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交錯的藝術火花──忠信市場的新夢想

文|陳稚尹(中興大學外文系四年級)

鄰近國立美術館的忠信市場,近年來開始有一些藝術家進駐,建立充滿藝術感及夢想的基地,讓原本老舊的市場有了不一樣的新風貌,也成為臺中獨特的新藝術空間。

舊市場發芽的新夢想

小小的出入口被一些機車擋著,抬頭望去發現被鐵皮覆蓋的屋頂透露出一點天光,一股神祕的氣氛攏照在這已廢棄的忠信市場,裡面住著的居民幾乎都是當時民國60年遷移至臺中討生活的人,一起住在這狹小的幽暗空間裡。直到這兩年,由於國美館的周邊效應,市場內開始有幾戶舊房舍被改造為新的藝文空間,陸續走入了一小群充滿理想的藝術家,把原本灰暗的水泥牆漆成閃亮的白色外牆、在狹小的走到掛上復古擺飾、原本的公廁也被彩繪的五彩繽紛,市場內開始擁有了不一樣的新生命。這些藝文工作者,秉持自己的熱情及提倡一種生活理念的態度,建立一個自我實踐的獨特空間。也開始吸引一些愛好攝影的玩家、年群族群,甚至觀光客的造訪,在這舊結構與新文化的共構空間裡留戀往返。

光影交會的小路映畫

一走進去「小路映畫」,就被裡面五顏六色的影展海報及插畫給吸引,還有牆上的玩具擺飾及隔層上的小木馬,小小的空間裡繽紛的讓人目不暇給。架子上擺著市面上難看到的獨立製片及插畫作品,這裡是讓創作者發聲的小舞臺。

黃米露表示,當初因為看了由朝陽大學所拍的〈少年不戴花〉這部獨立製片,就深深的為臺灣自己所製作出的影片感動,在自己的深入了解下,才發現很多獨立製片並沒有一個可以發揮的平臺,再加上一般的獨立製片的長度都未達電影院的標準,無法在電影院裡看到,在沒有商業利益下,只能透過參加比賽或影展來發聲。因此才想創造一個空間播放並介紹更多的獨立製片給大家。關於「小路映畫」的名稱由來,「小路」是因為獨立製片跟插畫都是比較小眾的東西,但都是創作者所堅持的小條大路,希望夢想小路可以成為人生中的康莊大道。而「映畫」則指的是放映跟插畫。黃米露表示本身的專業是廣告文案,比較懂的宣傳企劃,畢竟很多創作者比較不懂得如何包裝自己的作品,因而幫創作者推廣他們的作品,讓更多人看到。

當初會成立在忠信市場是因為2009年11月來看「小雨的兒子」服裝秀,就很喜歡這個地方,再加上房租便宜,就決定在這裡。一開始最難的地方是空間改造,畢竟要把老房子從新改造,再加上預算有限,所以什麼都自己來。在影片來源方面,黃米露表示,當自己發現好看的片時,就會一個個上網查詢有關作者的聯絡方式,甚至直接打到學校去詢問。「小路映畫」目前的經營模式為,定期會有主題影展,並且配合影展開放。因為每次尋找影片作者及解決公播權問題到放映都需要一段時間籌備,影展辦完之後,「小路映畫」就不會開門,一方面是成本考量,另一方面也是開始去籌備

下一次的影展並幫插畫家做一些展演。

因經費非常有限,平常都是靠網路來宣傳,然而在黃米露的努力下,「小路映畫」曝光率越來越高,甚至跟臺北當代藝術館及中友百貨合辦影展,年底也會有一個關於本土環境跟生態保育的「末日影展」。對黃米露而言,這條小路還不夠大,她希望明年能向政府申請補助,並且舉辦環島放映的活動,讓除了臺中臺北以外的臺灣各地,都能一同欣賞這些優秀的影片。

「不要放棄」是黃米露給想投入文創產業的年輕人的鼓勵。對她而言,很多快放棄的事情其實只要再走一步看看,就過了。「小路映畫」雖然只有黃米露一個人經營,但充滿熱情與親和力的她總是能號召很多朋友一起幫忙籌畫,才會讓原本的天馬行空化為一次次光影交會的感動,讓更多的影像創作者能繼續走著自己的路。也希望「小路映畫」能把這條小路走成康莊大道,讓臺灣獨立製片能遍地開花。

懷舊當道,忠信民藝

喜氣洋洋的紅色房子,在昏黃的燈光下彷彿進入時光隧道,小小的空間裡擺滿走過歷史的懷舊文物。琳瑯滿目的飾品、餐具、家飾、包包等,在這裡有了歲月的痕跡,就像是看見了臺灣早期生活的縮影,每當看到客人拿起商品端睨的時候,主人鄭心佩都會耐心的一一為客人說明商品的用途,曾經只是普通的日常生活用品,現在在這裡就像寶物一樣耐人尋味。

從八年前開始收集古物的鄭心佩,純粹因為很喜歡,一開始從家裡的東西開始整裡,發現有些東西很特別,慢慢的從玩具收集到臺灣早期的日常用品,她跑遍全臺灣古董店及舊貨攤,去尋找這些寶藏。喜愛古物的她也曾經在古董店打工,並研讀許多關於臺灣歷史和民間生活史的書籍。當初也因為忠信市場的房租便宜,打工就可以負擔得起房租,在這裡成立屬於她的夢想空間。

雖然這些物品現在已經很難找到,而且一般人也不太會注意,但每次收集的過程,就像尋寶一樣充滿驚奇,因為永遠不知道自己會發現什麼、遇到什麼。對鄭心佩而言,這些舊東西擁有的不只是用途,它們存在著一種美感,蘊含著民間天馬行空的創意,呈現著文化感與脈絡。相較於現在追求效率的時代,很多東西的設計只是為了講求簡單快速,缺乏了以前的講究與美感。收集這些文物並把它們展示出來就像是開個小博物館,一方面也教育客人關於這些臺灣文物的知識,也讓大家看到文化與歷史的轉變。但她也表示因自己的收藏太雜,還不適合辦展覽。

自己的房間,做自己

一來到「自己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是粉紅色旋轉梯在以白色為基底的空間顯得可愛親切。愜意的小吧檯讓整個環境變得更加輕鬆,隨手拿起幾本自己關注的書閱讀,就像在自己的房裡自在愉悅。房間的主人蔡善雯提供了這樣一個溫馨的環境,讓更多人了解性別議題與接納自我。

在高中時期就開始接觸女性主義的蔡善雯,在臺北工作一段時間後決定回到家鄉臺中,在「東海書苑」老闆的幫忙下,成立了「自己的房間」。對她而言,在這裡成立性別書店當然不是為了營利,而是藉由這個空間,讓保守的臺中能有一些不一樣的思維。讓更多人能夠接觸到女性與性別的議題,結合臺中的在地精神,發展出更不一樣的火花。

雖然蔡善雯一開始在其他藝術家的介紹下,認識了忠信市場,卻覺得這裡像廢墟一樣,但這裡的氛圍也深深吸引著她。再加上租金一個月只要5,000元左右,便宜且就像租了一個自己的房間,因此就在這裡成立了讓大家自由探討性別議題的地方。除了提供大量女性主義與性別的書籍,「自己的房間」每個月都舉辦一場性別讀書會與一次性別電影會,邀請對性別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參與討論,讓原本私密的房間,成為一個自由開放談論性別議題的公共空間,並希望透過了解促進性別意識建立和性別平等多元的理念。

「自己的房間」致力於推廣各種性別活動,像是年底即將展開的「中臺灣同志大遊行」,蔡善雯表示,遊行是最精緻、最省錢的表達訴求方式。這次的活動凝聚了臺中的性別團體,並期待能夠打破臺中對於性別議題的冷漠氛圍,注入新的意識,讓臺中的社會運動能夠更蓬勃發展。相較於臺北,蔡善雯指出臺中的藝文空間顯得更精緻,因為在臺北經營藝文空間,商業壓力大而導致需要以營利為考量。但在臺中,因生存較容易,可以發展出更精緻化的經營,較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用受到商業壓力限制。

忠信市場所孕育的獨特文化氣息,讓人們彷彿掉入了奇幻的時空,在這充滿創意的美麗空間發現驚奇,這裡的藝術創作者不跟隨主流,照著自己的節奏走,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並努力把理念給傳達出去。但經過這次的訪問,也發現經營藝文空間最難的地方其實是金錢方面的問題,也盼望政府能夠重視這塊藝術新據點,保護這個珍貴的空間,讓創作者可以更無拘束的發揮他們的所長,為文化及藝術激盪出更多火花。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