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事件專訪──莊秉潔、陳吉仲教授

文|李景惠(中興大學中文系二年級)

由中油和6家民營公司所投資的國光石化科技公司,今年擬於彰化大城與芳苑之間設廠,引起各界關注,不論在學術界、醫界或藝文界都形成強大的反對聲浪。學術界更發起「反對國光石化在彰化設廠」連署,至今已有超過1,200位不同領域的大學教授及學者加入,本校環境工程學系的莊秉潔教授,以及應用經濟系的陳吉仲教授,就是此連署其中2位發起人。

一般大眾都認為,環境與經濟是相衝突的概念,但對於國光石化事件,這兩位教授都站在同一個反對立場,究竟國光石化的設廠會為台灣帶來怎樣的影響?這個連署背後承載了多少社會擔憂,其中又有些甚麼故事?藉訪問莊教授和陳教授,我們將更貼近國光石化議題的核心。

Q1發起連署的動機為何?背後有甚麼故事?
莊教授:
由於中興大學最近致力關心環境方面議題,我參與了一些人社中心主辦、有關環境與倫理問題的討論。大約在今年4月,人社中心主任邱貴芬邀請大家一同到彰化芳苑走走,到了當地發現那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地方,也看到蚵民與大自然間存在著一種緊密的關係,若是國光石化就在這片土地設廠,對環境與當地人民的衝擊有多大可想而知,於是決定深入了解國光石化議題。經過調查、研究,以及空汙、健康風險等多方面的模擬後,發現最後得到的負面數據與國光石化報告給環保署的數字差距甚大,遂決定將研究結果提供給環保署,並發起學界連署,出乎意料得到各校學者廣大的迴響。

陳教授:
經濟學中的「環境經濟」,是將環境的價值用經濟方法算出,我也因此投入許多環保聯盟的評估案。今年國光石化積極進入環評階段,人社中心請我去報告最近的研究,在那裡認識了邱貴芬主任與莊秉潔老師,剛好都關心這個議題,也認為將國光石化廠蓋在芳苑實為可惜,遂一起發起了連署行動。

Q2現有的石化業已對台灣造成甚麼影響?
莊教授:
以六輕來說,已發生了好幾場大火,造成財產與生命的危害。在這之前,附近學校的學生就常常聞到空氣中有異味,需要戴口罩上學,雖然六輕以未超過國家空氣品質標準為由推託問題,但事實上學術界已做過研究,國家空氣品質只針對5、6種汙染物做標準,另外石化工業尚有2、300種汙染物未納入控管範疇,也沒有儀器與技術可以測量,形成空汙嚴重卻無法有效改善的情況。
另外,經專家調查癌症死亡率,發現六輕附近五個鄉鎮都明顯偏高。專家提到,當石化業燃燒不完全時,就會排放一種名為多環芳香烴(PAH)的致癌物質,經過檢查證實當地居民體內的PAH相當高。我也研究發現,台灣地區PM2.5(細顆粒的懸浮微粒)的平均值早已超過警戒量,除了會造成肺癌與心血管疾病,環境的能見度也已大受影響,以草屯的九九峰為例:

左邊的照片是2003年攝,當時的PM2.5是16微克,仍可看見建築物後方的九九峰,兩年後同一個地方所測出的PM2.5高達47微克,由右邊的照片可以看到,九九峰已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PAH和PM2.5都對人體健康產生重大威脅,然而這兩項汙染物都未被訂定排放標準,也沒有納入環評的模擬中。

陳教授:
第一,六輕一年排放6,700多萬公噸的溫室氣體,約占全國排放量的1/4。第二,工業大縣雲林是全國地層下陷最快的地區,平均一年下陷6~8公分,這是因六輕用盡了地表水,使當地居民不得不超抽地下水的結果。第三,台大公衛系教授研究發現,六輕工廠所在的麥寮四鄉鎮,其癌症比例比一般地區多了八成,證實六輕對人體造成的危害。尚不論生態、食品品質等問題,僅這三點加總外部成本(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數字就已很可觀,石化業對環境及人類影響之重大可想而知。

Q3可否以專業角度出發,概述國光石化事件?
莊教授:
這事件有兩個最大的癥結點。第一,石化是高耗能產業,這類的產業特徵是用的能量多,但單位能量產值比其他行業相對低了許多,而其能量來源主要是煤、油,在燃燒過程中會排放大量汙染物,總體而言是高汙染、低產值的傳統產業。第二是國土規劃上的問題,國光石化擬設廠於彰化,但彰化本身是農業大縣,即使之後表面上國光石化符合空氣標準,但當地所生產的農作物與乳製品,將會因遭受汙染而超過健康食品標準,人民健康風險也因此升高。

陳教授:
把國光石化設廠當成一個投資案來看,投資案本身應是效益高於成本,反之則不值得投資。國光石化的成本有二,一個是內部生產成本,一個是社會外部成本,雖然廠商並不負擔後者,但其影響是全國性的,因此有必要將「外部成本內部化」,納入本案的成本中。本案的外部成本可以五大面向計算:生態、人體健康、食品安全、地層下陷及排放溫室氣體,這些成本加起來遠超過其效益,因此這是一不值得投資的案子。

Q4若國光石化設廠,環境及人民將會遭受哪些衝擊?
莊教授:
除了上述所提到石化業的空汙、能見度、國民健康與糧食安全等問題,還有幾點值得深思。首先,光就PM2.5來計算,國光石化設廠後排放的量,每年將會造成339~565人死亡,其中有234人是因肺癌和心血管疾病,這是利用環保署認證的空汙模式模擬,搭配國外的研究文獻所推估的結果。
其次,石化業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形成氣候變遷。第三,石化業用水很可能摻入對人體有害的化學藥劑,若這些水再被用來灌溉農作物,食物品質令人堪憂。第四,石化業需大量用水,再加上當地農業需水量,必須抽取地下水使用,這麼一來地層下陷將更嚴重。最後,彰化芳苑擁有全世界稀有的「泥灘地」,生態豐富,又是白海豚的洄游廊道,若國光石化設廠,這些生態自然資源會因遭受汙染而漸漸消失。

陳教授:
我曾提出國光石化設廠將造成至少500億的外部成本,以上述五大面向計算:溫室氣體方面,估計一年將會排放1200萬公噸,1公噸以50美元計算,是192億台幣。健康方面,若一年多出300人死亡,一人死亡成本是3000萬,加起來是90億。農漁業產品品質損失方面,經多方估算可達56億元。地層下陷方面,下陷1公分的外部成本是59~240億元。生態方面,以問卷調查,一年約要60億的代價。以上加總的成本約是569~1120億,然而石化業的GDP(附加價值=產值-投入要素)對全國貢獻約只有4%。

Q5經國光石化事件,可知台灣環評有哪些不足之處?
莊教授:
除了之前提到政府政策與技術問題無法有效控管空汙之外,現在的環評還有兩大問題。第一,環評都是開發單位(如國光石化)委託顧問公司,開發單位會在附加條款中對顧問公司施加壓力,使顧問公司必須致力讓環評通過,造成許多缺失與盲點。第二,環評就算通過,開發公司也不須支付所造成的社會成本,形成國民負擔加重、開發公司卻不用負責的情況,社會成本自然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

陳教授:
為了讓環評順利通過,其數字都經過美化,因此專家需本著專業角度檢視其中的缺失,不讓環評蒙混過關,造成全民的損失。

Q6除了石化業,台灣還可以開發哪些產業?
莊教授:
傳統農業、養殖業雖產值不高,但若能走向精緻農業、有機農業,或是與當地農民、蚵民結合發展觀光產業,不僅環保、就業人數多,產值也會大大提升,甚至勝過石化業,這也是很多學者致力推動的方向。

陳教授:
以「綠能」為例,即以環保方式取代石化能源,例如用水力、風力、太陽能取代燃煤、火力發電,用生質能源(如甘蔗、甘藷、玉米)取代部分傳統汽油,或藉技術創新節約能源(如LED燈泡),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先前經濟部舉辦綠能博覽會,即提供一萬五千個工作機會,相對國光石化將消耗大量能源建廠,也只提供二萬個工作機會。另外,旅遊業也值得推動,當時宜蘭縣反對六輕建廠,現在當地的好山好水成為重要的觀光資源。政府若能永續經營,可以為台灣帶來許多不同的可能。

Q7討論國光石化事件的過程中,和政府有些甚麼互動?
莊教授:
在過程中我們發現,環保署隸屬行政院,所以當行政院長提出希望環評通過的想法時,依行政倫理環保署應聽從行政院指揮。在這樣的情況下,學者就好像另一股力量,提供各領域資訊給政府和媒體,希望政府高層重視此環境議題,有重新思考與評估的動作。

陳教授:
和政府的互動,有體制內和體制外兩種。體制內即政府所辦,例如環評會議、專家會議。這次環保署舉辦經濟專家會議,我也將研究結果向政府報告,比較學者計算數字與國光石化環評數字間的差異,環保署也漸採取我們的計算結果。體制外則是藉媒體、電視台公開討論,一方面讓更多民眾得知重要資訊,一方面指出經濟部與環保署對外錯誤的說法,藉以監督政府在此事件中的正確性與中立性。

Q8除了國光石化,台灣還有哪些重要的環境議題?
莊教授:
中部科學園區就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議題。台灣的科學園區大部分生產面板、晶圓,雖然不會直接排放空氣汙染物,但由於需消耗大量用電,國家得蓋新電廠,造成空氣汙染。這些產業也需要大量用水,水的來源與水質汙染同樣是不可避免的問題。

陳教授:
與國光石化案類似的「六輕五期」,以及六輕石化的擴增案,同樣需要算清其社會成本,再考慮通過與否,否則對台灣又是一大衝擊。

Q9身為學生,有甚麼是我們能做的?
莊教授:
之前新聞有報導,交大有一群學生到芳苑實地記錄農民及蚵民的生活,從生活中體驗台灣產業已到了轉型的階段。最近清大也發動學生的網路連署,希望更多台灣學子認識國光石化議題的重要性。興大的學生也可以聆聽多方資訊,提出疑惑,藉以對台灣這塊地土有更深入的了解。

陳教授:
清大的學生除了網路連署,尚有反對國光石化青年聯盟,開始在其他學校舉辦活動,將資訊傳達給年輕學子。希望位於中部的興大學生,能關心發生在中部的國光石化案,傳遞大眾的聲音,若年輕同學能站出來為理想而努力,不僅是學習的機會,其影響力將比大專院校的老師們還大。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