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慢之間

文|維尼(中興大學外文系系友,現為國立政治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碩士班文學組研究生)

我想你就是那慢條斯理的電車,我是那快速且急促的莒光號。

每一個小站你都會停著,讓不同的人上車,讓不同的人下車。每停一站,迎接你的不一定是擁擠的人潮,可能是三三兩兩的小貓,也可能是一陣剛好吹進來的風,也可能是不小心飄進月臺的雨。你認識了很多很多人,因為你慢,而且在你的旅程中你仔細地停在每一站,停下來看了很多小地方的風景;那些小地方,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也沒聽過,但是你,都知道,連臺中到大慶是幾公里,花壇到田中會經過幾片稻田,快到斗六站時會看到黑松工廠你都知道,你都會記得。總是仔細地,慢慢地走同一條路線,從來都不會忘記在你生命中的每一站停下來看一看,既使那一站沒有人上車。

而我,就好像那從來不在小站停靠的莒光號,從來就不願意在小地方留意,一心只想快點衝過那時刻表上的數字;從來就不在意那些小地方的一花一草,因為我的急性子,使我錯過了很多可以從小地方發現樂趣的機會。我只是一味地想快點到人多的站,我在意的是能不能把所有大人潮往我身上推,我不想停在一個荒涼沒有人的小站,我不想讓寂莫在小車站上我的車。我不讓空氣莫名奇妙吹進來,因為我不喜歡淒涼沒有熱鬧的感覺。我急,於是快快跑。但是又跑不過自強號,於是我只能用比電車快速來滿足自己的空虛和那份優越感。我只能在經過你身邊的時候用呼嘯聲嚇唬你,只能用速度感贏過你。

但是,我還是輸了。因為你看遍了每一處的風景,而我得到的只有瞬間穿梭的空無速度感。

停在月臺的時候,是我們唯一停下腳步的時刻,但是你和我都被時間追著跑,不得已,我們只能暫時地會面,然後說再見。

頂多,會在某一個小站,我跑贏你,勝利地和你炫耀。但是那又代表了什麼?只是一次又一次劃分我們不可能在同一時間走在同一個路線,往同一個方向,不管北上還是南下。不管早上還是晚上。不管春夏秋冬。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