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份──聽風望雨的老詩人

文|翁文君(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一年級)

記得,第一次和九份的纏綿是在秋天,靛藍色天空因滯留風而下著柔細的雨絲。沿著九份蜿蜒山徑,我就像那邂逅桃花源的武陵漁人,在山重水複間尋覓著仙境;眼前忽然柳暗花明,我便見著了九份這位老詩人。多少年,他來聽風望雨,走過繁華落盡又是風華再興,但不管世事如何遷移,他恆有著王維獨坐幽篁的沉靜,還有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的圓熟。

詩人在前頭為我鋪了一條石板路,引領我走入一段潮濕的記憶。記憶的痕跡是灰色的,歷史以黑白片的方式向我展開。九份的秋風秋雨是悠然的,全世界都因為雨滴打在紅磚屋瓦的輕細雨聲而沉靜,這靜謐也使我的心也跟著回到過去,回到沒有喧囂,心可以大聲怦然,讓自己知道自己是真實生命的存在的過去,回到自己的靈魂可以和自己對話,讓性靈可以和宇宙相通的時刻。我深吸一口氣,濕氣和著陳舊的味道充滿著肺──我確確實實是回到過去了。我崇敬的仰望眼前向上延展的古舍老街,斑駁的屋牆和赭紅的屋瓦在灰色的雨景中更顯幽靜,這繾綣的古味和濃郁的古香是遠超越悲情城市的哀戚或戀戀風塵的失落所能詮釋的。淅漓,細雨在耳邊呢喃著古巷軼事;噠噠,腳步對上了過往的節奏。兩旁茶樓嫵媚的倚臥在山腰,嬌柔的向我招手,我不由主的被引進了溫柔鄉。推開竹門,是紅柱木牆的場景,我坐在木長椅上品茗,九份就像這茶,溫潤而甘韻長存。空氣裡瀰漫著茶香,朦朧茶湮和著昏黃燈光搖曳,人影虛幻,頓時時光倒轉回西元1930的採金盛期。恍恍惚惚間,門口似乎走進了身著旗袍的女性,而隔桌男士身著馬褂,抽著菸斗,談笑著金礦興衰。我走到茶樓臺,紅燈籠的光線在屋簷迷離,頗有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的不知愁。茶坊下的昇平戲院人聲鼎沸,整座山城的人們摩肩接踵,夜晚歌舞昇平,燈火炫天,整座山頭像是穿上了金縷衣般耀眼,真不愧是小香港。我驚嘆於歷史的滄海桑田,難以想像以前只有九戶人家默默的隱居在這山頭。遠眺腳下延展的巷弄,這山坡乘載的歷史,就像一道洪流,奔向前處更遠的大海,而我卻是逆流而上,探尋著九份的過去。

喝完茶,湮也散了,眼前雜沓似乎太庸俗了,我離開茶坊,像是被招喚似的,我更上層樓,往豎崎路上方登去。蜿蜒的小徑像蜷曲在山腰的蛇,我走到交叉口,左右一樣是燈火影魅。嗯……又是另一場華麗演出。再往上走,是截然不同的國度,清境的人家自成一格,小屋老戶,三兩佝僂在門口不問世俗的交談著。沒有浮華,只有氣定神閒和沉靜穩定;我想這才是真正的九份,真正能貫串歷史的永恆。這安適就像清晨的露珠清沁著我的心頭,令我不自覺的微笑;長輩們的自然與笑容,提醒我所有世俗虛象和煩惱都該被看破。更往上,走到賣芋圓的人家,簡樸的招牌,平凡的店面,卻比霓虹招牌和廣告單吸引更多舊雨新知。我帶著期待的心情點了熱芋圓,看著裊裊暖煙,漫著老闆一路走來堅持傳統的溫情。芋圓和紅豆在甜湯裡起舞;圓潤的芋圓飽滿有彈性,就像臺灣的人情味越嚼越有味。樸實,是最平凡卻也是最有力的形容詞;而我想,九份的樸實貼切的詮釋了臺灣。

窗外雨停了,我看見從絮白雲層透出一道道金光,灑落在湛藍海面,閃爍著星星般的光芒,青山綠地在海灣圍成半圓,溫柔的守護著這片海上的天堂光芒,一抹虹在青山邊輕輕襯著;我從來沒看過這麼美的景象,為我畫下了九份之旅最美的句點。

九份的雨是天與地亙古的纏綿,串綰了歷史,讓我能順著絲絲點點,再回到過去。而九份老詩人在石階上記載的丹青,亦是我閱讀過最美麗的篇章,就像〈等你,在雨中〉的句子:永恆,剎那,剎那,永恆;不管世事如何更替,九份的美永遠是亙古不變。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