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人「佔用」興大校地爭議始末

文|謝芸倩(中興大學進修中文一年級)

孫立人蒙冤幽居、昭雪平反的事蹟,國人皆知;但您是否知曉──孫將軍在臺中市向上路即將改建紀念館的故居,竟與中興大學校地艱鉅拓展史,有無法釐清與分割的歷史連結?

省立農學院請求三筆國有土地管理權轉讓風波

民國40年,國立中興大學前身臺灣省立農學院,院長是臺灣光復後負責接收的周進三先生。當時校方向臺灣省政府申請三筆國有土地(臺中市西區後壠子266號、267號(舊門牌向上路10號,約789坪)、388-41號),以作農學院教職員工宿舍之用,歷經4年行政延宕,直至48年始完成土地管理權轉讓。

為期4年的行政延宕與相關人員處理不當,乃孫立人與本校土地爭議案源頭。

軍方要求將軍遷居劍潭,孫夫人買屋,請求一家老小臺中定居,獲軍方首肯。

民國44年,政府當局要求孫立人搬離臺北市南昌街與福州街口之住所,移往劍潭;孫立人勘查後,認為劍潭住宅過於狹小,且須月付租金八千元,故要求遷往他的夫人張晶英女士所購買在臺中市後壠子267號的宅邸(即為本校當年欲作職員宿舍用之土地),獲核准。

彰化縣農會未知會,同意孫夫人購我校土地上之房屋

為什麼張晶英女士買的宅邸,土地卻屬於省立農學院呢?原來,當時省政府決定移轉給省立農學院的三筆土地管理權,尚在移轉期間,但彰化縣農會即在未知會省立農學院的情況下,將後壠子267號之房屋建築物,出售予張晶英女士。

據《孫立人傳〈下〉》記載,孫立人在臺中的宅邸,乃當時臺中市長龔屢端介紹,並以孫夫人張晶英女士名義,花4萬元向彰化縣農會法定代理人林財生購買,契約註明圍牆內土地為租用,面積498坪,建地71坪,為臺中市住宅區黃金地段。買賣完成,始衍生孫家只購得房屋所有權,卻未擁有土地使用權的情形。

時空背景隔閡,土地、房屋各自分售,衍生管理權、土地權、房屋權當年問題叢生

「當時臺灣光復,日據時期臺中州更名臺中縣,臺中州昔日釐清產權時,土地權及房屋權由彰化、臺中縣市、南投共同列管。」民國36年8月進入省立農學院服務,曾任總務處秘書與保管組主任,並於民國83年退休的黃天久表示,臺灣光復後,曾經歷一段土地與房屋行政過渡期的歲月。

黃天久說:「當年房屋所有權較土地所有權值錢,與現在正好相反;另外土地與房屋採分開登記買賣。」

孫家購買房屋後,並未向省立農學院申請租用土地手續,也因孫案遭蔣介石總統下令國防部對孫將軍「隨時查考,以觀後效」,孫家遭政府幽禁嚴加看管,校方無法與孫家接觸,以解決土地糾紛,才有由校方發文表態校地遭孫家「佔用」多年,並行追討之實。

孫夫人提出申請購地,興大校方未允諾

民國57年8月20日至民國58年間,省立農學院已升格並改名省立中興大學。向上路校地遭佔用十幾年後,始有孫夫人向中興大學提出申請,請求校方協商讓售省有土地予孫家。

但當時中興大學以學校拓展史篳路藍縷,校地需擴張,校地房屋也不敷使用,此地又為臺中市黃金住宅地段為由,難以首肯,未予同意出售。

「孫立人土地案的公文我曾過目,當年省立農學院屬於土地管理單位,所有權仍屬於中華民國。」黃天久回憶,校方為一管理單位,所有權仍屬於中華民國,但校方仍應擁有使用、管理校地權。

國防部出面 發文予我校 始同意借用土地三年

民國60年,國防部出面發文予中興大學,校方協商多次之後,始答應國防部「借用三年」向上路18號土地。

省立中興大學改制國立中興大學時期,財產移轉爭議

民國60年,省立中興大學改制國立中興大學,隸屬中央,原則上校產也應由省有移轉國有。但後壠子267號與267-6號土地,卻因省政府以「土地因國防部申請借用,期限三年,故保留省有,不移轉國有」為由,拒絕校方申請。

軍方協議土地交換,校方同意並交付管理權,本案正式平息

民國62年,中興大學與借用校地的國防部正式協商,同意國防部以臺中縣太平鄉三汴段100、104-3兩筆軍用國有土地,交換後壠子267與267-6號(舊門牌向上路12號)土地,讓中興大學建造外籍客座教授與歸國學人宿舍之用。

民國63年,據臺中地政機關地籍資料,後壠子267與267-6號,已由中興大學管理轉臺灣省政府財政廳,校方與孫立人土地糾紛一案,於羅雲平校長任內批准,與國防部交換兩筆軍用土地,並交付管理使用權後,正式平息。

玫瑰將軍

建於臺中市向上路18號之孫將軍故居,為日據時期典型木造宅邸,主建築屋為英文U字型,主屋兩側及後方建有庭園造景。孫將軍於此培植玫瑰、養蘭,獲「玫瑰將軍」美名。

曾叱吒沙場揚異域、正值壯年欲報國的常勝將軍,於幽禁臺中卅三載歲月,成為四個孩子的沉默父親、向上路養花種果的歸園隱士。

西北側樓房為駐守看管孫將軍之警衛、副官居住,西南側米白建築為孫將軍自行擴建,黃天久說,此建築作倉庫使用。

孫故居與興大六村淵源

「興大六村就在孫將軍家隔壁,老鄰居了。」目前居住於孫將軍故居旁「興大六村」教職員宿舍的黃天久表示,他一家人與孫將軍夫人熟稔,戒嚴時代因鄰居單純情誼,始可無須登記及報備副官即進入孫家,非常難得。

「孫將軍養玫瑰,玫瑰生了白粉病,還請我去看看。」黃天久說,由於當時孫將軍栽植玫瑰、種蘭自娛,玫瑰生了病,於是請曾參與興大農藝系試驗工作多年的他前往查看,並由他指示藥劑噴灑。與孫將軍因玫瑰結緣,成為黃天久一段難忘記憶。

將軍後代殷盼 故居成立紀念館

「父親遭軟禁30多年的故居,希望能變成紀念館。藉由實體存在,希望同樣事情不要再發生。」孫立人次公子於公共電視製作「孫立人三部曲」受訪時這樣說。孫將軍故居大門右手邊木板懸掛的「孫立人將軍紀念館籌備處」招牌,黃天久說,此即為孫氏子女所掛上。

孫立人故居為一重要歷史人物居所,也是臺中市現存日治時期木屋宅院代表之一,目前已由建築師事務所進行整修,搭起鐵架屋皮,進行修葺重建,以正式成立孫立人紀念館。

中興大學校地拓展史,不可忘卻之沉重

孫將軍故居與中興大學土地一案,自民國40年起,歷經20餘年,已於民國63年正式平息,成為興大校地檔案關鍵校史之一。

「當年協商沒能將向上路土地歸我校擁有,非常可惜。」師培中心林景淵教授於受訪時表示。

為何當年不將向上路18號管理權追回?並答應國防部以偏遠土地交換精華路段土地?此一校地拓展檔案史,揚起一波惋惜與檢討的聲浪。

興大人緬懷興大史,當年校方無法追回向上路住宅區黃金地段所有權,無論真正原因為何,萬不能忘卻這塊校地曾遭遇交換偏僻土地的故事,萬不可於民主社會的當代重蹈覆轍。

參考資料:
1-《檔案中的校園變遷》p.51-p.55 宋德喜主編 中興大學總務處文書組
2- 國立中興大學文書組 民國六零年代時期公文調閱 組員張嘉薇協助提供
3-《孫立人傳 上》《孫立人傳 下》 沈克勤編著 臺灣學生書局
4-《中國軍魂 孫立人將軍永思錄》 臺灣學生書局
5-《碧海軍沉回憶思錄 孫立人將軍功業與冤案真相紀實》 鄭錦玉編著 水牛出版社
6-《wikipedia 維基百科 孫立人將軍條目》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D%AB%E7%AB%8B%E4%BA%BA
7-《孫立人案相關人物訪問紀錄》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8-《歷史建築 孫立人將軍故居 調查研究計畫》 臺中市文化局 民國96年 12月出版 p.1-1-p.2-35
9- 孫立人三部曲《常勝將軍》《悲劇將軍》《再見將軍》 公共電視文化

特別鳴謝:國立中興大學─
1.前總務處秘書黃天久先生口述歷史,並帶領探勘故居。
2.文書組張嘉薇小姐,協尋調閱昔公文檔案。
3.進修推廣部主任兼歷史系教授,宋德喜主任,惠予指導建議,並提供『檔案中的校園變遷』一書。
4.歷史系 李君山助理教授與師培中心林景淵副教授,惠予指導建議。
5.臺中市立文化中心─文化資產課 陳科員 提供《歷史建築 孫立人將軍故居 調查研究計畫》一書。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