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船身撞擊出的雷鳴船歌──廖鴻基〈丁挽〉評介

文|黃詩涵(中興大學中文系四年)

純白的文學浪花

海洋環繞著臺灣這座小島,深藍的鬱鬱滲入文學,大海的豐沛激發出文學的生命力,形成屬於海洋的文學。覃子豪的《海洋詩抄》傾聽海洋的秘密,羅門的〈海〉走入藍色的幽遠,汪啟疆的〈海的莎樂美〉放縱出千種透明了紋皺的激情。東年在80年代的《失蹤的太平洋三號》成為臺灣海洋文學的經典,文壇前輩們細心孕育的海洋沃地,至廖鴻基、夏曼.藍波安更激起純白泡沫般美麗的文學浪花。

夏曼.藍波安的《冷海情深》、《海浪的記憶》、《航海家的臉》等多本著作以達悟族作為主體,在尋找現代和回歸傳統之間顧盼盪迴。他用海洋譜寫出達悟族的歷史和共同回憶,寄託著神靈崇拜和族群情感。廖鴻基則以漁人捕網的雙手寫出《討海人》、《鯨生鯨世》、《海洋遊俠》,因其漁人的角色,廖鴻基熟諳捕魚的航程、海洋和魚群多樣的圖像,記錄下傳統漁業以及討海人與大海搏鬥的漁人生活樣貌。

〈丁挽〉漁人與海洋

〈丁挽〉為廖鴻基奪得了1993年的中國時報散文評審獎,描寫他首次擔任鏢魚船主鏢手的一段航程,其間鋪出漁人與海洋深厚的連結。他創造出海湧伯和粗勇仔,他們熟悉海洋的美麗及多變,嚴肅的面對海洋的生命和其本有的危險性。「海湧伯他說,他的半截生命已沉浸在湛藍的海水裡……他體內流著的不是溫紅腥熱的血液,而是藍澄澄的冰涼潮水。」「為著魚是生活,為了海是心情。」廖鴻基道出漁人將生命投擲在浪湧浪退之間,溶入海洋的心情。幽深的海洋就是他們的生命圖像,海洋既單純既複雜,潮水冰涼卻翻湧出漁人無盡的熱情,他們的生命版圖何其寬廣遼闊。

廖鴻基以帶有小說情節般的筆法描寫航程中和丁挽的追逐,銀白色的丁挽在浪花間閃耀,被鏢中而流出的殷紅鮮血點綴著深藍大海,狡黠的丁挽回頭攻擊漁船掀起文章的高潮。丁挽以其堅硬的嘴反擊漁船,迴身躍起,衝向鏢刺,如耳聞高漸離擊筑,鏗鏘盪於耳際。「我」扯動駕駛艙的銅鈴拉繩,為漁人和丁挽的對決奏起戰場樂聲。這是海洋上的戰爭,漁人所佔有的僅僅是一小塊甲板,倚仗著這一小塊甲板,卻妄想征服無邊無際的大海。丁挽的反擊道出海洋與人類的拉扯,並顯現海洋豐沛的生命力。〈丁挽〉如史詩般激昂動人,海洋中生命的搏鬥驚濤拍岸,討海人辛勤的身影於文中俯拾皆是,這些關於海洋的美麗風采隨著海水流動,日日夜夜傳頌著。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