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的一場學問叩關之旅──中國文學研究所 方諾

文|吳思函(中興大學中文所二年級)

他認為隨時思考是很正常的事,即使不是什麼重大的學術問題,只是一般的日常現象,他也可以深入其中,自有一番特別看法。他總是認真完整地回答每個問題,真實呈現自己的態度,確立自己的立場。他雖然研究看似正經嚴肅的中國思想,但也會不時開著小玩笑,是個健談帶點幽默的人。為了堅持自己的選擇,他離開家鄉,來到遙遠的異國。

星期三晚上,在某個餐館裡,熱鬧輕鬆的氣氛下,來自紐約的方諾大方地接受了我們的訪問。

方諾,本名Falzarano Francis Charles,三年前從宗教系畢業後,為了慎重思考將來的出路與研究方向,他暫時停下求學的腳步,選擇踏入職場。但即使是在工作的這三年期間,方諾仍然沒有拋下他的課業,而是堅持在工作結束之餘繼續進修,在半工半讀的狀態下找尋未來真正適合他的跑道。

岔路與選擇

大學剛畢業時,攤在方諾面前讓他選擇的研究方向主要有三大文化思想,分別是印度、中國與西洋文化思想。其實一開始,他考慮的對象是他最親近熟悉的西洋文化思想,但在之後三年的半工半讀期間,他面臨到了一個根本的難題:在古希臘文學習上的困難及其極低的流通性。如果繼續堅持朝這方面研究,勢必要耗掉許多光陰。

「古希臘文幾乎不太能夠唸出來,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它們正確的發音,但我現在能夠看得懂。」方諾笑笑說著。

於是在教授的建議下,朋友的鼓勵下,方諾毅然轉而朝中國思想方面研究,並孤身一人來到臺灣。

從零開始

第一次見到方諾的人,都會驚訝於他流利且堪稱標準的中文口語能力;而認識方諾的人,則會對他在短時間就能夠掌握大部分的中文字音字形,感到讚佩和印象深刻。

去年3月,方諾來到臺灣,在東海大學就讀有關華語訓練的一連串課程,在此之前,他則完全沒有接觸過中文。但今年8月,在呈繳的自傳、研究計畫和華語訓練課程成績單獲得學校認可後,如今方諾已是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研究所的一年級新生。

「為了要直接閱讀文本。」於是在學習古希臘文後,方諾又再次向一個全然陌生的語言挑戰。

今天,不僅一般日常對話用語他能輕鬆應對,現時一般年輕人、學生間的特殊用語他也不陌生。就連對如今許多臺灣學生而言在閱讀上仍有一定困難度的文言文文本,方諾也能夠明白通曉。

「文言文其實並不會很難,只要有字的解釋就能看得懂。」方諾說著。

那麼文言文中有些特殊文法,他也能夠理解嗎?

「那還好,看得懂。倒是有些字詞很難,像《莊子》裡就有些字很難。」

身為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研究生,除了確定自己將來要研究中國思想,方諾說,除了對中國思想史上的孔子與王陽明印象深刻外,他對《周易》也有一定的興趣。

方諾之所以選擇研究中國思想,是因為認為將來回到美國後,如果能夠教授中國思想,將會帶給美國人(學生)重大的收穫,中國思想之於美國人,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方諾也認為,思想會超越文化與時間,是所有人類都能使用的。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方諾未來將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希望以後能成為一位教授。

方諾常常在上完中文所教授劉錦賢「宋明學術思想研究」課後,跑去找老師聊天,有時甚至還可以聊上一個小時。

看到他驚人的語言學習能力,讓人不禁好奇他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才能有如此神速的進步?

如果曾經聽過方諾說話,就會發現和普遍外籍生相較之下,他能夠很準確發出國語的四個聲調,而非平板無升降地發音。他也約略提到,之前學習古希臘文的經驗有助於他對於國語聲調的掌握。

除此之外,在當初華語訓練的課程中,其中有一項課外活動:在一個固定時間內,讓外籍學生用國語與他人交談,彼此認識,於是在聊天談話的過程中有了許多開口練習的機會。這個活動對他而言不僅幫助很大,也十分有意義。在課餘時間裡,方諾更是勇於與他人交談。藉著不斷地練習,方諾不僅能夠說得一口流利的中文,還有優秀的聽力,即使對方說話速度快,他也能夠跟得上對方的節奏。

除此之外,方諾對於學習中文的基礎功夫也做得紮實。除了學習注音符號,方諾在剛開始也花了許多時間在練習書寫中文上。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認得大部分的中文字,並且能夠通順地閱讀中文文本,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臺灣印象

為何當初方諾會選擇來到臺灣而非中國大陸學習中文?對於這個問題,方諾說,除了一些巧妙際遇,他還抱持著一個很難得的觀念。在文言文中,字字皆可能有其特殊用法,為了要正確閱讀文言文文本,方諾決定選擇學習困難度較高的正體字,而非簡體字。於是在偶然認識的臺灣朋友介紹下,他開始進行臺灣學校的申請,最後加入了東海大學的華語課程。

方諾的大方與勇於和他人交談,不僅有助於他在語文方面的學習,也帶給他一連串堪稱奇妙的際遇。除了剛來臺灣時受到那位住在臺北的朋友照應,在一次他到故宮參觀時,更是因為幾句話的攀談,而得到一位陌生人熱情的幫忙,替他在東海大學附近找到了房子。

在臺灣這段期間,方諾也去過不少地方,除了臺北故宮外,還去過士林、逢甲商圈,更遑論東海附近與大臺中其他地方。對於臺灣食物,方諾則是對刈包那種甜鹹相參的口味感到特別,但覺得那種味道讓他有點不能適應。

學術場域外的方諾

雖然在大學時沒參加過什麼社團,但方諾在高中時參加過學校校隊性質的運動練習,如田徑、美式足球等。除了運動之外,方諾也接觸音樂,而且喜歡的還是重金屬類型的音樂。他不僅會彈吉他,在紐約的家中還有一把電吉他。在東海大學上課期間,方諾還曾參與過一次戲劇表演,在「梁山伯與祝英臺」故事中扮演私塾中的老師角色。

那麼現在唸了研究所之後,在平時沒有上課和放假的日子裡,方諾都在做什麼呢?

除了有時到外頭走走,他也會在家裡看電視。雖然看電視對一般人來說是件再普通不過的事,但從方諾能夠跟上電視快速更換中文字幕的速度,也讓人再一次看到了他的中文程度。

而且從他平時愛看的電視節目取向中,好像可以看到方諾特別的另一面。除了喜歡運動型節目,如JET日本臺的「極限挑戰王」,方諾也會看一些現時流行的卡通,如「犬夜叉」、「鋼之鍊金術師」,甚至還有歷史已久的「七龍珠」。

不過讓人覺得他很有「臺」味的,是他也常看一些臺灣的綜藝節目,尤其是那種有與來賓互動、遊戲的綜藝節目。在臺灣素有「綜藝天王」之稱的「Jacky Wu」吳宗憲更是得到方諾喜愛,方諾認為他主持的大部分節目都很好看。

直到遠方的思念

雖然離開了家鄉一個人生活,但從方諾的應答中可以看得出來他對家人的重視,與家人之間有著濃厚的親情。方諾平時以重實際、實用的眼光來挑選衣服,而不太重視衣服的款式,但訪問那天他身上從頭到腳穿的,除了一件因為身邊沒有禦寒衣服而買的長袖T恤外,其他的衣服、褲子甚至鞋子,都是他的家人朋友送他的,而且方諾還可以細數它們分別是他的家人在什麼時候、什麼節日送他的。

看到來採訪的我們,他主動提起我們就和他的妹妹年紀一樣大,並說著妹妹的工作,也提及其他的兄弟,而且開心地說著在紐約家鄉,有許多人都認為方諾和他其中的一個弟弟不論在長相、給人的感覺上都非常相似。方諾喜歡聽重金屬音樂,他也教他弟弟一起聽,現在在臺灣他常聽的音樂也是他遠在紐約的弟弟幫他準備的。

除了兄妹彼此有深厚感情,他的父母對他也非常重視,一家人彼此會經常通電話關心。在當晚訪問過程中,曾提及是否將來繼續留在臺灣發展的打算?方諾當下不假思索便回答不可能。他重複說著,他的家人一直希望他能夠回去紐約。

「我媽一開始就不贊成我來臺灣。」方諾微微笑著說:「我一定會回去,不可能留在臺灣。」

雖然如此,方諾打算未來在臺灣繼續深造,拿到博士學位。

「臺灣的博士大概要唸幾年?」相信到底是要回紐約申請學校還是繼續在臺灣攻讀博士學位?這個問題會讓方諾再陷入另一次的思考與抉擇中。不過也可由此看出,方諾對他家人的真摯情感與思念。

近期方諾在紐約的朋友將要來臺灣探望他的約定,讓他感到欣悅開心,說會帶他到處看看,也許還會考慮帶他一起來中興大學上研究所的課,讓他的朋友體驗他目前在臺灣的生活情形。

方諾並不排斥交臺灣女友,他認為一切隨緣。他除了偏好圓臉,覺得圓臉女生看起來可愛之外,更重視對方一定要有誠實、可靠、隨和且溫柔的個性。如果真有遇上適合的對象,他也會追求對方的。

 

 

Spread the word.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