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而流浪,彼岸。》

文|吳昊觀(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厭倦了號稱平穩,實則波濤洶湧的盲目生活,所以攤開名為『流浪集』的地圖,或漫步或閒走於浮動的文字之間,假想自身叼根菸草,雙目微睜,貪看這大千世界的人生百態。

流浪這基因難說每人身上都有一點,有時不安的流浪衝動奔騰衝撞在血脈之間,萬聲咆嘯亟欲奔流而出,那麼,你便知這短則2、3天,長則幾年會發作的流浪病便開始了它自我的旅程。

我喜歡把旅行稱作流浪,但這旅行實則與地理距離、路程哩數不大相關。只要是偏離浮游了日常生活正軌的,連返家路上心癢轉個彎,漫無目的轉進一條又一條曲折的寧靜巷宇,只為圖的些微,把自我隨太陽光圈向上牽引,抽離於宇宙的恍惚的狀態,都稱為旅行,與流浪。

書中乃道:走路、喝茶、睡覺,人生三大必需。有時走長遠的路,耗盡體氣精神,只為了夜晚奢侈的酣睡;而有時隨意閒晃,瀏覽路途風景,覓得一杯粗茶,竟也是人生一大樂事!此三者乃密不可分,卻又偏偏都與流浪這字眼搭上了軌。我們旅行的目的,時常只為了一處不曾見過的名勝風景、壯闊山色,然而歸來夜深人靜、憶海浮沉,竟是那路程中一眼瞥見的無名小景令人感到回味無窮,甚有驚心動魄之感。此乃為旅行之最欣喜的意外。而更多時候,我們費盡心思的謀畫一場旅行,其實只為了尋回某種記憶中的光影色澤、氣味氛圍;一個人生中的轉捩點,一件說大不大的小事,一場時機不對的西北雨,一局酒暢飽酣的餐席,一抹詭譎多端的雲朵中的虹霞。一切都只為了體驗時間帶給流浪者最體貼,也最殘酷的獻禮-那種人事已非,時光永不復返的惆悵,而這全是我們人生中所僅有的寶藏。

由不得我們拒絕或推託,流浪的旅程往往一聲不響就在眼前鋪展開來。譬如書中所提到的流浪之王──『炒鍋傑克』,便不得不將全身自我沉浸醉心於一場又一場流浪的放逐。即便那麼多人死於這場浪漫而心碎的殘酷旅程。如今世事變遷、時光荏苒,我們已不再嘗試所謂宿命式的逃亡,更多地,是以奢華舒適的旅程取代之。

然而無論哪種選擇都好,走遠走近皆是流浪,閱書賞畫也是別有風味的旅程,雅俗皆有自我調節的方式,何必管他人如何想、在意他人目光?當我們徬徨迷惑時,就試著再次返回最初的起點吧,這時我們就會恍然大悟,原來這奧秘玄幽的生命不過就是一個悄悄開始的旅程,而最後的終點又返回反璞歸真的生命之初。生命就像一個浩瀚無邊的圓,我們學著闖盪,探索何謂極限的邊際、也一次又一次嘗試將自我拋出既定的命運之圓,然而再如何流浪、逃亡,最後不免又再次回歸最原始的旅程……。

流浪去吧。就顧著那最重要的三件小事,淺嚐雅氣芬芳的一口茶、走一段舒舒服服的路、然後,夜晚的浪潮襲來,安安心心的做一場浩大的夢。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