──回溯日治時期的中興大學

文|劉訪如(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

為迎接中興大學90周年校慶,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校史編纂工作。從日治時代到臺灣光復,歷經921後又再度重生,不同的階段,訴說著這片校園的成長史。被遺忘的歷史記憶,失落的歷史片段,又將重見天日。

跨越半世紀

大正八年(民國八年,1919年),為培養農業技術等相關人才,臺灣總督府設立農林專門學校於臺北,也就是國立中興大學的前身。回顧中興大學的歷史,日治時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在《興大90》的編纂過程中,有幸得到當年日治時期校友及已故教授後代的幫忙,提供許多珍貴的資料。在跨越超過半個世紀後的今天,讓「現代」與「過去」順利接軌。

榕畔會會長──市村一郎

榕樹是臺灣常見的植物,榕畔會指的是日治時代在農林專門學校生活的日本人聚會。日本政府撤退之後,絕大多數的日籍學生及日籍教授雖被遣送回國,卻仍保持聯繫,並且定期聚餐,聯絡感情。榕畔會的組織嚴謹,在日本各地有支部,如:榕畔會東京支部、榕畔會近畿支部、榕畔會北海道支部等。

市村一郎先生,就是當年農林專門學校的學生。求學期間正逢日本政府撤退,因此他念到二年級便被遣送回國。目前是榕畔會的會長,也擔任日本許多大企業的經營顧問。市村先生雖年歲頗高,身體卻相當硬朗。市村先生說:「很多同學現在都已經7、80歲了。以前的老教授很多都過世了,只剩下兩位還活著,都年過百歲了。」

在採訪的過程中,市村先生還拿出一張照片,上頭正是他和當年農林專門學校日籍教授金兵忠雄的合照。金兵教授年歲滿百,但身體狀況還是相當好,市村先生承諾,明年中興大學90校慶,也會邀請金兵教授一同出席。

市村先生也帶來一份大禮——《榕畔會史》,致贈本校圖書館。《榕畔會史》由當年農林專門學校的主事八谷正義先生所編輯,書中輯錄許多師生的生活照、教授的文章、學生的投稿。文中有回憶當年入學的點點滴滴、師生之間的互動,也有歷經學校遷移或政治變遷的實況。這對於校史編纂的資料蒐集有相當大的助益,為此圖書館頒發感謝狀給市村先生,感謝他的貢獻。

已故教授玉井虎太郎之長子——玉井 理

玉井理先生是農林專門學校已故教授玉井虎太郎的長子,目前是日本宮崎大學的名譽教授,也是日本漸凍人協會宮崎支部事務局的局長。談起與中興大學文學院的相遇,他笑著說:「真沒想到會收到你們的來信,當時還嚇一大跳呢!」

在玉井理先生的印象中,父親是一個對工作充滿熱情的人。認真研究、熱衷教育,永遠把工作擺在第一位,很少回家吃晚飯。對於早出晚歸的父親,母親也毫無怨言,全力支持父親的教育事業。玉井理先生表示,父親退休之後,把自己的書房改成研究室,把家裡的庭院改成溫室,甚至晚年生病,仍抱病繼續從事研究。正因為玉井虎太郎教授對於研究的熱情與專注的精神,讓他在日治時代結束之後,成為少數幾位留任的日籍教授之一。

玉井理先生八歲那年,因父親受到臺北帝國大學附屬農林專門部(農林專門學校併入)的聘用,舉家遷臺。民國32年,農林專門部獨立為臺中農林專門學校,玉井全家也跟著搬遷至臺中。十六歲那年,他畢業於臺中州立第二中學校(現臺中高農校址),之後返回日本就讀。問他對臺中的印象,他回答:「雨很多,水果也很多。」

翻開老相本,彷彿回到過去,玉井理先生滔滔不絕講起每張照片的故事。有父親學生時代的照片、校外實習的照片、演習林的照片、上課進行實驗的照片、學生畢業照、生活照、同學合照,還有一整組從農林專門學校時代到臺灣省立農學院時代的學校徽章。不僅如此,玉井理先生還帶來了父親的學位論文,甚至還有父親在省立農學院任教時親自編寫的教科書。

這次玉井理先生來訪,不僅帶來父親的相本及遺物,更讓校史編纂工作邁進一大步。最難能可貴的是,玉井理先生願意無條件將整組的學校徽章及父親的學術論文送給文學院。中興大學文學院院長林富士也親自宴請這位遠道而來的貴賓,並致贈院長夫人倪曉容的畫冊作為回禮。最後,玉井理先生衷心祝福校史編輯工作能順利完成。

相關新聞連結
媒體名稱新聞標題
《興新聞》興大日據時代教授之子來台尋根
《中國時報》興大校史牽線  日籍教授尋根
《聯合報》訪興大尋根  日本教授憶兒時
《蘋果日報》生牽線  日教授來台憶舊
《中華日報》玉井理尋根  贈興大珍貴文件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