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營展演主題:經濟文化層面下的檳榔西施

文|趙子翔(中興大學歷史系四年級)

透過去北京科技大學交流的機會,對此課題稍作探討,而成此文。國內從檳榔本身到其相關產業和文化的討論並不少,本文著力在兩者的連結,以來展現臺灣社會小角落的圖像。

90年代末期以來,環境意識抬頭,檳榔作為淺根的棕櫚科常綠喬木更是人皆曰殺;嚼食檳榔造成的後遺症亦是反對者大力宣傳之衛生觀念。我們印象裡的檳榔雜合了口吐紅汁、勞動者和裸露的販賣者等等破碎而不全面的印象。我們無意扭轉觀念,人們的觀念是時代的產物,而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讓我們觀念免於偏見與無知。

我們挑選檳榔西施以為起手,而帶出了眾多問題。為什麼裸露?為什麼是女性?為什麼只在特定地點開設?同時也帶出了很多的反思:社會如何看待他們?他們如何看待自己?他們親友呢?異/同性看待他們的觀點?非臺灣文化圈者又如何看待他們?我們以這些問題為經,經濟文化為緯,刻劃出此產業文化的面向,同時也觸及了臺灣90年代以來關於經濟興衰、女體和色情的種種問題。

透過實地走訪臺中地區幾個檳榔攤密集處,我們也透過提出問題,刻劃出臺灣特殊的街頭風景。

誰會來買?

從學校騎機車出發,國光路接林森路再右轉大雅路,接著騎便會接到中清路。而中清路和環中路交口大概方圓1公里內,便是檳榔攤密集處。其實沿路騎來,檳榔攤不少,而此處的檳榔攤有何特殊,需要千里迢迢來訪?相對所謂「傳統」檳榔攤,此處的檳榔攤,不管是店面裝潢或是服務人員,都展現出濃厚且直接挑逗,毫無顧忌的裸露,在路邊赤裸的挑戰人們的視覺神經。

令人好奇的是,為甚麼他們需要透過如此方式作為行銷的手段?環中路一段往交流道方向的路上林立的店面,服務人員不約而同的都穿著類似護理師白袍般的短裙制服,而延著環中路南騎,大約半小時後會到達五權西路一帶,此處上交流道前的一段路,也是檳榔攤林立,而此處的服務人員偏好三點式比基尼。兩處檳榔攤生意絡繹不絕,尤其甚多運輸業及工作性質需要長途跋涉者。

透過對一些檳榔攤和顧客的訪查,大多數的行業集中在運輸業和工業,而據檳榔攤服務人員(也就是所謂檳榔西施)說法,購買檳榔者遍布各種階級,我們便親眼在五權西路一帶檳榔攤看見百萬名車停下來消費。但是總歸而言,除了熟客之外,此類檳榔攤生意很多來自準備要上高速公路的男性勞動者。
就生物性上的討論,檳榔對於工作時數長者而言,不失為一提神食品。基於工作上的需求,食用檳榔便成為一種職業習慣。另一方面,從事類似工作者多數為男性,而在購買選擇上,服務人員的姿色也成為了消費動機之一,在訪談過程中,便有消費者提到,檳榔西施外在的素質決定了他購買的選擇因素。

根據農委會的統計,臺灣超過1/6的土地種植檳榔,我們可以如是觀,臺灣17個縣市中,便有3個縣市全縣是種植檳榔。如此數字應可反映出檳榔產業在臺灣龐大。就檳榔業者指出,一個收益良好的檳榔攤,一個月份可已有數十萬的收入,而「紅牌」的服務人員更會有不下於白領階級的收入。在90年代中期,透過年輕女性來販賣檳榔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後,各地檳榔攤群起效法,導致穿著的暴露和裸透成了行銷成功的手段和生意興隆的條件。

檳榔產業的特殊營運模式,也產生了不同的社會治安和文化的衝擊,隨著很多視聽媒體的傳播,如紀錄片「片刻濃妝」,檳榔攤成了文化他者觀察臺灣的一個具焦點。戲謔的說,檳榔攤成了來臺的「觀光景點」之一,不論是巧合或是有意,省道旁矗立的檳榔攤和曼妙的女子,成了臺灣特有的道路風光。

我們描繪了一個產業的興起和現狀以及它的連帶效應,而其中有幾點我們需要特別注意。它是一個龐大的經濟產業;他的最主要客群是來自各行各業尤其是運輸業及工業的男性勞動者;他的主要販賣者為女性,且在很多時候是穿著異常稀少的女性。我們在此無意討論何以嚼食檳榔成為了一種嗜好習慣,或許這可以從歷史和作物等各種角度做分析;我們也知道檳榔對於這些男性勞動者而言的地位,他們需要提神或是類似消磨時間讓嘴巴動一動,但是令人感到困惑的是,女性在嚼食和購買行為中所扮演的地位。

櫥窗中展示的女體

檳榔西施穿著暴露的問題在社會道德觀上有充分的討論,一位接受我們訪問的檳榔販賣人員也坦承檳榔西施的尺度只比特種行業小一點點,再上去就是八大[1]了,他是如此無奈的跟我們說。在訪問過很多檳榔西施後我常常會回想起那位女性。他年紀20出頭,正值青春年華,家境貧乏,急需用錢,故而投入此行業中,而且不敢讓家人得知。據他說這一行是有底薪和算業績抽成,讓他在尚未養成任何專業技能前可以快速累積金錢,以便供給家庭支出,以及存錢為未來打算,他對於未來的想法和一般年輕人無異,同時他也不習慣穿著暴露的在路邊招攬生意,一切都只是生活的壓力。

在我們訪問很多家檳榔攤後,得到的了解,多數的從業人員為20出頭的年輕人,基本薪水落在月薪3萬到4萬之間,就一個初出社會的人而言,是不少的。他們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從事了這個行業,從前面所述家庭因素到基於家族企業[2]都有,而在訪問的過程中,他們也透露出將此行業當作跳板的意願。

在女性作為相對弱勢的社會中,缺乏專業的女性在職業的選擇上更顯弱勢。而檳榔西施的產業類型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在理想的情況下,讓他們解決面臨的生活問題。我們能夠了解到他們從事此行業的原因,而在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感到困惑,為甚麼是女性來販賣?

不可否認,我們觀察都是基於社會的現實面。而由男性主導的社會,女性成了男性以外的他者。很多時候男性透過自己的眼光來定義女性的存在,而檳榔西施產的形態更是這種模式的縮影,雖然他不像色情產業一般明瞭,但是潛在的,男性透過一種物化的審美觀加注在消費習慣上,讓整個產業走向如此的現狀。被訪問的檳榔西施不約而同都同意,或多或少會遇到毛手毛腳的客人,而各個檳榔攤也會有因應的方法。

面對一種異樣眼光的看待,有些檳榔西施不願讓家人得知,有些習以為常,有的擔心無法交到男女朋友。而我們所看的是一種男性在檳旁攤櫥窗外對於裡面的窺視,他代表了一種有色的眼光去看到裡面裸露的女體,而就女性而言,檳榔西施裸露的爭議是外在給與他們的聲音亦或是他們表達身體的一部分。他們透過一種對現實的妥協對於身體自主權的控制來得到他們所想要的結果,或是到頭來只是男性霸權的壓制,我想這個議題可以更加延伸來討論。

當社會將焦點具焦在少數越過社會底線的檳榔西施時,其實更應該去討論為何會有這樣的動機。如同酒店業在臺中的興盛,和檳榔業者對於社會治安的影響一定大小有異。我們應該要正視社會的現實,做出適當的處理,阿姆斯特丹紅燈區的櫥窗是否也是一種在臺灣可行的辦法,法治的落實和優良的產業條例也應該因運而生。

街景

檳榔西施成為臺灣社會的街景時,就我們訪問到附近的居民,其實他們的反應沒有我們想像中來得大。他們無非是以戲謔的方式強調了車禍率的異常升高,或是語重心長的訴說檳榔西施也是「賺三餐」的工作。

存在必定有其原因,只在於我們知不知曉。而檳榔西施的問題在經濟快速發展的現代臺灣社會成了社會文化的一角。我們整理了我們的一些觀察,希望可以藉由一些實地觀察的見聞,開啟大眾對相同議題的另類思考。我們的記錄缺少了很多應該深入的討論,比如說整個臺灣檳榔的營運狀況、歷年發展的興衰和更深刻的討論法律的問題。但我們主要論及了檳榔產業在臺灣社會經濟不可動搖的地位以及它反映了兩性問題亙古未解的迷思。

我們都希望我們生活的地方更加美好,或許不同人對於檳榔西施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希望可以不必戴著單方面不了解的偏見看待他們,我們可以基於整個社會經濟和兩性的問題討論他們,透過這種方式讓社會走向更美好的未來,而充滿特色的街景也是人人共同期盼的將來。

[1]一般俗稱之「八大行業」,指依「臺北市舞廳舞場酒家酒吧及特種咖啡茶室管理自治條例」管理之舞廳業、舞場業、酒家業、酒吧業、特種咖啡茶室業、視聽歌唱業、理容業及三溫暖業`。

[2]有些檳榔西施所服務的檳榔櫥窗是家族企業投資所經營的,選擇此行除了個人意願也獲家族同意。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